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修復師為志向 因為他們有些曾經歷過你的痛

·3 分鐘 (閱讀時間)
王有意(左二)說,自己會持續秉持這樣的服務信念,但是,不希望再有這樣的機會出現在事故現場。(76行者提供)
王有意(左二)說,自己會持續秉持這樣的服務信念,但是,不希望再有這樣的機會出現在事故現場。(76行者提供)

擔任「76行者」修復師最需要的就是「同理心」,許多修復師是因為自己曾經痛過,所以進到這個志業。總召陳修將說,也有罹難家屬經過我們陪同走過傷痛、面對、理解,事件之後加入「76行者」。

修復師王有意先生18歲就加入該縣市救難協會迄今,41歲的他從事殯葬工作11年,是在「0206台南震災」投入時,認識了「修復師」這個工作,才加入行列,這次太太、讀高中的小孩也有來幫忙。

0402台鐵太魯閣事件,王有意印象最深刻的是同樣來自桃園的4歲小妹妹,王有意在修復時,對小妹妹說:「你要乖乖的,叔叔趕快讓你回家。」講到此,王有意哽咽:「看到小孩這樣...每一個人(罹難者)都這樣,大家是有家庭的,不希望一個小孩生命才剛開始,就這樣......」

王有意說,做修復對眼睛、腰很傷,但比不過傷心,做這個工作需要壓制自己情緒,我們只能互相調解心情。王有意表示,自己會持續秉持這樣的服務信念,但是,不希望再有這樣的機會出現在事故現場。

修復師孫曉易因為弟弟意外往生的因素,才踏入殯葬業。(攝影:陳誼謙)
修復師孫曉易因為弟弟意外往生的因素,才踏入殯葬業。(攝影:陳誼謙)

從事殯葬工作約11年的孫曉易小姐,修復師們稱他「學姊」,從2014年澎湖空難那年加入修復師行列,迄今約7年,會加入殯葬業是因為當時20多歲的弟弟意外往生,遺體需要修復,當時找了修復團隊,但修復結果不如預期、甚至覺得不理想、不是記憶中的弟弟,才踏入殯葬業。

這次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修復最久的罹難者,孫曉易:我們一直希望能找到對方最重要的部位─臉部,我們都很希望臉部能被找回來。某一天修復夥伴生日為此許願,大約半小時就找到了,「我們等待了一晚的臉部,我們希望能將他們(遺體部位)都找到。」

「76行者」王薇君指出,因為大家心情都很沉重,就在邱柏森生日那天準備蛋糕,緩和一下大家的壓力。(76行者提供)
「76行者」王薇君指出,因為大家心情都很沉重,就在邱柏森生日那天準備蛋糕,緩和一下大家的壓力。(76行者提供)

那一天是4月5日,也是邱柏森的生日,他從沒想過會在這樣的場合過生日,「76行者」發言人王薇君指出,因為大家心情都很沉重,就希望能緩和一下大家的壓力,於是就準備蛋糕,沒有唱歌地祝福。

邱柏森在生日當天許願,希望讓罹難者都能完整地回家。(76行者提供)
邱柏森在生日當天許願,希望讓罹難者都能完整地回家。(76行者提供)

邱柏森回憶當時許的願望:「希望這次的罹難者都能得到我們的幫助,讓他們可以完整地回家、放下心中的罣礙,盡全力幫他們不要留下遺憾。」團隊細心進行修復,王薇君哽咽表示,他的家人距離3公尺一看到就說:「這就是我們家的孩子,一看就是我們家的孩子。」

王薇君在這次擔任發言人,數次在受訪時哽咽,她是中華民國兒童權益促進協會的創辦人及理事長,會成立這個協會,以及加入「76行者」,來自將近10年前的一段慟......

「76行者」都稱王薇君為姑姑,他細心照料與陪伴成員。(76行者提供)
「76行者」都稱王薇君為姑姑,他細心照料與陪伴成員。(76行者提供)

2011年,一則新聞震驚社會,2歲男童被虐、餵毒致死後送到醫院。男童的姑姑王薇君走出悲痛、走出家庭主婦身份,儘管不懂法律,毅然成立「中華民國兒童權益促進協會」,保護兒童、無償為受虐兒童及家屬發聲,全年無休。在重大事故發生後,安撫、陪伴被害者家屬。

王薇君曾獲義行獎,去年(2020年)獲得2020最感人工作貢獻獎致詞時提到:感謝這個獎,讓我獲得從業以來第一份薪水。王薇君表示,很感謝當年在醫院的時候,慈濟人在醫院給予的陪伴,我也希望自己也能幫助其他被害人家屬。

(口述:王薇君、陳修將、孫曉易、王有意、邱柏森,撰文:陳誼謙,照片:76行者、陳誼謙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