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台灣女生的隔離檢疫故事 (day 3)

JennyTao
·5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文:Jenny Tao

Day 3] 煩人外籍阿姨

檢疫方外篇

從台北飛雪梨的當天、有個穿點點迷你裙加小吊帶背心的中年外籍阿姨在等候室講電話講的很、大、聲。聽不出是哪個國家的語言、當時只覺得怎麼怎麼有人這麽蝦、她不知道澳洲現在是冬天嗎?穿這樣搭飛機實在太不聰明了。

結果真的被說中了。真的很不聰明!

下飛機見她直發抖 重點是一點英文都不會說、加上因為疫情關係、下飛機後有很多關要過、有護士問問題 量體溫 查行李、阿姨一直拉著同飛機的同仁幫她翻譯。看到警察問問題時也很無奈、被夾在中間的同仁只能不斷的幫她翻譯再翻譯、翻中又翻英、看她只會說幾句me no English 、my husband、I don’t know.

我也沒能逃過阿姨的波及。

當我搭電梯上樓要去檢疫旅館房間時、因為安全起見必須阿兵哥護送到房間才算入住成功。到了我的樓層發現…咦?啊要護送我的阿兵哥呢?走了幾公尺發現這位阿姨竟然拉著阿兵哥講著外籍腔中文、問他wifi密碼是什麼、好像沒網路就沒了氧氣似的(拜託用屁股想也知道阿兵哥怎麼可能會知道wifi 密碼)

阿兵哥請她打電話到服務台訊問、講了半天但根本雞同鴨講、只見小哥哥急著跳腳擺脫不了這位阿姨。

阿姨重複說著:「me no English I don’t know」

阿兵哥很無助地看著我說: 「Do you speak her language? Can you explain it to her? I’ve got to go, people are coming up」

我叫阿姨打電話給服務台、結果還是跟我回一樣的答案:「我不會說英文我不會呀!你幫我打」

我心裡一陣OS

我給了阿姨我澳洲電話說要不你打給我吧、我等等再跟你解釋。

阿姨急忙拉著我緊接著說:「啊可是, 我這是台灣號碼呀 我怎麼打給你呀、要不我等等去妳你房間找妳吧」。

我躲開她的拉扯說到:「這裡是防疫旅館、你等等是不能出來的、阿兵哥沒空理你、我們該走了。」阿兵哥跟我戶對了一眼我們很有默契的把門關上逃離現場

��
��

聽到可愛的阿兵哥小哀嚎了一聲、看得出他的無奈、我說:「I understand your frustration…and thank you for all your patience taking care of us」

他沒說什麼、眼神疲憊的看著我笑了一下、然後開了我的房門說:「Are you going to be alright? 」

我說:「Yeah I’ll be alright, thank you」

當我還沒反應過來他已經把我房門關上了、把我留在一片漆黑的房間、我摸索了幾秒才找到電燈開關。心裡笑了一下、看的出來小哥哥還很嫩、竟然沒想到幫姊姊我開燈、不夠紳士、要扣分!哈哈哈!

事情還沒結束、我一進房間就開始狂噴酒精消毒、把全身衣服都脫了放進夾鏈袋準備洗澡。然後我的電話響了。當時我已經完全忘了她的存在、看著來電顯示台灣號碼、想說哪一位朋友這麼有心打電話給我問安?

接起電話聽到外籍腔中文才反應過來、哦!是煩人阿姨打的。阿姨很厚臉皮也很沒禮貌、一開口就是問我幫她問wifi了沒 (怎麼有人這麼不要臉、這麼死纏爛打的討厭啊?)
我說飯店有準備兩張紙在桌上、一張英文、一張中文、你就看中文那張、上面有說明!密碼是Intersyd!

當我在念密碼拼給她聽的時候她又緊張了、
說:「怎麼是英文啊 我不會拼啊 我不懂英文」

當時我已經傻眼了。滿滿的髒話湧上心頭
可是還是忍住了

我說: 「蛤? 你不會拼?英文字母都不會嗎?」

後來我還是沉住了氣跟他重頭解釋了一遍 步驟1、2、3都講了才把她搞定。 心好累。我懂阿兵哥的無奈了。

我的抱怨還沒結束。
InterContinental 的房間隔音真的不是很好、除了可以聽到樓上客人時不時走路敲牆蹦蹦蹦以外、煩人阿姨的聲音實在是響到一個不行。嘰哩呱啦講電話聲音傳百牆、就算隔了三四間還是聽的到她的聲音。怎麼這麼陰魂不散啊?突然很同情住她隔壁的同仁、對不起我當初不應該給她wifi密碼的⋯應該讓她與世隔絕才不會吵到大家

��
��

暈倒。

這篇太長了、就不翻英文了、
中文朋友看看就好。不然等等會被說我種族歧視

��
��

#我真的沒有種族歧視
#只是有些人真的很討厭

Ps. 今天他們忘了送我的中餐、少吃一餐份量剛好

��
��

讓我有機會吃泡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