「他們是流氓!」闖空門、偷家具、挾持平民,烏克蘭車諾比居民回憶俄軍惡行

·6 分鐘 (閱讀時間)

俄羅斯在2月24日全面入侵烏克蘭,當天就控制了位在首都基輔以北的車諾比核電廠,車諾比自然保護區的管理員戴維登科回憶俄軍入侵的那一天,當時俄軍將核電廠內約300人扣為人質,還把核電廠當成家,戴維登科對英國《衛報》表示,這些俄軍根本是「流氓」。

2月24 日凌晨,俄羅斯軍隊進入烏克蘭車諾比核電廠的禁區(Chernobyl Exclusion Zone),68歲的戴維登科(Vasily Davidenko)表示俄軍當時使用浮橋,從白羅斯(Belarus)越過普里皮亞季河(Pripyat River),然後前往車諾比核電廠。

戴維登科說:「他們(俄軍)開車經過時,我與他們交談,他們是來自西伯利亞(Siberia)的年輕人。他們問我『老爹,你過得怎麼樣?』我回答說,『我們在這裡很好,非常感謝』。」

到了當天的早餐時間,約1千名俄軍已經占領了車諾比核電廠,解除了駐紮在核電廠169 名烏克蘭國民衛隊(National Guard of Ukraine)的武裝,圍捕核電廠103名技術人員。俄軍在此建立了指揮中心,開始挖掘防禦工事,包括戰壕與地下廚房。

車諾比核電廠的工作人員在俄軍的監督下工作了25天,後來45名志工取代了他們。由於俄軍偷了電腦伺服器,因此所有人都無法監控輻射水平。每隔幾分鐘就抵達核電廠的俄羅斯步兵戰車導致放射塵揚起,而俄軍還在車諾比禁區致命的「紅森林」(Red Forest)工作睡覺。

烏克蘭車諾比核電廠的控制室。(美聯社)
烏克蘭車諾比核電廠的控制室。(美聯社)

烏克蘭車諾比核電廠的控制室。(美聯社)

克拉瑪倫科說俄軍會吸入放射性核苷酸,尤其是從事體力活動及挖戰壕的時候。他說:「我們認為他們會感受到吸收的輻射後果,有些人早一點,有些人晚一些。這是全世界第一次在核電廠看到坦克。」

車諾比居民:俄軍是流氓

戴維登科指著一台遊客服務機台對《衛報》(The Guardian)說,這些俄軍是流氓,當地布滿彈孔的公車站旁邊是俄軍留下的垃圾,包括子彈、菸盒、空的鮪魚罐頭。烏克蘭國家禁區管理局(State Agency of Ukraine on Exclusion Zone Management)負責人克拉瑪倫科(Yevhen Kramarenko)說,俄軍還拿走了核電廠的桌子、家具、微波爐、工作人員的制服。

戴維登科

俄軍還占領了車諾比核電廠周圍的村莊,包括28歲的米卡蘭科(Yulia Mikhailenko)、她的母親柔亞(Zoya)​​、6歲女兒卡蜜拉(Karmila)與1歲女兒茲拉塔(Zlata)住的霍切瓦村(Khocheva)。

俄軍來了之後,她們在森林裡躲了數天,又冷又餓,直到其中一個小女孩生病發燒。米卡蘭科回家取藥,發現5名俄軍闖入她的農莊,他們打壞了前門。她說:「房子亂七八糟,他們拿走了一切,包括黃金、筆電、學習卡、所有的陶器,包括煎鍋。我說『你們可以看得出來小孩住在這裡,為什麼你們要這麼做?』他們看起來有點內疚,盯著靴子看。他們還切斷了我們的電纜。」

這些俄軍還在米卡蘭科的冰箱寫了一句「榮耀歸俄羅斯」。米卡蘭科說:「我們非常害怕,然後3月31日,他們突然離開了。」

俄軍目標:48小時占領基輔

這些俄軍的目標是130公里外的烏克蘭首都基輔(Kyiv),戴維登科說:「(俄軍入侵)第2天,1700輛車輛經過我的村莊。我們數了數,這些車輛沿著4個車道前進,戰鬥直升機及Mi-2運輸直升機在我們上方持續飛行,導致窗戶震動。Ka-52攻擊直升機飛得極低,離地面100公尺,拉起又俯衝。」

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13日表示,俄羅斯曾預俄軍能在48 小時內占領基輔,「俄羅斯領袖預計(入侵)數天後在克雷斯查提克大街(Khreschatyk Street,基輔的主要街道)舉行遊行。」不過,俄軍沒想到烏克蘭軍隊會強力抵抗。

烏克蘭士兵在附近的伊萬基夫鎮(Ivankiv)伏擊從車諾比一路向基輔前進的俄軍,戴維登科說自己與車諾比當地人傳遞了敵方車輛的坐標,這讓烏克蘭軍隊的大砲能以精確瞄準俄軍的車隊,烏克蘭士兵還以步行或騎四輪摩托車的方式穿過森林,以類似游擊隊的方式攻擊俄軍。

被激怒的俄軍開始追捕烏克蘭「間諜」,戴維登科說俄軍在他住的普里比爾西克村(Prybirsk)審問平民,沒收手機,「他們甚至搜了我們的衣服,以防我們藏了筆記。5名年輕人拍下了俄軍坦克的照片,俄軍把他們帶走了,我們不知道他們後來的遭遇。」

2022年4月5日,車諾比近郊道路被炸毀的慘狀。(美聯社)
2022年4月5日,車諾比近郊道路被炸毀的慘狀。(美聯社)

2022年4月5日,車諾比近郊道路被炸毀的慘狀。(美聯社)

烏克蘭士兵伊凡(Ivan)說俄軍遭到攻擊時很驚訝,他說俄軍原本期待烏克蘭以麵包及鹽招待他們,沒想到碰到的是「火與劍」。伊凡表示:「俄羅斯的計畫是閃電戰,當我們發動攻擊,這很快變成他們的地獄,有些俄軍棄車逃跑。」他強調:「我們了解當地情況,俄軍根本弄不清楚方位。」

伊凡稱讚他的指揮官在俄羅斯砲擊下仍保持冷靜,並向《衛報》表示自己上個月在伊爾平市(Irpin)附近參與了基輔的戰鬥:「我們承受巨大的壓力,我們哥薩克人(Cossacks)不會為任何人跪下,除了我們的母親與國旗。這不只是為了獨立而戰,也是為了歐洲價值觀而戰。」

俄軍撤退後的情況

《衛報》日前指出,俄軍未能在過去幾星期內奪取基輔並推翻烏克蘭政府,於是開始將火力集中在烏克蘭東部。俄軍撤退時,駐紮在車諾比的俄軍將偷來的烏克蘭車輛及俄軍的軍事裝備開回白羅斯,還帶走了被俘的烏克蘭國民衛隊成員,克拉瑪倫科說:「我們不知道他們的下落。」

戴維登科說自己設法把汽車、掃雪機、獨木舟藏在森林裡,所以損失相對輕微。然而,他說:「這是一段艱困的時光,人們擔心俄羅斯人可能回來。」

俄軍離開車諾比禁區與周圍村莊後,烏克蘭國家禁區管理局面臨龐大的清理工作,而車諾比核電廠仍然沒電,俄軍還將引線與地雷隱藏在放射性的樹林中。克拉瑪倫科說,他底下的5名工作人員在戰鬥時喪生,其他人被迫與俄軍同住後,陷入痛苦難受的心理狀態。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烏克蘭版忠犬八公:不知女飼主已遭俄軍殺害,秋田犬死守家門不願離開
相關報導》 德國發現布查大屠殺新證據!聯邦情報局截獲俄軍通話,士兵閒聊殺人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