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革命衛隊:全力抗疫 不忘作秀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新冠疫情嚴峻的伊朗,頭戴防毒面具、身穿防護服的伊朗革命衛隊隊員正在對街道和醫院進行噴霧消毒。他們的指揮官似乎在期望隨之被噴滅的還有民眾的怒火。今年1月,伊斯蘭革命衛隊擊落了一家在德黑蘭起飛的烏克蘭客機,造成全機176人罹難,其中大多為伊朗人。雖然軍方事後強調是"誤擊",但是依舊引發民眾的強烈不滿。另外,去年11月動亂中喪生的示威者人數至今仍然不詳,政府深陷信任危機。

新冠疫情在伊朗爆發後,伊朗多名高官政要接連確診的同時,該國也成為全球新冠疫情死亡率最高的國家之一。然而,革命衛隊的首要任務依舊是確保政府以及自身權力的穩固。民眾對政府不斷加深的不信任成為目前伊朗領導人的一大挑戰。

革命衛隊"首當其沖"

伊朗革命衛隊旗下的志願准軍事部隊巴斯基 (Basij) 的指揮官戈拉姆雷扎·蘇萊曼尼(Gholamreza Soleimani)表示:"我們已經准備了相關醫療場所和專業骨干投身這場聖戰。" 軍方參與應對重大災難在伊朗並不罕見。目前外界估計,伊朗革命衛隊擁兵至少12.5萬人,另有約60萬預備志願兵,經常在該國遭遇的地震中發揮作用。去年伊朗爆發洪災期間,軍方也參與了救援行動。

在上世紀80年代持續八年的兩伊戰爭中,擁有病毒學家的伊朗革命衛隊曾應對了來自伊拉克的化學武器。戰後,伊朗革命衛隊涉足本國經濟參與國家重建。

美國海軍研究生院助理教授、伊朗革命衛隊研究專家奧斯托瓦(Afshon Ostovar)分析說:"當伊朗政權受到威脅時,伊朗革命衛隊自視為抵抗這些威脅的領導機構。不論是面對民眾抗議、敵對國家還是病毒疫情,伊朗革命衛隊總會公開將自己標榜為伊朗前線衛士。"

"也是一場政治表演"

如今,伊朗革命衛隊控制著該國的大量經濟資源,包括伊朗實力雄厚的哈塔姆·安比亞(Khatam al-Anbiya)建設集團。關於伊朗革命衛隊控制的經濟總量尚存爭議:低到10%,高達40%,各種猜測比比皆是。然而,在危機時期,尤其在面對美國的嚴厲制裁時,伊朗政府需要革命衛隊的經濟實力。

目前,革命衛隊已進駐該國災情嚴重的德黑蘭、拉什特和庫姆市。他們迅速搭建了臨時醫院、並成立抗疫總部,配備了專門應對生化武器和網絡攻擊的"現代戰爭部隊"。

除了展開消毒工作,伊朗革命衛隊還參與了打擊囤積醫療用品行為的活動。奧斯托瓦認為,他們在抗疫行動中的努力同時也是一場政治表演。

軍方發布的政治宣傳照片上出現醫護人員和士兵同時在散兵坑的畫面。這種反差加大了民眾對政府的嘲笑。美國總統特朗普單方面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後,伊朗政府的威望在民眾心中已遭到削弱。

在一個廣為流傳的視頻中,一名伊朗醫院的志願者表示她的母親對她說:"現在,醫院是伊朗的前線。如果你離開前線,你就是逃兵,我家不歡迎逃兵。"這樣的精神對之前飽受批評的革命衛隊成員而言無疑是一種慰藉。

"病毒可能是美國生物入侵的產物"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 RAND Corp)伊朗問題專家阿麗亞娜·塔巴塔拜(Ariane Tabatabai)指出:"新冠疫情爆發後,出現了許多處理不當的問題,革命衛隊現在以救贖者的姿態世人。當然,想要改變襲擊客機以來的局面並不為過,但是,這將是一個艱巨的任務,因為兩件事都是毫不稱職和處理不當的例證。"

伊朗如今面臨的風險顯而易見。如果伊朗無法控制新冠疫情,受到威脅的不僅是革命衛隊的名聲。高官政要接連確診,德黑蘭權力高層和醫院前線受到影響,革命衛隊成員也難逃感染厄運。

這種情況下,伊朗革命衛隊依然發表了毫無根據的陰謀論。總司令薩拉米(Hossein Salami)在伊朗部克爾曼省(Kerman)的一場活動上公開表示:"我們將在抗擊這種病毒的戰鬥中取得勝利。這種病毒可能是美國生物入侵的產物。它首先傳播到中國,然後傳播到伊朗和世界其他地方。"他還強調:"美國必須知道,如果它做了這些事,病毒也會讓美國自食惡果。"

盡管如此,伊朗革命衛隊的力量意味著它將繼續處於應對病毒危機的前線和中心位置。政治風險調查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分析認為,如果疫情持續至7月,伊朗革命衛隊只會更加強大。

安靜/任琛(美聯社)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