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割開我的內褲下手……」白羅斯警察「警棍套保險套」性侵示威者!嚴厲鎮壓毫無減緩跡象

·8 分鐘 (閱讀時間)

東歐國家白俄羅斯(白羅斯)去年8月爆發大選舞弊,引爆激烈示威至今,大量異議人士流亡海外,「萬年總統」盧卡申科政府更是強力鎮壓,警察甚至公然性侵示威者當成刑求手段,不分男女都曾受害,令人髮指。

2020年8月9日,白羅斯舉行總統大選,在位26年、被稱為「歐洲最後獨裁者」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聲稱拿下8成選票連任,反對派候選人蒂卡諾夫斯卡婭(Svetlana Tikhanovskaya)僅拿下10%選票,但此結果與民間監票的結果有巨大落差,大批憤怒民眾當晚走上首都明斯克街頭,此後示威抗議不斷。

66歲的盧卡申科11月底表示,應該修憲減少總統權力,他強調修憲並不是為了自己,因為他之後不會再擔任總統。他在3月20日也再度重申,未來一定會讓政權更迭,呼籲民眾停止抗爭。「你們會有其他總統的,我保證,」盧卡申科說:「現在先保持耐性。」

白俄羅斯(白羅斯)通訊社23日報導,掌權26年之久的總統盧卡申科已經秘密舉行宣誓就職典禮,展開第六任期。(AP)
白俄羅斯(白羅斯)通訊社23日報導,掌權26年之久的總統盧卡申科已經秘密舉行宣誓就職典禮,展開第六任期。(AP)

掌權26年之久的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P)

他表示:「當然,有些人就是不喜歡很多事情。嗯,我們一定要有耐心,多數人只想過安靜平和的日子,社會科學的研究發現,本國人民會害怕生活失去穩定與秩序。」

過去幾個星期以來,盧卡申科的言論和政策都如上述一樣,看似變得溫和,但異見人士擔憂只是曇花一現,3月25日仍有人號召街頭遊行,民眾害怕會再度引來血腥清洗。實際上,民主示威運動延續8個月以來,政府的鎮壓行動毫無減緩跡象,反對派知名人士一一被迫出逃,警察虐待示威者的暴力層級也不斷拉高,已到了令人膽寒的地步。

訓練有素的警察性侵

CNN於22日報導,大量白羅斯示威者指控警察性侵,這種暴行不只針對異性,而是以性暴力當成刑求手段,不分男女都曾受害。

來自明斯克的示威者安德烈(Andrey)告訴CNN,某次他被逮捕的時候,警察強迫他解鎖手機,試圖取得其他示威者的個人資料,但安德烈不從,警察不但掄起棍子打他,還使出下流手段逼他就範。安德烈描述遭遇警察暴力的場景:「他們又開始打我,那次我的頭好像受傷了,因為我開始暈眩,完全無法移動身體。」

他回憶,那位警察威脅要用警棍侵犯他,還向其他警察借了保險套來套住警棍,同時也借來一把刀子。「他割開我的內褲,再一次叫我交出密碼,我拒絕了,然後他就下手了。」

身體的痛楚和羞辱當然讓安德烈很痛苦,但他也同時驚訝,一個人竟然可以對另一個人做出這種惡行。最重要的是,警察看來並非一時衝動,對性侵害的刑求手段似乎已經非常熟稔。

「那不只是出於憤怒,他們受過相關訓練來做這些事,我們第一次見識到如此大規模的打壓,白羅斯的每一個家庭現在都感受得到,」安德烈雖然已在國外,仍要求媒體以化名報導,唯恐受到報復。

白羅斯的內政部、外交部與總理辦公室都沒有回應CNN的提問,也未針對警察暴力的問題發表任何聲明。

白羅斯民主示威潮延續8個月,不少反對人士被迫流亡,圖為逃到立陶宛的反對派領袖蒂卡諾夫斯卡婭(黑衣者)。(AP)
白羅斯民主示威潮延續8個月,不少反對人士被迫流亡,圖為逃到立陶宛的反對派領袖蒂卡諾夫斯卡婭(黑衣者)。(AP)

白羅斯民主示威潮延續8個月,不少反對人士被迫流亡,圖為逃到立陶宛的反對派領袖蒂卡諾夫斯卡婭(黑衣者)。(AP)

游泳逃跑、失去一切

另一位出逃的示威者塞爾蓋(Sergei),如今也是被警方通緝的嫌疑犯,他在去年夏天就曾被逮捕、關押,坐牢期間也遭到毒打。他在牢中聽聞不少同伴的遭遇,深知出獄後就必須逃走,因為警察一定會再度上門抓人。

塞爾蓋的逃離過程可說九死一生,他從陸路非法進入烏克蘭,在跨年夜當晚,踏著融化的薄冰、穿過滿是爛泥的森林,幾乎無法好好走路。但塞爾蓋已經從前人那裡學到經驗,他穿上準備好的潛水衣和蛙鞋,跳入刺骨河水,整整游了兩個小時才抵達對岸。

「我的襪子立刻黏在冰上,只能蜷縮起來,希望自己不會結冰,」他在游泳途中錄下一小段痛苦旅程,紀錄自己的逃亡路徑:「我靠著星星指引方向,沒辦法形容這感覺,我孤身一人。」

塞爾蓋現在在其他國家申請庇護機會,他不敢透露自己所在國家,但還是勇於接受訪問,期望家人或朋友有天可以看到他的經歷,知道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塞爾蓋也道盡了身為逃亡者的辛酸:「我帶著被擊敗的酸楚,離開了家鄉、朋友和親人……我變成了難民,一切必須從頭開始,過去這些年的成就彷彿全都沒了。現在,我的心神已經耗竭,卻因為擔憂自己留下的一切而失眠。」

外部支持成關鍵

去年夏天之後,白羅斯的抗爭運動一度漸失聲量,但自從俄羅斯反對黨領導人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遭俄羅斯當局毒害、僥倖活下來又被逮捕之後,白羅斯的遭遇也再次浮上檯面。盧卡申科之所以能夠稱霸政壇26年,最大撐腰者就是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普京還特別提供15億美元(約台幣426億元)的貸款,幫助盧卡申科度過遭歐盟制裁的財政關卡。

流亡至立陶宛的歐洲對話中心(EDC)執行長列別德科(Anatol Liabedzka)也表示,白羅斯政治氛圍惡化得非常快,若國際社會無法提供支持並對盧卡申科施壓,異見人士恐怕沒有戰勝獨裁政府的希望。

「白羅斯已經到了沒有任何政黨可以獲勝的地步了,所以外部因素非常關鍵,」列別德科在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受訪時說。積極尋求國際奧援現在是白羅斯反對派的主要目標之一。

CNN也透過反對派組織BYPOL找到逃跑的警察,他們提供了警用貼身攝影機錄下的鎮壓過程,完全證實示威者的證言。在影片中,警察對著示威者的汽車放火,用暴力手段把人壓制在地上,還殘忍毒打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者,其中很多只是青少年。此外,警察還會在示威者身上塗上紅漆標示,這不是什麼檢傷標誌,而是對囚犯的「分級制度」,紅漆代表被拘捕的人將受到最可怕的待遇。

「白羅斯人民終於認識了彼此」

另一名叫安雅(Anya)的示威者也說出自己被警察攻擊的經過,一顆閃光彈直接瞄準她丟來,她嚇得無法動彈,最後是被其他示威者送到醫院。但醫院的處理方式也讓她害怕,醫護人員草草幫她療傷後,把她的資料和受傷情形都告訴醫院的警察,接下來發生的事更成為可怕夢魘。

安雅表示,當晚,她因為雙腳受傷躺在沙發上休息,家裡的電話響了起來。

「警察打來問我的行蹤,我開始編故事。但警察說會來抓我,而且是一整隊的警察。如果他們抓到我,我大概就要跟我的腳說再見了。我擔心他們會針對我的傷口施虐。」

安雅把閃光彈的碎片拿給媒體看,甚至還有一塊碎片仍嵌在她的腿裡。雖然反抗政府的行動失敗了,安雅仍樂觀認為,這場抗爭不是全無收穫,至少喚醒了不少白羅斯人。

「我們有種說法,直到去年夏天,白羅斯人才真正認識了彼此,」安雅說。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白羅斯萬年總統願意下台?「歐洲最後獨裁者」盧卡申科:修憲後不再擔任總統
相關報導》 「你的朋友有麻煩了!」白羅斯示威群眾打死不退,「萬年總統」盧卡申科赴俄國向普京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