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年薪2億,卻捨不得換手機螢幕 球星:偏鄉學童比我更需要這筆錢

·4 分鐘 (閱讀時間)

年薪2億台幣的英超球星馬內,被人目睹拿著螢幕破碎的智慧型手機,還是用得開開心心,當被問及:為何連螢幕也捨不得換?馬內給出令眾人熱淚盈眶的答案。

29歲的足球巨星馬內(Sadio Mané),是英超利物浦隊主將之一,戰績卓著。但除了球技以外,媒體也熱愛報導他私下的為人。外界眼中的馬內善解人意、生活簡樸,足球媒體Planet Football形容,「即便是敵隊支持者,也很難討厭他」。

出席公開場合時,馬內曾被媒體拍到,他的智慧型手機螢幕碎裂,還是照常使用。依他高達780萬英鎊(約新台幣2億元)的年收入,想直接換一支手機,根本不是問題,但他卻拿著破手機,還用得甘之如飴。這個在足球界不太常見的景象,一時蔚為話題。

「我是可以買更多東西,但這些對世界有什麼幫助?」他反問記者:「小時候我吃不飽、必須出來工作,我赤腳踢球、也沒有學可以上。現在我有錢了,能幫助別人了,我更想拿這些錢去蓋學校,讓貧困的人有東西吃、有衣服穿。」

(馬內被拍到手拿破碎螢幕的手機,蔚為話題。圖片來源/Facebook)

7歲時父親驟逝 立志改善偏鄉醫療

馬內來自西非的塞內加爾,他的故鄉班巴利(Bambali)是座靠海的小村落,非常偏僻。那裡沒有學校、沒有醫院,連妹妹都是在家裡出生的,整座省分有高達7成人口生活於貧困中。馬內從小沒上學,把葡萄柚當足球踢,藉此練就一身好本領。

有天,他踢球踢得正開心,場邊突然有人捎來消息:「馬內,你爸爸過世了。」7歲的他杵在原地,難以置信:「當時爸爸病了很久,起初只吃一般的成藥,病情復發後,藥就失效了。班巴利沒有醫院,想看醫生得去隔壁村,但他們還是沒能把我爸救活。」

父親的死讓他立下志願,有朝一日,等自己有能力,一定要讓班巴利的醫療品質提升。20年後,已經成為足球巨星的馬內,終於在班巴利蓋了醫院。他說,與過去惡劣的環境相比,希望一座醫院或多或少,能帶給當地的人們希望。

(足球巨星馬內(前方著10號球衣者)的表現與為人,替他收穫眾多粉絲。圖片來源/Facebook)

想讓貧困小孩都能上學「我得更努力工作才行」

除了醫院,他也出錢出力,在當地蓋建不只一所學校、運動場,並為極貧家庭提供足夠的衣鞋和食物。每個月,馬內會撥出70歐元(約新台幣2,186元)補貼家境困乏的鄉親。新冠疫情期間,他也捐助了4.1萬歐元給塞內加爾政府,協助抗疫。

「如果我小時候,村裡有間好學校,我或許就能多念點書了。」他說,過去班巴利每個孩子都只顧著踢足球,想跟馬內一樣當足球巨星。「但我總跟孩子們說,他們還是要認真讀書、去上學。你當然可以繼續踢球,但如果你又會踢球、又會念書,會更容易成功。我小時候沒有辦法這麼做,是因為那時情況更困難。」

他也會親自視察這些基礎建設的營造過程。「當你看到這些人、物資送他們門前的時候,你就會想:哇,我必須為他們更努力工作才行。」他說:「我不需要展示高級房車、飛機。我只希望故鄉的人民,能享受到一點點生命賜予我的恩典。」

(足球巨星馬內將所得回饋故鄉。圖片來源/Facebook)

飛黃騰達不忘本 盼粉絲也能看見故鄉

2020年,馬內的故事被拍攝成為傳記紀錄片《Sadio Mane: Made in Senegal》(暫譯:沙迪奧馬內:塞內加爾製造)。過去他為善不欲人知,如今卻拍攝影像廣為流傳,究竟為什麼突然改變了作風?

「其實我不太愛談自己在做些什麼,」但馬內坦言,他故鄉的那些非洲小村落,總容易被世界淡忘,卻同時也亟需外界關注,透過記錄片與媒體曝光,有望為這些地區帶來更多資源。

一如媒體口中的馬內:雖然飛黃騰達,卻從不忘本,「我希望粉絲們都能看見我的家鄉,因為那是我的本源。」

參考資料:The Guardian、News Nation、Planert Football、Independent.ie

延伸閱讀:

從抗老到服老 劉墉古稀後不再染髮:每天早晨醒來,都像從坑裡爬出來,走到地面,再去攀高山

為什麼需要哲學?台大教授苑舉正:面對各種生命歷練,哲學讓人繼續走下去

能正常吃東西,是一種幸福!60歲男星罹舌癌,拍美食節目留住嗅覺記憶

※本文由《康健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點此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