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專欄:台灣不在AUKUS協議中的受益者

·6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共武力攻台的聲音時時泛起,美國拜登政府對華戰略模糊,讓台灣處於高度緊張之中。這種緊張狀態導致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上將曾打電話給中國軍委副主席、國防部長李電話,稱美國如果對中國有動作,將提前通知這種賣國行為都採取將頭埋進沙堆裡的做法。一片陰霾之中,總算出現了一線亮光,那就是本月澳大利亞、美國與英國三國達成的AUKUS協議,在9月15日,美國、英國、澳大利亞三國首腦舉行視頻峰會並發表聯合聲明,宣佈成立名叫台灣雖然不是這協議的成員國,但卻成了實實在在的受益方。

AUKUS協議的要點

《紐約時報》9月17日發表一篇題為《法國稱之為「背叛」的美國防務合同背後:秘密會談和一項隱藏議程》(Secret Talks and a Hidden Agenda: Behind the U.S. Defense Deal That France Called a ‘Betrayal’)的報導,根據對英美官員的採訪,在拜登就任美國總統後不久,澳大利亞就與華盛頓接觸,表達有意取消2016年與法國達成的常規潛艇合同,理由是澳擔心使用常規柴油動力潛艇航行範圍有限,很容易被中國人發現,而且首批潛艇需要15年才能下水,法國潛艇在交付時技術裝備就已經過時。而英美設計的可更寧靜航行的核動力潛艇艦隊,可以降低在南海巡邏時被發現的風險。當拜登政府開始認真與澳大利亞和英國討論其新戰略對抗中國時,法國與澳大利亞簽署的12艘潛艇的合同實際已經被判死刑。美澳英三國當然知道法國如果失去史上最大一筆軍工合同會是什麼反應,參與談判過程的人員被限制在極小範圍。

法國的憤怒等不需要多講了。9月20日,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昂在紐約聯大表示,拜登總統和馬克龍即將會面,屆時美國需要就本次AUKUS涉及的三件事情——核潛艇毀約事件、盟友信任出現危機,印太戰略排除法國向法國作出解釋。

法國總統馬卡洪2019年主持法國核子動力潛艦的完工儀式,示意圖。(湯森路透)

其實,站在性價比的角度,澳大利亞花了699億美元,當然要買交貨更早、性價比更好的商品,更何況苦於防務力量弱小的澳大利亞還得到了美國的即時支持:新三邊安全聯盟AUKUS成立後的第一個行動,據說是在18個月內「動員三國技術與海軍團隊,支援澳大利亞獲得核潛艇能力」。據澳大利亞防長達頓16日稱,澳大利亞將顯著加強與美國的軍事合作,包括飛機輪流駐紮、海上艦艇維護和加強地面演習等。美國防長奧斯丁也確認「將擴大美軍事力量在澳存在」。」 9月17日,澳大利亞防長彼得·達頓在接受澳媒「天空新聞」的採訪時,提到毀約的理由:「我們假裝好像明天訂購100艘潛艇的話,就能與中國這樣的超級大國競爭一樣,這是沒有意義的。」

那麼,這與台灣何干?別著急,請看澳洲防長說了啥。

AUKUS對台灣的意義

9月17日,澳大利亞防長彼得·達頓在接受澳媒「天空新聞」的採訪時,主持人問:「你覺得,未來是否可能會和中國發生戰爭?」

達頓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將話鋒轉到「台灣問題」上。他說:「中國在台灣問題上的態度非常明確;同樣,美國也非常清楚中國對台灣的意圖。沒有人希望看到衝突,但這確實對於中國人來說是個問題(a question for the Chinese)。」

「比如就像在香港一樣,他們是否決定對台灣做些什麼,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的反應是什麼,我們是美國的盟友,這已長達70年,所以我們需要現實一點。」

採訪中,主持人再次提及了美英幫助澳大利亞造核潛艇的AUKUS協議:「所以的確是存在這樣的可能性?(AUKUS協議中的)核潛艇把澳大利亞推到了前線。」

達頓強調了核潛艇對於澳大利亞的戰略意義,他說,「這對於中國,或者其他想要傷害澳大利亞的國家來說,能起到一種威懾作用。」達頓聲稱:「讓我把話說清楚:我們希望保持和平。但是你無法站在弱者的地位維持和平。」

當被問及圍繞台灣問題展開 「鬥爭」 的可能性時,達頓表示: 「我認為不應該被低估」。達頓稱,「整個地區的基地都在軍事化。」他指出,台灣和大陸之間存在大量的行動和敵意。

主持人提到這種看法:AUKUS協議讓澳大利亞面臨更大風險,實際上變得更加脆弱。達頓不認為這種看法有道理。達頓認為,與美英的合作才是澳大利亞國家安全的基礎。

英國首相強森與澳洲總理莫里森在華府會面,雙方因為核子潛艦訂單合約惹怒法國。(圖片摘自強森推特)

澳大利亞新聞網對這場採訪給出的標題是《彼得·達頓對可能中國開戰前景發出直言不諱的警告》。

中國外宣媒體評論對AUKUS協議有許多非議、指責,其有有一句具有實質意義:「澳洲擁有核潛艇的最大針對意義,就是針對南海和台灣,是對死撐第一島鏈的最後努力。」 美國媒體也如此看:這個新三邊安全聯盟(AUKUS)+四方機制(QUAD)+若干雙邊盟約,已經或正在連成一個包圍遏制中國的完整的網。

最後,我想提醒台灣方面的是:目前是國際局勢多變之時,大國的態度也時時在變,有時候一個大人物在短短幾天內的言辭就呈現極為矛盾的現象。比如美國總統拜登批准的AUKUS協議簽署之後,讓主要盟友看到美國還是可靠的盟友。但幾天之後,他在聯合國大會上的講話則呈現出另外一番姿態:「我們將支援我們的盟友和朋友,反對強國支配弱國的企圖,無論是通過武力改變領土、經濟脅迫、技術剝削還是虛假資訊。但我們不是在尋求一場新的冷戰,也不是在尋求一個嚴格按集團劃分的世界」——這番說話,路透社都指出其矛盾之處:你說要支持盟友,但法國這位盟友正為自己被拋棄深感羞辱與憤怒。更多的人則懷疑:既然不搞冷戰,不按集團劃分世界,那美國簽署AUKUS協議是為了防哪國?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更多上報內容:

何清漣:「中國模式」正在影響美國經濟政策

何清漣:習近平的紅色回歸並非閉關鎖國

何清漣:習近平的「紅色回歸」與培養「接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