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所謂新冠秘密文件所引發的困惑

Christopher Nehring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有關15頁“秘密文件”的信息越來越矛盾。先是有德國媒體報道稱,所謂“五眼聯盟”,既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情報聯盟的一份內部文件指責中國阻礙和延誤了全球預防新冠病毒的鬥爭。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其國務卿,前中央情報局局長蓬佩奧(Mike Pompeo)甚至稱有“壓倒性證據”,證明該病毒來自武漢的一個實驗室。但是德國聯邦情報局(BND)則通知聯邦議院的議員,根本沒有這樣的秘密情報局文件。但是德國聯邦情報局也談到中國刻意拖延了新冠病毒信息的公布。哪些是事實?哪些是猜測?是假新聞還是故意制造假消息?

最重要的是,首先沒有證據表明SARS-CoV-2是人工制造的病毒!這幾乎也是所有政府及其秘密情報部門的立場。美國國家情報協調員兼駐德國大使格雷內爾(Richard Grenell)甚至就此正式發表新聞聲明。但是澳大利亞政府認為還有5%的可能性是不小心或者是因為事故從武漢的實驗室洩漏。但是,絕大多數科學家和政府都認為該病毒是通過蝙蝠傳播給人類的。

澳大利亞的“秘密文件”是怎麼說的?

德國之聲之前曾報道,在澳大利亞出現的秘密文件主要描述了武漢病毒研究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麗幾十年來的研究工作。自本世紀初以來,石正麗一直與澳大利亞和美國的合作伙伴一起研究蝙蝠中發現的冠狀病毒。最遲從2015年開始,研究人員就警告新冠病毒非常危險。這些致命的病毒可以傳播給人類,並且無藥可治。

盡管該秘密文件談到“危險的研究”,但是卻拿不出任何具體證據表明該病毒是人為制造的或意外洩漏的。不過該文件明確指責中國掩蓋病毒的信息政策,以及率先發出病毒警告的醫生被失蹤和互聯網審查制度。據澳大利亞《每日電訊報》報道,該秘密文件並沒有談到全世界至少損失了一個月防治這種病毒的時間。

來源不明的研究報告而非“秘密文件”

這一指控是記者的解釋,就如同“五眼聯盟”情報局的秘密文件一樣也是記者的“發明”。《每日電訊報》的文章沒有提到秘密文件一詞,文章的作者馬克森(Sharri Markson)只稱該文件是一份為西方政府提供的“研究報告”。盎格魯-撒克遜情報聯盟僅對報告內容進行調查。

這份報告一經媒體報道,尤其是德國媒體,便成為了情報局的秘密文件。由於記者的失誤和西方媒體的誤解,才使“研究報告”成為“五眼”國家的情報局秘密文件。 就連德國之聲10天前也懷疑澳大利亞情報局ASIS是該秘密文件的作者,顯然這是錯誤的。

然而眾所周知的事實是,整個文件內容都是來自公開的信息來源,沒有任何秘密信息,因此算不上秘密文件。在澳大利亞發表相關文章後,英國政府官員表示,他們對這一秘密文件一無所知。正如德國聯邦議院上周收到的通知,德國外國情報局BND也從合作伙伴那裡獲得同樣的信息。德國外國情報局表示,可能是文件有誤或者是故意制造的虛假報告。

作者: Christopher Nehring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