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專欄:從富察的「性別歧視」風波談美國第四代人權的新方向

何清漣
·10 分鐘 (閱讀時間)

想寫這篇文章的緣由,是因臺灣八旗出版社總編富察先生一句「女性歷史感整體上不如男性」引來「性別歧視」的聲討,甚至有人表示再也不買八旗的書了。臺灣左派這些年跟著美國左派走,萬事都將美國左派那套奉為圭臬,因此我覺得有必要寫一下這個話題。本文闡述美國左派推行的第四代人權與它的衍生物第四代女權,並附上相關法律連結。我相信臺灣人當中大多數具備常識與獨立思考能力。

美國第四代人權的吸麻權

先說吸麻權。2020年11月3日大選之夜出現了奇詭的「拜登曲線」之後,美國大麻法律改革組織(NORML)副主任保羅·阿爾門塔諾(Paul Armentano)克制不住自己的興奮之情,立即在《國會山報》發出早就準備好的文章,聲稱大選夜這天,有一個無可置疑的贏家,它不是川普也不是拜登,而是大麻。因為就在當晚,2020年11月3日大選之夜,俄勒岡州通過「110法案」,成美國首個將海洛因等「硬性毒品」合法化的州,《今日美國》報導稱,新澤西州、南達科他州、蒙大拿州、亞利桑那州都在11月3日當天都通過了成年人使用大麻合法化的法案。(These states legalized recreational marijuana on Election Day,Jay Cannon,USA TODAY)

這裡必須談談俄勒岡州,這個州是美國放寬毒品管控的先驅。1973年,它是美國首個將持有大麻非刑罪化的州。這個州的Antifa在2020年充分展示了他們大亂天下的能力,波特蘭就是他們的基地。

在大選月內,美國民主黨掌控的眾議院就通過了旨在結束聯邦大麻禁令的《大麻機會再投資和刪除法》(Marijuana Opportunity Reinvestment and Expungement Act of 2020」 or the 「MORE Act of 2020」)進行了投票,該法案將大麻合法化。這是聯邦國會首次審議並批准大麻合法化法案。(Cannabis In 2021: What Do the Election Wins Mean? Fri / Jan 1st by Cara Wietstock)從幾乎所有方面來看,2021年對於不斷增長的大麻空間來說都可能是巨大的一年。大麻產業界已經樂觀地預言,由於大麻改革得到了兩黨的廣泛支持,新合法化的州有可能成為聯邦改革的推動力。

上述情形表明,長達40年的大麻人民戰爭終於結碩果。須知,1968年反越戰時,毒品與性亂交成為反戰青年的標配,隨著遊行隊伍漫捲美國50個州,尼克森啟動的反毒品戰爭最後輸給了大麻的人民戰爭。2008年,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歐巴馬贏得大選,他公開聲稱自己年輕時抽大麻,這種對大麻的親和力一下讓美國各州更肆無忌憚地開始對大麻友好。2012年,華盛頓州和科羅拉多州分別通過《科羅拉多州修正案64》(2012 Colorado Amendment 64)和《華盛頓倡議502》法案(Washington Initiative 502),在世界範圍內率先實施娛樂大麻合法化,更是開啟了美國娛樂大麻合法化的新時代。

GALLUP歷年民意調查中支持大麻合法化人數占比。(圖片由作者提供)

從蓋洛普歷年民調的曲線變化可看出,據蓋洛普(Gallup)調查,2000-2009年間,同意大麻完全合法化的美國人所占比例從31%上升至44%。但從2009年-2011年才兩年,猛升了5個點。這與當時的總統歐巴馬的支持很有關係。

歐巴馬當初在競選參議員期間,在西北大學一次辯論中,曾發表對尼克森禁毒戰爭的看法:「禁毒戰爭徹底失敗。我們需要重新考慮關於大麻的法令,令其合法化。」他曾坦承自己青年時曾吸過毒,這種演說肯定讓美國不少吸毒者產生共情。

在為大麻合法化奮鬥的人民戰爭中,美國大學生是主力,每年都會排出對大麻友好的大學Top 10、Top 20。加州伯克利學院以其對大麻友好聞名全美,每年4月10日的大麻節是該校學生的狂歡日。全世界生產的毒品60%以上輸往美國,自2002年以來,美國吸毒者占全美人口的8.2%。

密西根大學的Monitering the Future於2018年9月發佈的報告稱:

1、41%的學生使用過非法藥物。

2、38%的在校大學生嘗試過大麻。

拜登讓美國迎來一片綠

在美國大麻合法化並不是一個邊緣問題,而是一個正被美國政界主流所接受的問題。民主黨刻意改造美國人的生活方式,其中包括一點:為美國迎來一片綠,讓全美50個州遍種大麻,成為大麻之國。在美國麻民無數次遊行要求大麻合法化時,他們高舉的美國國旗是這個模樣:

美國多地大麻製品企業更是紛紛推出「疫苗換大麻」計畫,從1月初開始,在密西根州、加利福尼亞州及華盛頓特區等多個允許合法使用大麻製品的地區,陸續有大麻製品企業對外宣佈,當地市民可憑藉接種新冠疫苗的證明,前往參與本計畫的大麻商店領取免費的大麻製品。大張旗鼓地在全美啟動其合法化進程。(《新「流量密碼」?美國多地大麻商家打廣告:打疫苗就免費送大麻》,2021年01月22日)

從幾乎所有方面來看,2021年對於不斷增長的大麻空間來說都可能是巨大的一年。(湯森路透)

大麻在美國已經產業化,丹佛大學這類名校已經紛紛開設大麻課程,從生產、製作到銷售,植物學(農學)、商學院等火力全開,說要為美國培養新一代大麻企業家,這事兒,得等我專門寫篇文章,這裡只提個梗兒。而且,美國消費全世界60%以上的毒品,大麻全國鋪開,少數州的冰毒、海洛因解禁跟上,將重塑世界毒品產供銷生產鏈,是件很大的事兒。

白宮在大麻合法化上的矛盾舉措

3月19日,白宮解雇5位吸食大麻的職員,將其餘數十名調整到邊遠崗位。全美大麻產業協會首席執行官Aaron Smith表示,白宮「最後五位總統中的三位,包括現任總統的前任老闆,都承認食用大麻。因此,這一解雇行動的想法是可笑的」。這位執行官提到是的三位是小布希、克林頓、歐巴馬,執行官沒提到的還是現任副總統賀錦麗,這一聲稱表明一點:在美國大麻合法化並不是一個邊緣問題,而是一個正被美國政界主流所接受的問題。

白宮將一些吸大麻的職員解雇或者調離,其實是承認大麻存在副作用,影響工作。在此情況下,卻放任全美人民自由吸麻,這種結果會導致吸麻高發區將無合格的勞動力。

第四代女權失去方向,正被其他人權排擠

從近現代以來,人權與女權是同步發展:第一代女權要的是政治權利,主要是投票權與參政議政的權利;第二代要求的是經濟權利,就業平等、同工同酬。第三代人權是性多元化權利,同一代女權則以性解放訴求為主。第四代人權中,美國納入了同性婚姻、變性權、吸大麻權,BLM(黑人在教育、就業方面優先,還可獲得巨額經濟賠償),個別宗教不能被批評,有關黑人與穆斯林的人涉及犯罪的報導要隱去種族、宗教等等;第四代女權當然與人權的進步同等,這些都未將女性排斥在外,女性們總得要求為女性增加點什麼,於是任何事情都能扯上性別歧視,極端者主張進入婚姻不盡傳統妻責,包括生兒育女這種生理特點決定的責任,男性也應該同樣,西方社會非常開通,政府與企業為男性放生育假,但無法讓男性懷孕。在性滿足隨處可得、女性排斥家庭責任的情況下,男性不少選擇不婚,這也導致婚齡女性錯過婚姻。不少人在40多歲以後失去婚姻機會,成為社會原因產生的同性戀,然後與同性伴侶結婚,有的還收養孩子,扮演家庭。好在以美國為代表的一些國家已經將同婚合法化,第四代女權造成不少女性失婚後可以組織同婚家庭。

第四代女權與穆斯林信仰之間的衝突,在西方(包括美國)因為女權主義者自覺退讓,遵從該宗教對女性地位的規定,到了當地更是穿上罩袍,倒也相安無事。3月17日,拜登的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丁(Lloyd Austiinis)公開表示,美軍的優先事項就是在其決策過程中優先考慮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變性人和雙性人的職務晉升等權利 ,這點也沒將女權拉下。

在第四代人權中,美國納入了同性婚姻、變性權、吸大麻權等等。(湯森路透)

但有件事情讓女權人士當中的部分人感到不妙:拜登入主白宮的第一天就簽發了一項總統令,美國的學校應該允許學生按照其選擇的性別的身份來參加體育運動。這在歐巴馬第二任期已經發生,不少變性人與心理自我認同為女性的生理男性參加了女性運動會,摘走金牌,讓許多準備了多年的女運動員就此與金牌無緣。愛達荷州曾出現過自認為女性的男子參加女性運動會拿走金牌之事,在2020年曾通過一部《女性運動會公平法》(Idaho Fairness in Women’s Sports Act) 。2021年3月11日,密西西比州共和黨州長泰特‧裡夫斯(Tate Reeves)簽署了一項《密西西比州公平法》(Mississippi Fairness Act),禁止變性人參加密西西比州的女子運動比賽,從而保護女子體育運動的公平性。該州議會隨後以81對28票通過法案。但這只是兩個州,全國女子運動會尚無法律禁止自認女性的男子參加女子運動會。

美國的第四代女權主義還將面臨許多新問題,比如麻塞諸塞州已經有劍橋(Cambrige,哈佛大學所在地)與索馬維爾(Somerville),兩地通過多配偶制家庭合法化,即一個家實行開放婚姻,可以有多個丈夫與妻子;一個人可以在多個家庭中擔任丈夫或妻子。按照以往的經典說法,一夫一妻制是保護女性在家庭中的權益而產生的進步的家庭形式,第四代女權主義者在支持這種女性權益時,是否該考慮女性在這種婚姻中是得到的更多還是失去的更多?

2019年我到臺灣時,曾明言臺灣民進黨在意識形態上親美國民主黨與左派,這當然是臺灣左派的自由。但是,美國如今這第四代人權出來後,法國、德國輿論上都有微詞,希望一些進步的臺灣青年在追隨之前多想想,何者可效法,何者不可效法。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更多上報內容:

何清漣:趙婷一部影片帶出了中美兩國的社會病

何清漣專欄:北京為美國劃定的「三條紅線」為何只剩一條?

何清漣專欄:盟友冷落美國 拜登病情成反思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