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革命領袖之死帶來新轉折

伊朗革命領袖之死帶來新轉折
伊朗革命領袖之死帶來新轉折

    【特約記者謝維倩報導】2001年9月11日紐約世貿中心的雙子塔遇襲,造成數千人喪命,美國人陷入一片悲憤當中,小布希在2001年發動阿富汗戰爭以逮補蓋達組織首領賓拉登(911恐襲的幕後策劃者),從此美國陷於戰爭泥淖中。

    2003年攻打伊拉克(藉口海珊握有生化武器,但證實是誤判),他撈取了自身的政治利益,因為當時選情岌岌可危,2004年他順利獲得連任。 

    伊拉克在海珊倒台後內戰頻仍,它的主要人口是阿拉伯人,由多個部落組成。強人倒下政府權力空轉,由於宗教分歧,政治派系混亂,各自背後又都有強國支持,再加上伊拉克擁有令人垂涎的石油,以至於政局動盪,社會不穩定。

    中東從此進入戰爭元年,接著2011年突尼西亞小販因遭官員掌摑,憤而引火自焚引發全國性示威,總統被迫下台流亡沙烏地,西方一片歡呼,聲稱這是「阿拉伯之春」,沒有想到突尼西亞也陷入長年內戰。

    接著是利比亞、埃及還有敘利亞等內部動亂與戰爭,整個中東成為名符其實的火藥庫,春天迅速變成冬天。 

    伊朗天然資源豐富,握有質量好的石油之外,礦產也相當富饒。美國一直想讓伊朗政權收編在其掌控之下(美國想將全球能源掌握在其手中),無奈在巴勒維國王出逃之後,伊朗的宗教領袖一直與美國保持距離,川普上台之後,立即撕毀伊核協議,並對伊朗依賴石油的經濟極限施壓,逼迫其上談判桌。

    這次美國國防部指控伊朗革命領袖蘇萊曼尼策劃了對美駐伊拉克外交官和軍人的襲擊,他的身亡意味著美伊衝突急劇升級。伊朗革命衛隊海外部隊指揮官卡西姆•蘇萊曼尼在巴格達機場一次美國空襲中身亡。

    蘇萊曼尼的伊朗革命衛隊「聖城軍」控制著伊朗在中東地區從黎巴嫩到伊拉克、敘利亞和葉門的廣泛影響力。2019年底蘇萊曼尼身亡前幾天,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遭受伊朗支持的民兵組織襲擊。

    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向美國發出警告。他在Twitter上寫道:美國要為其流氓冒險主義活動的所有後果承擔責任。該地區的美國官員聲稱已準備好應對伊朗在整個中東地區的報復行動,但表示很難預測伊朗的反應。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前美國國務院官員表示,這是多年來中東地區最重要的暗殺行動之一,將對美國、伊朗和以色列產生首要重大影響。  他補充稱:所謂的影子戰爭將隨著恐怖活動和更多的暗殺行動而加劇。

    民主黨質疑川普在沒有國會授權的情況下就暗殺了伊朗的二號人物,故意挑起一場潛在的大規模地區戰爭?此次空襲正值特朗普準備競選連任之際。

    前中央情報局分析員表示,如果伊朗報復,那麼這些行動將增加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龍等活躍在伊拉克的美國石油公司的風險。不只是伊拉克,她說:伊朗人有能力在其代理人組織活動的任何地方攻擊美國。

    伊拉克代理總統表示,將撕毀美軍駐軍伊拉克的協議,因這次美國空襲行動未知會伊拉克政府,此舉嚴重損害伊拉克的主權與尊嚴,他準備將美軍逐出伊拉克。

    川普對於以色列的寬待,承認其佔有戈蘭高地的合法地位,又表示耶路薩冷是其首都,現在擊斃伊朗的民族英雄,無疑將仇恨與對立推向最高峰。中東在一夜之間可能會重新整合洗牌,將近20年的內亂和戰爭,終將走向一個新轉折點,美國在中東是否能夠維持其昔日的聲勢與地位,全球拭目以待。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