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食物記錄友誼

講義雜誌
以食物記錄友誼
以食物記錄友誼

作者:韓良憶

出處:《最好不過日常》‧皇冠文化出版

在我認識的人當中,尼德蘭好友安是特別低調的一位。安的丈夫阿奇是眼科醫師,兩人算是青梅竹馬,從大學時代便相識,如今已相守三十年。安學的是法律,初期當過執業律師,後來改進大企業擔任法務主管,事業之成功,並不在另一半之下。然而安一點也不像「女強人」,好比說,她從不把名牌標誌穿上身,打扮也並不顯眼,可是仔細一看,會發覺其衣裝從剪裁、作工到質料都精細考究,並非凡品。

我直到造訪了她和阿奇住的農莊,才發覺這對夫婦財力雄厚。記得我第一回走進那據說有一百多年歷史的「農舍」,看見牆上竟掛著幾幅美術館裏才見得到的名家畫作,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安和阿奇原來如此富有。

我應邀到安家裏吃過好幾次飯,多半是為她或其獨生女兒慶生,賓客皆為近親好友,總有十來人,因此吃的都是自助餐,由熱愛烹飪的阿奇主廚,安當助手。為了配合不同年齡層的胃口,菜色打安全牌,都是常見的尼德蘭菜,穿插義式風味。

我和約柏即將移居臺北前,又應邀至他們家晚餐,那一晚的客人就只有我們,安正值青春期的女兒也不在家,去同學家開睡衣派對了。是阿奇來開的門,當晚換安當大廚,那會兒她正在廚房裏。

按尼德蘭習慣,大家先在客廳喝點開胃酒,吃小點心。安看來不慌不忙,也坐下陪著聊天,快開飯前才又進廚房準備。

晚餐上桌了,前菜是韃靼鮪魚,盛在深盤中,圓形的塔有三層,端坐在看來以醬油打底的黑褐色醬汁中。塔的底部淺綠,應是酪梨丁,其上酡紅的自然是生鮪魚,亦切成丁;頂層為黃褐色碎末,看來像堅果,最上面還撒了翠綠的芝麻菜。「我們第一次相約外食,吃的是日本菜,記得你還對我愛吃生魚片和山葵表示驚訝哩。」安邊上菜邊笑盈盈地說。

接下來是義式小餛飩,看來清清如水的高湯味道紮實且豐厚,我心想「果真菜如其人」。餛飩餡料有乳酪和火腿,味道似曾相識。原來安只負責熬湯,餛飩是阿奇包的,我來尼德蘭的第二年,曾和阿奇一起上過一季的義大利廚藝課,這餛飩的做法正來自當時的食譜講義。

當晚主菜是檸檬烤雞,這一回換阿奇說菜,「安今天的檸檬烤雞加了神祕香料,讓你猜猜看是什麼。」我切了一小塊,連皮帶肉一起入口,皮脆肉多汁,除了淡淡的檸檬味外,果然還有股獨特的香氣,有點熟悉,但我一時說不上來是什麼。

「我加了你從臺灣帶回來的香料啊,」安宣布謎底,「你說那叫『山上的胡椒』。」原來是我不久前送給她的馬告。

就在這時,我察覺到安和阿奇其實是在藉著食物,記錄我們四人友誼的軌跡。

坦白講,安主廚的這頓晚餐並不是我這輩子吃過手藝最精妙的一餐,然而箇中蘊藏的情味是那麼真摯,我永生不會忘記。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