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人不會像台灣人這樣一直問「美國會不會保護我們」

·8 分鐘 (閱讀時間)

出差來到紐約,約了猶太律師David Glassman聚餐,他己80歲,是我40多年的律師兼老友。現在他的兒子是我兒子的律師。猶太人會帶兒子參加聚會,並把朋友與客戶介紹給他,他可以毫不費力接收父祖輩的「人際網絡」,平步青雲。

餐前先丟了二個問題給他,一是,Macy百貨公司的老闆Straus是猶太人,藍色多瑙河圓舞曲作曲家Strauss,奧地利人,有些資料說他是猶太人。兩個人的名字幾乎相同,衹差一個S。我要他幫忙回答為什麼?並確認作曲家史特勞斯是猶太人。

他查詢結果是,史特勞斯不是猶太人,最多是遠祖曾有猶太血統。

另查,牛仔褲發明人李維・史特勞斯LeviStrauss是猶太人,他的名字有二個S,與作曲家同名。

Strauss與Straus都是德語翻譯過來的,不一定是猶太名字。

牛仔褲發明人李維・史特勞斯。(維基百科)

第二個問題是,我1974年來美國,與同學一道拜訪他在紐約第五大道開古董店的舅舅,那時第一次到美國,年輕懵懂,哪知道第五大道是紐約市最高級地段,更不知道他是專賣最高檔古董給大都會博物館的。

但永遠記得他說的一句話,你如果與敍利亞猶太人握過手,要馬上算一下,你的手指剩下幾支?紐約高級地段的大型藝廊Art Gallery都是他們開的。

我給猶太律師的問題是,真的嗎?

他回答,70,80年代是,但是,後來多賣給波斯(伊朗)來的猶太人。敍利亞猶太人多轉向房地產,很多成為巨富。但是,紐約大地產商,多是阿什肯納茲猶太人(指東歐,俄國等地的猶太人)Ashkenazi,如 Durst等,他們都非常低調,不像塞法迪猶太人(指西班牙與葡萄牙猶太人)Sephardim會聲張。

午餐時,律師帶來一位猶太電器商雅各布Jacob,約40年前曾向我買過魔術方塊,太太是Sephardim,David希望他可以回答我的一些問題。他曾說,作電器這個大生意,必須口袋很深,或非常聰明,或是大騙子。

我問他,你記得70年代,捲起千堆雪的電器連鎖店「瘋狂Eddie」?他說「當然,我還被他害了」,FBI來我公司查帳,原來我的合夥人(猶太人)替他洗錢。

我問,你知道Crazy Eddie是巴格達來的猶太人嗎?他答不知道,並回說猶太人與其他人種一樣,有好人,也有壞人。

猶太人在科學界、金融界、影劇界、音樂界、百貨業和時尚業等都很亮眼,在黑社會、賭博業、色情業等也頗有名聲。

像全球最大的賭場與飯店之一的金沙集團,旗下包括威尼斯人酒店,遍佈拉斯維加斯、澳門、新加坡等,老闆阿德爾森Sheldon Adelson,父親是立陶宛來美國的猶太人,開計程車為業。阿德爾森白手起家。他是以色列最大的捐贈人之一,包括出錢給世界各地年輕人免費回以色列觀光,例如大屠殺紀念館等。

他曾任共和黨猶太人委員會主席,據說,一次總統大選,他個人出1億美元以上。猶太人的捐輸,天文數字,台灣人無法想像。

我們聊到2001年被捕的馬多夫Madoff,他曾任納斯達克Nasdaq(全世界第二大證券交易所)主席,設局騙了投資人500億以上,是當年最大的金融案件。他是猶太人,而被騙的也多是猶太人。我笑他不够有錢,所以沒有人要騙他。

我的經驗所知,猶太人很少小鼻子,小眼睛的。因此往來買賣所涉金額,動輒百億美元。

1989年,也有一個驚天動地的案件,垃圾債券(Junk Bond)之王米爾肯Michael Milken的內線交易案,金額也是數百億美元。他是加州出身的猶太人,聰明絕頂。

再來,談到猶太黑手黨教父蘭斯基Meyer Lansky。1911年,他與母親,弟弟由波蘭(今天的白俄羅斯)來到紐約,因為貧困,住在中國城,小義大利城旁的下東區,因此,認識義大利西西里島出生的黑手黨創始人盧西安諾Charles Luciano,人稱「現代組織犯罪之父」,蘭斯基則被稱為「黑手黨會計師」。

事實上,他是黑手黨的大腦,訂定規則,把黑手黨企業化,並擴展為世界性的賭博集團,橫跨邁阿密,芝加哥,拉斯維加斯,古巴,巴拿馬,倫敦等地。他的傳奇,多次被搬上銀幕,最有名的是「教父Ⅱ」。

猶太黑手黨教父蘭斯基的傳奇多次被搬上銀幕,最有名的是「教父Ⅱ」。(維基百科)

黑手黨五大家族中有四大天王,盧西安諾,蘭斯基之外,還有西格爾Bugsy Siegel,科斯特洛Frank Costello,兩個義大利西西里島人,兩個猶太人。他們四人年紀相當,自小一起鬼混,搶劫、偷竊、強姦、謀殺等。

西格爾(Benjamin Siegel)是「謀殺公司」創辦人及領導人之一,因暗殺另一猶太黑道大老格林柏格(Harry Greenberg)聲名大噪。但他後來被懷疑中飽私囊,也被刺殺身亡。

重要的是,蘭斯基等黑道大老,不但金援猶太錫安建國者,也幫忙購買並走私武器到巴勒斯坦。因為,當時美國禁賣也禁運武器給以色列。

蘭斯基與美國海軍協議,以黑手黨的力量保護美國停靠紐約港的軍艦,防止義大利與德國碼頭工人的破壞或罷工,換取被判無期徒刑的盧西安諾的保釋並驅逐出境。

有趣的是,以色列第一任總理古里安David Ben-Gurion,為了取得武器 ,暗中在紐約一家旅館內(14 East 60 Street)設一採購中心,主持人竟然是後來成為接見李遠哲的耶路撒冷市長的科勒克Teddy Kollek(令人聯想曾任北京大學校長的蔡元培也曾是暴力分子)。

古里安為了取得武器,利用商人、學生、律師、工程師、化學家、傳教士、碼頭工人等,黑道組織也不放過。事實證明,黑道的貢獻,不可或缺。(令人聯想國民黨利用竹聯邦陳啓禮等人越洋美國刺殺江南案件)。

談到古里安,不得不談到他的死對頭比金Begin。

古里安所屬的哈加納Haganah(猶太復國主義的軍事組織),目的是保護巴勒斯坦猶太居民,主張與英國合作。

比金領導的伊爾貢Etzel(猶太復國恐怖組織),則認為衹有訴諸武力,透過戰鬥,才能建國。英國不可靠,要打擊英軍,英軍承受不了壓力就會撤離巴勒斯坦,以色列才能建國。

因此,到處暗殺,爆破,甚至炸了英國在巴勒斯坦的總部大衛王酒店,造成91人死亡,比金成為英國頭號通緝犯,後來成為以色列第六任總理。

以色列建國以前就有路線相爭,不是口頭理論爭鋒,而是真槍實彈對幹。

經驗證明,有實力、行動力,不管什麼路線,都能成功。

猶太人,不管作何行業,來自何方,都有強烈猶太意識,為了建國,犧牲一切,在所不惜。

Jacob嘆口氣,現在美國猶太年輕人,己經不像他們那一代的猶太人了。

我說,在美國的猶太人,過了百年安逸生活,危機意識淡化,是很自然的事。但是,哪天以色列遇上危機,千年猶太意識會立即高漲,我跟他說:「Jacob,你不必杞人憂天。」

以色列知道廣結善緣,但善緣僅是助力,主力仍是自己,絕不妄想對外期待。(湯森路透)

最後他說,你問我那麼多問題,我能不能問你一個?我回當然。無愧是猶太人,凡事必須符合「Give &Take」拿和給的公平原則,給了那麼多,總得拿一點回來。不會白拿,但也不能白給。國際政治的交往,不也如此?

他問,美國由阿富汗撤軍,美國也會放棄台灣,台灣不免被中國奪取。

我回,不可能。因為美國現在已經深刻了解,台灣人不是為台灣而戰。事實上,台灣在第一島鏈為美國的安全與利益而戰。台灣如果被中國奪取,美國本土立即面臨中國的威脅,沒有緩衝。

一如以色列在中東,為美國的利益而戰,所以美國才願意軍援與金援以色列。因此,美國支持台灣的力道,衹會增加,不會減少。

不衹美國,世界各國也都相繼支援台灣,因為,他們也都感受到中國的威脅。香港,新疆的例子,不够驚心膽跳?

必須一提,台灣人與猶太人最大的不同在於,台灣人一直在吵若中國攻台,美國會不會來救我們?

在以色列絕對看不到這種言論。自己國家自己救。任何人都不可靠,除了自己。

英國外相貝爾福Balfore在1917年發表宣言支持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他們的家園。他們都認為力道不够,有些偏坦,就不假顏色暗殺英國官員,爆破英國設施。

他們知道廣結善緣,但善緣僅是助力,主力仍是自己。絕不妄想,對外期待。

台灣人有這種氣魄?無顏。無言。

三個半小時,老律師坐不住了,散會。

※作者為Global Taiwan Institute全球台灣研究中心創辦人之一

更多上報內容:

國慶影片誤植瑞士山脈惹議 外交部致歉並公開招標過程

外交部國慶影片糗爆!玉山竟變阿爾卑斯山 山友:丟臉丟到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