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專欄:印太戰略旋渦中臺灣的喜與憂

何清漣
·8 分鐘 (閱讀時間)

無論是歐巴馬時期的亞太再平衡還是川普的印太戰略,包括今天美國在對華政策上暫時性的「川規拜隨」,臺灣都處在中美地緣政治的旋渦中心。面對中國越來越大的軍事壓力,關心臺灣命運的人想不著急也難。由於印太戰略的利益相關者已經納入日本、澳大利亞、印度,日本軍事對抗中國的態度也越來越堅決,日本前首相安倍3月 27日在公開演講中聲稱日本已站在中美對立最前線,臺灣終於可以稍感安心。

日本保護區域安全的姿態趨於積極

據日本共同社報導,日本可能參與對臺灣的協防。奧斯丁3月16日與岸信夫會談時,岸信夫談到當中共攻擊臺灣時,日本自衛隊需要研究如何與美國軍隊合作,保衛臺灣。會面後發表的美日聯合聲明表示:「中國的行為在不符合現行國際秩序的情況下,對盟友和國際社會都構成了政治、經濟、軍事和技術挑戰。」

對日本來說,同時保持與美國和中國的關係,始終是其國策。日本像現在這樣考慮國際局勢,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這也是安倍首相雖然多次努力,仍然無法修改《和平憲法》。現在,隨著中共對印太區域安全的威脅日益上升,日本不得不提升防禦意識。日本防衛研究所收集了2020年日本周邊安全問題的相關資訊,編制了《東亞戰略概觀2021》,據看到這份報告全文的日媒報導,該報告指出,中國在西太平洋阻擋美國航空母艦的軍事能力已「切實提升」;中國發展反艦導彈,已擾亂第一島鏈中美軍事力量的平衡。報告進一步認為,考慮到中國對有主權爭議的南海部分水域軍事基地化,中國海警船反復駛到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附近的日本領海,日本要在東海和南海持續採取強硬措施應對。

日本對台協防的內容明確化

3月中旬美日兩國防長會議中,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就提出,「今後有必要探討自衛隊能為支援臺灣的美軍提供何種協助」。這是日本政府二戰後首次以相當明確地表態,支持美國介入兩岸戰事、且明確表態提供援助。美、日防長會議還確認了「在臺灣發生突發事態之際將密切合作」。

日本政府二戰後首次以相當明確地表態,支持美國介入兩岸戰事、且明確表態提供援助。(湯森路透)

早在2015年4月,美日曾公佈《美日防衛合作指針》,明確指出,「當美國或與日本關係密切之第三國遭受武力攻擊,並可能威脅日本安全」,日本可以採取行動。這個「第三國」當然包括臺灣。今年美日雙方直接提出了「在臺灣發生突發事態之際將密切合作」,是把2015年的提法明確並公開,意在警告中共。

日本所說的與美軍在臺灣危機時合作的所謂「適當」方式,在上述《合作方針》裡列出了5種軍事合作項目,即軍備防護、搜救、海上作戰、反導彈與後勤支援。也就是說,日本未來在介入台海戰事時,具體的部署可能包括,提供臺灣國軍在戰時戰力保存作業的掩護工作,為台軍飛機軍艦提供搜救協助,臺灣的軍機軍艦可在共軍攻擊時轉進到日本臨近島嶼,日本陸上自衛隊與海上自衛隊即將部署在宮古島上、射程達到400公里的對艦導彈也可為國軍提供掩護。

日本現在不僅是準備協防臺灣,還開始和其他國家展開防務合作。3月28日印尼國防部長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到日本防衛省訪問並會談,兩人確認,將推進包括裝備和技術在內的防衛合作,並商定日本海上自衛隊和印尼海軍在南海聯合訓練的方針。

來自美國的消息好壞參半

先談好消息。

一是美國軍方對臺灣安全關係到美國印太戰略成敗及全球地位的認識比較充分。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即將換人,現任司令大衛森海軍上將和即將接任的約翰·阿奎利諾(John Aquilino)將軍對他們所承擔的防衛責任有一個共識,那就是,中共對臺灣的軍事威脅是美軍現在面對的最危險的擔憂。

二是美國國會山兩黨議員正在推動支持臺灣的活動。臺灣媒體注意到3月26日發生的兩件事情,一是美國參議院共和黨籍參議員馬克·魯比奧和民主黨籍參議員傑夫·默克利提出了《臺灣關係加強法》議案,要求把美國駐台代表的級別提升至需要參議院認可的級別,建立美台文化交流基金會,推動臺灣加入國際組織。二是美參眾兩院兩黨議員聯名致函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BP),支持他們在臺灣設立該機構的預檢機構。

美國軍方對臺灣安全關係到美國印太戰略成敗及全球地位的認識比較充分。(湯森路透)

第三個好消息則是臺灣和美國日前簽署了《台美海巡合作瞭解備忘錄》。有台媒因此認為,早前拜登的記者招待會,提到與中共不尋求對抗,保持競爭關係,臺灣因此很失望,是虛驚一場,其實看美國政府的外交路線,不要看他們說什麼,做什麼才重要。美國主持的「四方安全會談」,布林肯與奧斯丁訪日韓,針對的都是中共。

但是且慢高興,美國拜登政府正在大力削減軍費,這才是美中軍事對抗最實質的資訊。

美國國會的軍費之爭公開化

美國印太司令部現任司令大衛森海軍上將認為,中共對臺灣的軍事威脅是美軍現在面對的最危險的擔憂,他在美國參議院關於他的任命的聽證會上表示,美軍部署第五代F-35戰鬥機,對東亞地區至關重要,他說,「如果我們減少第五代飛機的數量,我會感到擔憂。」海軍官網報導,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亞當·史密斯(D-Wash)卻代表民主黨,要壓縮軍費。

3月16日海軍官網刊登了一篇報導,標題是《來自國會山的兩封信發出了國防支出問題上攤牌的信號》。這篇報導指出了一個對美國來說極為嚴重的問題,民主黨中有進步派議員要求美國在中美冷戰逐步升級的狀況下大幅度削減國防預算。多達50名民主黨國會議員3月16日寫信給拜登,要求減少國防部預算。在眾議院軍事委員會的民主黨成員中,加州的民主黨眾議員Ro Khanna簽署了這封信,該委員會主席、從左派大本營西雅圖選出來的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亞當·史密斯(D-Wash)雖然沒簽署這封信,但他已經明確表示反對強軍備戰。在此我想提醒臺灣媒體注意的是,簽署這封信的眾議員當中,就有臺灣左派青年十分心愛的「草根逆襲」上位的紐約市極左派眾議員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

這批民主黨進步派議員在信中提出,現在美軍需要裁員,減少兵力,省下來的錢花到外交、人道援助、全球公共衛生、可持續發展研究方面。國防需要不在「政治正確派」的認知範圍內,拜登已決定將下一財政年度國防預算削減2.5%,只保留7,040億,為此將裁減航空母艦的數量。但這批民主黨進步派議員意猶未足,認為拜登砍軍費砍得太少,要求在已削減2.5%的基礎上再減10%;如果他們的目的達成,美國明年的軍費削減將達到12.5%,美軍預算將比去年減少846億。這不但是多年來美國國防預算最大幅度的削減,而且是美國處於冷戰情況下從未有過的預算削減。

中美對峙的硬核是軍事,民主黨大幅削減軍費將嚴重動搖盟國對美國維持國際秩序的承諾之信心。這也是日本防務態度變得積極主動的原因。這可不是臺灣媒體幾句樂觀評論就能解決的問題。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更多上報內容:

何清漣專欄:從富察的「性別歧視」風波談美國第四代人權的新方向

何清漣:趙婷一部影片帶出了中美兩國的社會病

何清漣專欄:北京為美國劃定的「三條紅線」為何只剩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