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每年都為我剪一支影帶,祝我生日快樂。

陳文茜

他們每年都為我剪一支影帶,祝我生日快樂。儘管下禮拜三才是我的生日。但他們總是希望:愛,要早到,不要遲到。

回想去年此時此刻,我還躺在醫院,剛剛開完肺部,血痰不説,人連躺下都是奢侈。當然過不了生日。

記得開刀18天後臉色蒼白拖著疼痛的身體回來錄影時,我親愛的同事也是一支影帶,同時群體叫喊文茜姐要康復!!生日快樂!!

那次遲來的生日祝福,特別動人。

今年看著身邊這些夥伴,在疫情時代堅守工作道德,閲讀權威醫學期刊,新英格蘭期刊,柳葉刀雜誌,細細的為觀眾比較各國面對疫情的策略,沒有偏見,沒有仇恨,就怕自己不夠專業。股災時,也不危言聳聽,大量閲讀幾位諾貝爾經濟獎得主的判斷,而不輕言金融風暴又來了,只為賺取收視率。

疫情時代,人們需要更多溫暖、知識,而不是恐嚇。我要求他們,愈是如此的年代,我們説話報導的聲音要更沈穩:莫以高吭,加深觀者的恐慌。

他們一一做到。

這樣的堅持,是很多天熬夜及無時無刻守著重大分析,沒有鬆懈之時,充滿同理心下才能完成的節目品質。

有時候那怕星期天,也不得閒著。

例如上星期天,美國聯準會突然宣佈把利息降到零。

屈指一算,快15年了,夥伴們年年祝賀。而15年前除了理想,我空空的來,踏出第一集世界周報時,除了信念以及我沒來由的信心之外,我們在極少的人手狀態中,為淪落的電視圈,走出了可能性。

時光為我們帶來很來了很多共同的價值,帶來了許多的愛,也留下了許多的回憶。

謝謝我親愛的的夥伴們。

謝謝近15年,一直支持世界周報的觀眾們。

我愛你們。❤️

文茜敬上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