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來自非洲的總幹事,能讓WTO有什麼不同?BBC談WTO總幹事改選,如何改變現有貿易格局

劉俞妗
·6 分鐘 (閱讀時間)

世界貿易組織總幹事阿茲維多提前於8月31日卸任,使新任總幹事選舉提前於7日至16日進行首輪篩選,8名參選人之中有3名來自非洲,其中甚至有2名女性,不禁讓外界期盼WTO史上第一名黑人或女性總幹事。一位來自非洲的WTO總幹事,或許能讓非洲經濟體加速整合、在國際市場站穩腳跟,不過新任總幹事也必須面對貿易保護主義以及調解不力的重重挑戰。

英國廣播公司(BBC)分析,在重要跨國組織的歷史中,非洲從來不曾扮演與西方國家平等的要角,例如世界銀行(World Bank)總裁幾乎都是美國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總裁都來自歐洲,在國際談判中,非洲與其他地區的開發中國家,則必須透過結盟才能勉強與大國的聲量抗衡。

世界貿易組織(WTO)總部位於瑞士日內瓦(Geneva),組織創設宗旨在於規範跨國貿易、調解紛爭,而根據WTO官網,該組織的首要目的是「為所有人的利益開展貿易」。儘管近年來WTO的組織功能處處受掣肘,剛卸任的總幹事阿茲維多(Roberto Azevêdo)在G7和G20中仍有一定話語權,而若由非洲人當選新總幹事,非洲利益當然就能在談判桌上占據更多版面,讓非洲在國際貿易中迎頭趕上。

WTO總幹事候選人名單

沙烏地阿拉伯前經濟部長圖瓦伊里(Mohammad Maziad Al-Tuwaijri)

英國前國際貿易大臣佛克斯(Liam Fox)

埃及資深WTO官員馬杜赫(Abdel-Hamid Mamdouh)

肯亞體育文化與遺產部長阿米娜(Amina Mohamed)

奈及利亞前財政部長歐康裘—伊威亞拉 (Ngozi Okonjo-Iweala)

墨西哥外交部北美事務次長塞亞德(Jesús Seade Kuri)

摩爾多瓦前外交部長烏里亞諾夫斯契(Tudor Ulianovschi)

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通商交涉本部長俞明希(Yoo Myung-hee)

非洲候選人關注普羅大眾與非洲區域整合

非洲各國的產業,上至貿易商,下至工廠員工,都會受WTO制定的貿易規範影響。WTO不透明的「密室會議」向來令人詬病,若是非洲領袖終於能主導密室會議,勢必能讓非洲更有機會爭取資源或優待。

在非洲,貿易被視作經濟成長的引擎、永續發展的手段之一,也是根除貧窮的工具。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UNECA)貿易政策中心主任路克(David Luke)表示,外國援助沒有辦法達到上述成效;綜觀各區域歷史,唯有貿易有這樣的潛力,「所以非洲一般民眾會理解,如果WTO由非洲人領導,那代表我們認真看待貿易」。

奈及利亞前財政部長歐康裘—伊威亞拉表示,她最關心的是非洲的普羅大眾,並設法「讓經濟成長背後的女性和年輕人,從國際貿易中受益」。歐康裘—伊威亞拉也渴望改變非洲在國際貿易中扮演的角色,希望不只是出口原物料,而是生產出具附加價值的產品,提供給全球市場。「舉例來說,整個大陸94%的藥物仰賴進口,但我們其實可以在地生產。」

肯亞體育文化與遺產部長阿米娜曾任教育部長與外交部長,她認為自己可以將「嶄新的觀點」帶到WTO,展現多元包容的新氣象,但她也直言,不想只被當成「非洲總幹事或女性總幹事,而是經驗豐富的領袖」。

馬杜赫是埃及資深WTO官員,曾擔任WTO貿易服務及投資處處長。他說在WTO的豐富資歷會讓他了解,要如何幫助非洲大陸往前進,「我對非洲的計畫是,讓他們進一步整合進貿易系統,同時我也會呼籲非洲各國領袖關注貿易政策」。

新總幹事挑戰:貿易保護主義、國際談判僵局

一位來自非洲的WTO總幹事,也能幫助非洲大陸區域整合。2019年7月,奈及利亞終於簽署非洲自由貿易協定(AfCFTA),非洲自由貿易區正式成立,成為1994年WTO以來規模最大的自由貿易區,不過協定運作卻遇到新冠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攪局,許多政策實施日期延宕。

路克表示,AfCFTA能夠確保非洲出產更多高品質的商品,然後讓居民賺得更多錢,幫助消除長期貧困。AfCFTA的目標與WTO兼容,而若非洲領袖當選WTO總幹事,便能提供非洲技術、分析和政策等方面的輔導與幫助,讓非洲地區的自由貿易早日成真。

世界貿易組織(WTO)總幹事阿茲維多(Roberto Azevedo)(AP)
世界貿易組織(WTO)總幹事阿茲維多(Roberto Azevedo)(AP)

世界貿易組織(WTO)卸任總幹事阿茲維多(Roberto Azevedo)(AP)

除了扶植新興自由貿易區,新任WTO總幹事11月上任後,也必須面對重重挑戰、重塑WTO在國際間的地位聲望,特別是貿易保護主義重又抬頭,例如川普(Donald Trump)的「美國優先」系列經貿政策、甚至威脅退出WTO衝擊自由貿易秩序。此外,中美貿易戰連帶影響其他貿易夥伴,而武漢肺炎疫情也阻礙國際貨運管道。

另一方面,在幫助開發中國家的計畫中,WTO似乎也沒有一槌定音的主導能力,最顯見的例子是2001年展開的杜哈回合貿易談判(Doha Development Round),其中一項議題是提供開發中及低度開發國家特殊待遇,但由於「富國」和「窮國」膠著短程與長期的利益損失,以及談判程序上的限制,竟讓此回合談判延續十餘年卻幾乎無法達成任何共識,點出WTO在區域整合的背景下,愈來愈難發揮組織創設宗旨。無論最後誰當選總幹事,重塑跨國貿易秩序都會是沉重的責任。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WTO總幹事改選》奈及利亞參選人被爆有美國籍 恐讓中國青睞的肯亞人選勝出
相關報導》 WTO總幹事改選》中國傾向支持非洲人選出線 肯亞、埃及、奈及利亞必須先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