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專欄:大選落幕在即 政變威脅盤據在美國天空

何清漣
·10 分鐘 (閱讀時間)

2020年美國發生的一切,導致這場大選成了一場精神拉力馬拉松,造成巨大的心理壓力。據美國心理學會(APA)10月下旬發佈的一項調查,68%的美國成年人說11月3日的選舉是巨大的心理壓力來源,2016年這一比率為52%,約增加16%以上。最可怕的是,這種心理壓力不會隨著11月3日美國大選落幕而結束。因為民主黨中的極左派已經宣佈,將有一個79天的動盪期,政變的方式也已經宣佈,民主黨黨魁之一的眾議院議長南茜裴洛西日前在官網上的宣告更是讓政變陰影籠罩在美國上空。

民主黨內部懷疑民調誇大了拜登優勢

美國幾十家民調參與了總統大選追蹤調查,雖然判斷不同,但主流媒體只播放拜登必贏的那幾家。但因為與現實距離太遠,最後在大選前不到半個月,民調專家在憂慮如果這次預測失敗之後,這個行業是否會跟著完蛋。除了民調專家自我懷疑之外,在福克斯新聞獲得的一份長達三頁的備忘錄中,拜登競選經理狄倫(Jen O'Malley Dillon)告訴支持者,最近的全國性民調顯示候選人的優勢領先是「誇大了」。狄倫告誡支持者:「我們不能自滿,因為最殘酷的事實是,川普仍可以贏得這場競選。我們掌握的每一個跡象都表明,這件事將會持續到最後一刻。」——美國左派們弄的民調最後連自家的出資者都不敢相信,這也算一種本事。讓人想起前蘇聯時代,蘇共總書記赫魯雪夫每天早上必做的一件事情是聽美國之音的俄文廣播,他不相信《真理報》。由於競選團隊掌握內部民調,她的這份被洩密的備忘錄引起一些擔心,這些擔心讓政變論變成公開的喧嚷。

作者認為,儘管民主黨認為Early Voting對本黨有利,但結果卻顯示政治版圖正在大重置(Great Reset)。(湯森路透)

民主黨陣營的各種政變論

儘管民主黨認為Early Voting對本黨有利,但結果卻顯示政治版圖正在大重置(Great Reset),有多份非民主黨民調預測川普將大勝。因此,民主黨中的極左派抗議者密謀在選舉日政變。他們在網上發佈一個視頻,稱聯邦雇員、特工有部分人將參加政變,從11月4日開始,他們計畫關閉、佔領華盛頓DC,直到就職典禮,強迫Trump離開白宮。視頻上的出場人物在地圖上指指點點,擺出一副前敵指揮的架勢,讓人看了頓生滑稽感。

Breibart獲得一份文件:左派人士擔心川普可能贏得明尼蘇達州的選舉,策劃大選後的「大規模動員」 ,準備佔領當地警局,拒絕承認大選結果。如果有人認為這是個別人、個別組織的行為,與民主黨無關,那麼請看民主黨眾議院議長南茜·裴洛西10月29日在其官網上以問答形式說的如下一段話: 「不管最後的計數,但在週二(11月3日)發生的選舉中,拜登將當選。1月20日,他將就任美國總統就職。因此,儘管我們不想過於自信或承擔任何責任,但我們必須為如何走上一條不同的道路做好準備。」

79天混亂動盪期

推特上流傳一條消息,川普如果當選,美國將進入長達79天的動亂期,即從11月3日開始,左派要發動街頭暴亂,阻止川普連任。這個計畫的提議者是吉姆·範德海(Jim VandeHei),美國左派陣營的宣傳幹將,他說的是78天,從11月4日開始算起。這位范德海曾在《華盛頓郵報》擔任國家政治記者,並曾擔任該報駐白宮記者,現為Axios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也是Politico的前執行編輯兼聯合創始人,非常親北京。

約在10月中旬,範德海在Axios發表一篇署名文章《選舉之夜及今後的78天:一種安全,明智的導航方式》(A safe, sane way to navigate election night — and beyond,Jim VandeHei)

這篇文章繼續重複他們炮製的謊言:川普會拒絕承認大選結果,並明確宣告:從11月4日到就職典禮,美國將經歷78天的戲劇和動盪,因為民主黨人不承認大選結果(這說明他們很清楚知道結果是什麼)。他給民主黨陣營出的主意是:

第一拖延宣佈大選結果以贏得時間,從而取得翻盤機會。文中1、2兩點講的都是這個策略。因為民主黨以病毒為由,要採取大規模郵寄選票的方式,不少民主黨州要求郵寄選票需要在大選後數天才能清點完畢,因此,當天不能宣佈誰是大選的勝者。

第二,川普在大選之日會贏,但這是「紅色幻像」(Red Mirage),因為民主黨會有更多的郵寄選票(其實是製造出來的假選票,這種把戲是民主黨的慣技),只要延長接收郵寄選票的時間,民主黨就能讓「紅色幻像」消失,贏得大選。

第三,要求民主黨人控制資訊,不要分享不利於民主黨的資訊(即中共宣傳部門經常發出的「不造謠傳謠」之類);重複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的謠言,並提點他的特定讀者要對此加以利用(他對實際干預美國大選的中國隻字不提,因為這位範海姆是親北京者,Axios上有中國的專欄,態度非常友好);最後要求民主黨人不要對外透露各種選舉訴訟對自己不利的消息,以穩定軍心。

推特上流傳一條消息,川普如果當選,美國將進入長達79天的動亂期。(湯森路透)

鑒於民主黨陣營蓄意所為的大量選舉欺詐,共和黨主要尋求法律途徑解決,選前已經有各種訴訟,僅以德克薩斯州為例,民主黨多年來在此大規模安置非法移民,希望改變這裡政治版圖。早在2019年,該州州務卿辦公室發現,大約有95000名被DPS識別為非美國公民的人在德克薩斯州擁有相匹配的選民登記記錄,其中大約有58,000人在一次或多次德克薩斯州選舉中投票。」這招被查獲之後,民主黨今年在投票方式上不斷創新,德克薩斯州法律允許在哈裡斯縣對殘疾選民進行路邊投票,但該縣民主黨卻讓直通車投票對所有選民開放,共得到12.7萬張選票,這些選票沒有身份證,只有駕駛執照,該州非移可以領駕照。

我所居住的新澤西是個深藍州,一向是民主黨作弊重鎮,《紐約郵報》於8月29日刊登了一篇《有關選舉欺詐的自白:我是操縱郵寄選票的大師》,其中手法之多,令人吃驚。還有一起是郵遞員故意扔掉川普選票,更有消息揭露五分之一的郵寄選票作弊。這麼多的作弊,讓本州選民不敢郵寄選票。新州共有640萬註冊選民,目前收回的僅百余萬張,不到寄出去的四分之一。其餘500萬多萬選民寧可在大選日排隊投票,也不願意郵寄選票。

民主黨費盡心機要郵寄選票,並鼓動早期投票,但從全國的情況來看,並沒達到民主黨想達到的目標。彭博社對早期投票最多的德克薩斯州作了番調查之後,分析說,截至10月30日,早期投票900萬,已經超過2016年的投票總數870萬。雙方都不知道誰將從這次新增選票中受益。拜登的領先優勢非常窄,但是在競選的最後幾天,可靠的共和黨人全面動員起來了,因此認為民主黨贏了德州是過早的樂觀。

政變是否能成為現實?

民主黨的眾議院議長南茜·裴洛西這幾天處於亢奮之中,因為她已經決定不管大選結果怎樣,拜登都會成為美國總統,目前她的議程已經進入如何處置失去總統之位的川普。那麼,她的政變能否成為現實?

我認為,這可能是她與民主黨極端派的美夢。

第一,時移勢易,目前美國的民意所向與今年5月25日佛洛德事件發生時完全不同。

黑命貴(BLM)運動從5月25日開始,挾民主黨之威與多年反種族歧視的政治正確話語權,讓「取消員警」(Defund Police)成為一時橫行的口號,各民主黨州的州長都放任BLM打砸搶燒殺,造成的損失非常巨大,到7月初才一個多月,整個輿論就轉向了。10月1日,哈佛大學美國政治研究中心/哈裡斯民意測驗所調查的1,314名登記選民中,有超過三分之二的人希望恢復法律與秩序(Law And Order),對執法人員的 好感遠超過對「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的認同(51%),Antifa則只得到14%的認同。

美國人無法再忍受民主黨出於一黨之私,因為敗選而放縱暴徒打砸搶。

第二,7月15日,美國全國員警組織聯合會(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olice Organizations,簡寫NAPO)公開表示將在2020年大選中全力支持川普連任。協會主席邁克·麥海爾(Michael McHale)說:「在許多人對員警不公平地指責時,川普總統的支援特別重要,尤其是他指示司法部長採取措施保護警員免遭襲擊。」

這個組織成立於1978年,代表全美超過2000家員警組織和協會,會員約35萬,該協會在致川普總統的一封公開信中說:「我們的支持是對你堅定而公開地支持我們在前線人員的認可,尤其是在這麼多人對我們的會員進行不公平和不準確的指責的時候。」

拜登的支持者中有43%的人不會接受川普的勝利,但只有22%的拜登支持者表示將進行街頭抗議甚至暴力。(湯森路透)

第三,不接受大選結果的人,在民主黨內也不是主流。路透社/益普索是民主黨的鐵杆支持者,該機構從10月13日至20日進行的調查顯示,拜登的支持者中有43%的人不會接受川普的勝利,但只有22%的拜登支持者表示將進行街頭抗議甚至暴力。

我相信,在持續大半年的選舉緊張壓力下,一些人會因失敗去抗議、宣洩,但持續78天的犯罪暴力活動,那22%的人大部分會退卻。

11月2日,美國已經為3日的大選活動做了準備。司法部長巴爾已經派出司法人員到大選作弊最嚴重的各郡縣去監督大選。(圖片)幾個在BLM暴力活動中受損最重的城市,如紐約、華盛頓、波士頓等商家也開始在外牆釘上木板,防止遭受破壞。11月3日之後,這場讓世界都牽掛的美國大選將以什麼方式寫續篇,我們拭目以待。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