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沙特的「秘密外交」對中東百年大變局的影響

·6 分鐘 (閱讀時間)
Composite showing Saudi 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 (L) and Israeli Prime Minister Benjamin Netanyahu (R)
以色列媒體報道以色列和沙特中東這兩大宿敵的最高層領導秘密會晤的消息。但沙特官方否認。

沙特阿拉伯否認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親自飛往沙特秘密會見沙特王儲薩勒曼的消息。事出反常必有妖?

以色列的記者首先報道出以色列和沙特中東這兩大宿敵的最高層領導秘密會晤的消息。以色列總理又拒絶對此置評,體現出中東百年變局下似乎外交博弈暗流湧動。

近幾個月來,即將下台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一直在中東頻繁施加影響,敦促以色列與阿聯酋、巴林和蘇丹達成交易,也一直也在試圖推動沙特和以色列實現關係正常化。

而中東專家們預計,美國候任總統拜登任命的外交團隊人選已經顯示,拜登政府可能將改變特朗普違反美國傳統中東政策的作法。

路透社一篇有關分析稱,美國在中東的外交官私下承認以沙秘密會晤確實舉行了。

為何2020年底會出現上述沙特以色列秘密外交的消息?這對中東未來的地區局勢發展有何影響?

令人驚訝的報道

11月下旬,以色列媒體突然援引未透露姓名的以色列消息來源報道說,總理內塔尼亞胡和摩薩德情報部門負責人科恩秘密乘坐一架從特拉維夫飛往紅海城市紐姆的私人飛機,親自前往沙特阿拉伯,與沙特王儲薩勒曼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舉行了會談。

沙特一位高級顧問也告訴《華爾街日報》,在這次秘密會晤中,以沙兩國領導人討論了幾個問題,包括關係正常化和伊朗問題,但沒有達成實質性協議。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同時在推特上說,他與穆罕默德親王在紐姆進行了建設性的會談,並貼出了一張展示他們在一起的照片。

US Secretary of State Mike Pompeo (L) speaks to Saudi 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 (R) (22 November 2020)
圖片說明美國國務卿邁克·龐佩奧和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2020年11月下旬舉行會談

然而,沙特王儲和外交大臣後來分別否認有任何以色列官員參加過薩勒曼王子和龐佩奧的會晤,表示在場的只有美國和沙特官員。

正在利雅得的BBC首席國際記者杜塞特透露說,沙特高級官員不論是公開還是在私下裏都否認了這個高度敏感的故事。

她補充說,長期以來,與以色列關係對沙特王國來說一直是一個非常微妙的外交問題。

否認和模糊

沙特阿拉伯謹慎地歡迎以色列和一些阿拉伯國家改善關係的行動,但表示將等到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達成和平協議才可能討論與以色列關係。

在以色列和沙特展開秘密外交消息報道出現的同時,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以色列官員證實說,一個由以色列高級官員率領的代表團前往蘇丹,這也是歷史上首次在以前敵對的這兩個國家之間的訪問,預計兩國將規劃一些合作領域。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表示,他不會對上述消息發表置評,只是補充表示,他正在努力擴大和平。

但在接受軍方電台採訪時,以色列教育部長加蘭特似乎證實上述會談的舉行,他說內塔尼亞胡和穆罕默德王儲之間的會談是一個驚人的成就。

沙特的薩烏德親王11月下旬在沙特主辦的20國集團峰會期間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說,沙特對以色列的立場沒有改變。

他表示,沙特一直支持與以色列實現外交關係正常化,但先決條件是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之間達成永久和全面的和平協議。

特朗普預言

即將下台的特朗普總統曾表示,他預計沙特阿拉伯將與以色列實現關係正常化。

但此舉面臨著重大障礙。

以色列自二戰後於巴勒斯坦地區建立了猶太教徒主導的國家起,就陷入與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土地爭奪。特別是因為耶路撒冷是伊斯蘭教、猶太教和基督教三大宗教都認可的聖城,這種實質利益之爭從一開始就成了帶有宗教和文化背景的爭議。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蘭教遜尼派的領袖國家。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爭議問題上,一向率領遜尼派伊斯蘭國家支持巴勒斯坦與以色列進行外交鬥爭。

但特朗普政府上台後,一改美國方面傳統上對巴以和平進程的立場,試圖以其所謂中東和平新計劃代替國際社會普遍認可的兩國方案,不顧國際社會反對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不再認為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興建猶太人定居點違反國際法。

在中東問題上,特朗普實施了孤立打擊伊朗的政策,力圖推進共同視美國為盟友的以色列和沙特等阿拉伯國家的關係,在地緣政治上合力試圖從各方面壓垮伊朗。

而正式放棄對巴勒斯坦人建國的支持和穆斯林對聖城耶路撒冷的聲索,將嚴重地損害沙特在穆斯林國家中的聲譽。

Egyptian President Abdul Fattah al-Sisi, Saudi King Salman and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place their hands on a glowing globe at the opening the World Centre for Countering Extremist Thought in Riyadh, Saudi Arabia (21 May 2017)
特朗普上台後首次出訪就是訪問沙特。他在下台前是否還要鞏固他的中東政策遺產?

拜登上台後的中東變局

雖然特朗普在美國大選中已經敗北,但他的國務卿蓬佩奧11月下旬還繼續到中東在以色列和沙特之間進行穿梭外交。

有媒體甚至揣測,特朗普在其對伊朗核設施發動軍事攻擊的建議被五角大樓否決後,是否想借以色列之手實現這個目標。

美國候任總統拜登已經表示,他將致力於恢復國際協議並加強與盟國的關係。

中東地區的評論人士紛紛認為,從拜登正式公布第一批內閣候選人名單,包括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的多位提名候選人看,美國對中東地區所持政策將出現重大轉變。比如將出任國務卿的布林肯曾參與制定奧巴馬政府主導的伊朗國際核協議,國家安全事務顧問沙利文則肯定伊朗國際核協議的重要意義。

雖然這種轉變也仍會支持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改善關係,但同時將強調外交和人權。新的政策方針可能將包括就人權問題向沙特阿拉伯和埃及施加更大壓力,考慮重新加入2015年與伊朗簽署的伊核國際協議,並且試圖讓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兩國官員重返談判。

考慮到對中東地區形勢影響最大的美國的政策可能即將出現的變化,就不難理解以色列希望乘特朗普政府政策對以色列利好尚在,盡快推進與以沙特為首的阿拉伯和穆斯林國家關係的消息了。

路透社的分析認為,以色列故意曝光上述的秘密會晤,就是要向拜登新政府發出明確的信息,即要表明打擊伊朗及其什葉派勢力是以色列中東既定的戰略。不過,《華爾街日報》周五的報道指,利雅得方面多因見拜登即將入住白宮而暫緩承諾,並希望以此與美國新政府鞏固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