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陸生的台灣大選觀察(五)

(梁一秋/陸生)
旺報

「中華民國生死保衛戰」,連海外華人和「不問世事」的台商都回來拚了,還是輸了,中華民國確實已耗盡了她所有的氣數。徹底地輸了。從民族的角度來理解,中華民國的歷史任務是保存中華文化,而她基本上完成了,如今功成身退。「恢復中華文化」的歷史任務,將會交給中國大陸,「中華民國」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四年後首投族數量會更多,國民黨難有翻身的可能。隨著斷交國的增加,「中華民國」這四個字會慢慢退出歷史的舞台。

消失的國歌國旗

選舉結果公布,好友圈裡一位支持韓國瑜的叔叔發文:謝謝韓國瑜讓我在過去的一年裡,對國家有過前所未有的希望。「至少為中華民國打過美好的一仗,問心無愧了。」不可否認,讓中華民國的國歌再次在島嶼上響起,這件事只有韓國瑜做到了。但已經過去了。

年假回大陸時,在桃園機場逛了一圈,我發現,紀念品商店幾乎沒有跟「民國國旗」相關的紀念品,這是非常不正常的。每一個「國家」都把機場作為宣傳國家形象的窗口,巴不得把本國「國旗」印得滿滿的,讓旅客們帶向世界的各個角落。

例如在日本羽田機場可以買到日本國旗和其他國家國旗並排表示「兩國友誼」的徽章,但這裡,只有「taiwan」字樣,或用一塊身材中等的地瓜代表台灣。「中華民國」從內到外,從物質到精神,被一點一點地蠶食鯨吞、消耗殆盡。

一座聽不得真話的島

開票的當晚,我們決定去泡湯屋。泡著泡著室友突然笑了出來,我問咋了,她說角落那一群阿姨,她們正用台語說,以後錢要自己存好存滿,未來年輕人是不會養她們的,要靠自己了。說完她哭笑不得。

《反滲透法》通過。一位台商姐姐發文說:「從今天起,在大陸工作的台灣人屁股都給我夾緊點。」她的同事在下面發哭笑不得的表情。

在台灣呆了七年的陸生學姐說,「本以為台灣是個很包容的地方,去了之後發現,其實很狹隘。」台灣對我來說,像在一扇門背後,需要拉開才能看見,我越來越覺得,那扇門背後不是連接戶外的青山綠水,而只是一個密不透風的倉庫。這是我每每打開臉書,在「繁體中文語境」中的感觸。我有時候在想,被鎖在牆內的,到底是我,還是台灣。台灣「閉關鎖國」了,這是一座聽不得真話的島。

在《反滲透法》通過之前,我在網路上發文,都有人說我是來滲透的,這些人的神經太敏感了,連我這樣一個普通的、人畜無害的大學生都防得這麼緊,我哭笑不得,怎麼對台灣這麼沒有信心呢,就那麼容易被滲透嗎?我在台灣生活了三年多,每天都被這裡的人文所感動,被這裡的溫情所包裹,這麼說來,我才要擔心自己被台灣「滲透」吧?

《反滲透法》上路後,一則影片流傳甚廣,是一位阿嬤被警察「查水表」,起因好像是她轉發了網上某些不符合規定的貼文。那位警察來執行公務,也倍感無奈。我遞給身邊的室友看,她邊看邊驚呼:「傻眼!怎麼會這樣啊!」我們哭笑不得。熄燈了。我自己在玩手機,我聽到她那邊傳來吸鼻子的聲音,我問她咋了?她抽泣著說:「嗚嗚,我們台灣人嗚嗚嗚,自己嗚嗚打自己,嗚嗚嗚,打成這樣……」

政治令人失去信任

「遙知不是雪,唯有暗香來」,我的腦中忽然就響起了鄧麗君唱的《梅花》。台灣,一個悲情城市,過去的時光裡經歷、遭受了太多,基調總如台陰雨的冬季。就像羅大佑唱的歌,「亞細亞的孤兒在風中哭泣,沒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遊戲。每個人都想要你心愛的玩具,親愛的孩子你為何哭泣。」

我後來細細去理解那些說我「來滲透」的人們的心思,我不再覺得好笑,反而有些同情,會這樣想,是因為內心他太缺乏安全感了。我不禁感到悲傷,甚至有想哭的衝動,因為政治丟失人與人相處時最基本的信任,這是多麼讓人難過的事,他也許已經被拉扯得快要精神分裂了。

平凡的一天

也許我應該樂觀點。記得有一天,我坐在室友機車的後座,紅燈,右邊車道是公車,左邊車道是貨車,正值下班高峰,馬路水洩不通,我們在隊伍後方,她就這樣照著那兩車間的縫隙,筆直往前,半點不猶豫,看得我心驚肉跳,窩住肩膀夾緊雙腿,眼睛都閉皺了。沒想到的是,這麼窄的空間,她竟然順利通過,到達前排的機車區。

她說:「白癡哦,你幹嘛夾那麼緊!」我先是向她表示大大的佩服,繼而恍然大悟般感慨:「啊,也許這是你們的『種族天賦』,又或者是長久以來的訓練有素呢?台灣在國際叢林中就如騎機車一般,在大國博弈的夾縫中生存。只是,台灣總可以靈活而巧妙地拿捏平衡,在險境中立足。希望媽祖保佑,台灣可以繼續保持吧。」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