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專欄:武漢肺炎的中國輿論「拐點」

何清漣
上報

武漢肺炎從中國發源,截至2月28日,全球已有52國染疫。並且已經形成三個傳播中心:以中國為中心的亞洲尤其是東南亞區,其中南韓、日本等國的疫情嚴重,日本政府現在採取消極對應措施;以義大利為中心的歐洲連環爆發,到2月27日為止,21個歐洲國家均出現病例;以伊朗為核心的中東十餘國盡皆爆發,至2月28日止,伊朗已成武漢肺炎死亡率最高國家。

但疫情在全球蔓延不重要,在北京看來,重要的是先製造輿論拐點,讓一切變得於中國有利。

2月26日:中國從病毒輸出國成受害國的「拐點」

武漢肺炎本來是中國輸出到世界各國,經WHO總幹事譚德賽2月15日在慕尼克安全會議上發表講話,盛讚中國為從源頭控制疫情所採取的強而有力防控措施令人鼓舞,中國為此付出了巨大代價,為世界各國對抗疫情贏得了寶貴的機會之窗,立刻就將中國從病毒輸出國變成了抗疫第一國,有了這荒謬解說墊底,中國政府包括部分民族主義感強烈的中國人,突然發現輿論戰可以仿照譚德賽幹事長指出的光明大道。

2月26日這一天,中國政府讓「愚人節」提前來到。這一天發生了三件大事:

一、掌握公佈世界疫情大權的WHO終於宣告:疫情2月26日出現了「拐點」——在中國境外確認感染病例數字首度超過中國國內,這一發現,環球網如獲至寶,立刻發表消息,盛讚中國政府控疫有方,迎來了拐點。第二天, 環球網繼續不辭辛苦地從WHO搬運消息,「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當地時間2月27日發佈的全球最新疫情資料,過去24小時全球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1185例,其中中國境外新增746例,中國439例。至此,中國境外日新增確診病例已連續第2日超過中國。」此話彷彿宣示,因武漢肺炎肆虐而痛苦不堪的中國,因為 「他國人染病比我中國多,我就贏了」,該報主編及編輯是什麼心態?就是典型的「東亞病夫」心態,而且病在靈魂。

二、2月26日,北京市舉行第32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主題是新冠肺炎在海外擴散,北京作為國際性都市將如何加強防控?北京市衛健委新聞發言人高小俊在會上表示,對來自或去過國家疫情嚴重地區人員,按照北京市規定,要接受居家或集中隔離14天,主動服從社區管理,防範疫情風險——從武漢封城以來一個多月,只見他國對來自中國疫區的人禁入、檢查、要求隔離,在中國方看來,128個國家對中國採取禁入或部分禁入規定,是剝奪了中國的入境尊嚴,如今北京作為國際性城市,終於可以對來自其他疫情嚴重國家的人採取同樣措施了,還有比這更痛快的事情麼?當天,成都開始查找82名韓國人,以防疫情「倒灌中國」。

三、2月26日,寧夏中衛市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指揮部發佈公告,當日該市發現一境外輸入型新冠肺炎病例,從伊朗經莫斯科回國。伊朗雖然是中國友國,而且表示決不歧視新冠病毒,但中國準備歧視伊朗了。

為了不辜負2月26日的武漢肺炎國際疫情「拐點」到了這一大好形勢,中國專家開始助攻了。鐘南山這位「防疫國寶」駐蹕之地是廣州,廣州市政府新聞辦於2月27日在廣州醫科大學舉辦疫情防控專場新聞通氣會,身為「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鐘南山稱:「對疫情的預測,我們首先考慮中國,沒考慮國外,現在國外出現一些情況,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武漢肺炎源於中國本是毫無疑義之事,WHO幹事長譚德賽在慕尼克安全會議上,為中國向國際社會甩出了第一大鍋(撇清責任),稱「中國犧牲自己,成為世界第一抗疫國,為世界抗疫贏得了『機會視窗』」,不料各國不珍惜中國犧牲自己為他國贏得的「機會視窗」,惹疫上身,老專家鐘南山現在乘國際疫情拐點來到這大好時機會,向國際社會甩出了第二口大鍋:病毒來自中國之外。

同一天,美國CNC發佈美國疾控中心宣佈的疫情消息,其中疾控中心官員講到「CDC confirms first coronavirus case of "Unknown" origin in US. 」(美國發現第一宗未知明確原因的冠狀病毒感染),立刻被中國網站打上中文字幕「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承認第一個新肺病毒起源於美國」,在國內網站上轟傳,讓一幫子愛國小粉紅激動得不行。

誰也沒有想到,一場武漢肺炎竟然成了中國構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湯森路透)

政治站隊高於一切,伊朗現成為疫情第二嚴重之國

截至2月26日,伊朗的武漢肺炎確診人數為139人,死亡人數為19人,死亡率約13.6%,冠絕全球,是中國以外死者最多的國家,就連伊朗的衛生部長也因武漢肺炎收治。但伊朗官方的作為很像它的盟友中國政府,遲至2月19日才首度公佈疫情,指當地有2名確診病人,同日宣佈死亡。一個星期之後,疫情以倍數級蔓延,但伊朗總統魯哈尼遲至2月26日仍然表示伊朗絕不會隔離城市,只會隔離個人,更指「每天都有人因為感冒、流感而死」,「不必汙衊新冠狀病毒」。

香港01發表的文章標題是《伊朗究竟做錯了什麼?》,指出兩個原因導致伊朗疫情嚴重:首先,伊朗官方將新冠肺炎比作感冒的態度,加上魯哈尼將疫情比作美國制裁一般「恐懼大於實際」的威脅,讓人擔心政府因為各種境內外政治原因,而未有實事求是的應對疫情。另一個原因則認為伊朗因飽受美國制裁,導致醫療體系落後,沒有足夠能力去應付武漢肺炎疫情。

美國早就成了共產極權、宗教極權國家清洗自己各種罪孽的污水桶,不管它們遭遇什麼壞事,哪怕與美國沒半點關係,在這些國家的宣傳機構與中國的大外宣那裡,罪魁禍首總是萬惡的美帝。近年來,中國已經成為中東和北非最大的外國投資金主,全世界最大的原油消費國,而中東也視中國為紓困的救世主,反美更是成了中國與伊朗的共同點。BBC於2月27日發表《肺炎疫情:這些國家爭相示愛取悅北京背後的考量》一文,指出在這次武漢疫情爆發之後,中東各國爭相向北京「示愛」,力圖贏得中國這個日漸重要的夥伴的青睞。有口頭表示友情關愛的,有慷慨解囊提供物資的,在中東和北非部分地區,取悅北京似乎成了不少國家的重要任務之一,為此甚至與對手競爭。對中國的支持不僅來自以沙特(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一方,還來自伊朗及其盟友,以及以色列、卡達和土耳其。

其中,伊朗當然最堅定,伊朗外長紮裡夫2月4日用中文連發推特,稱讚中國的抗疫努力,並且引經據典展示愛心:「在同我的好朋友、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的通話中,我對中國抗擊疫情的成功舉措表示讚賞和感謝,中國不僅制止了疫情在國內惡化,更阻止疫情向國際蔓延。我們譴責美國趁人之危的做法,比起2009年美國對H1N1流感的防控,中國顯然更負責任、也更成功。」

概言之,伊朗錯將防疫當作政治站隊,以為只要堅決反美並緊握中國的手,就能將武漢肺炎拒之門外,可惜瘟疫無情,面對滿國蔓延的武漢肺炎,只能痛駡萬惡的美帝,靜待北京的慷慨援助。

病夫心態:民主國家連抄中國作業都沒抄好

武漢肺炎爆發並流播世界之後,由於各種原因,不少國家的防疫工作做得不好,日本、南韓相繼失陷,義大利更是成了歐洲的武漢肺炎病毒傳播中心,引發連環爆發,到2月27日為止,歐洲已經有21個國家發現病例。面對蔓延的疫情,歐洲除了義大利宣佈對北部倫巴第和威尼托(Lombardy and Veneto)兩個地區的十幾個市鎮施行隔離封鎖,但米蘭、威尼斯等重要城市仍然淪為疫區。歐洲各國雖然恐慌,卻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像中國那樣,在1月20日至2月20日這段時期省自為戰、城自為戰,對外封鎖道路,對內封閉社區,以防止疫情蔓延。

這裡當然有各種原因,以韓國為例,在2月18日新天地教會發生數百人群聚感染之前,韓國人以為這只是中國人帶來的病毒,要求來韓的中國人自覺隔離14天,部分民族主義者戴上口罩上街遊行,舉著各種「中國人滾回中國去」的橫幅並高呼口號,但政府考慮經濟利益,不肯斷航,終至淪陷,並讓大邱市成為韓國的「武漢」。義大利更是反應遲緩,雖然宣佈斷絕中國的直航,並按世衛指引錯將臺灣也列進去,但卻不拒絕繞道進入義大利的中國人——義大利的中國人主體來自溫州,而溫州是中國僅次於武漢的二號疫區。

日本、南韓、義大利等民主國家失守,讓中國的小粉紅們無比得意,一位劉斯郎寫出了一篇曠世奇文《為什麼中國控制住了疫情,多個發達國家卻控制不住大爆發了?》,總結了幾條:1、制度漏洞導致政策的拖拉;2、社會民眾防範意識較薄弱;3、社會經濟的根基很不穩固。主要意思就是:民主制度的軟弱、扯皮,遠不如中國專制極權體制有效,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民眾素質決定義大利在關鍵時刻掉了鏈子。最重要的是,中國之大無幾個國家能及,武漢一地出了事,全國幾十個地區養著供著,而民主制國家幾乎沒有一樣中國具備的上述優勢。該文以美國的CDC為例,認為醫療體系的漏洞放大疫情,被神話的西方資本主義醫療體系,在現實面前顯得不堪一擊。最後,作者引述WHO總幹事譚德塞盛讚中國社會動員能力的名言「我一生從未見過這樣的動員」,以及譚同志此前多次對中國政府防疫舉措的褒揚,痛斥日韓義大利:你們這些民主國家連抄中國作業都抄不好。

一個刻意隱瞞疫情,向世界傳播病毒,還努力推諉卸責的國家,如今一邊廂想尋找病毒來源的替罪羊,一邊廂無恥之極地用輿論戰方式顛倒黑白,刻意營造輿論拐點,如此種種,讓我相信:一個在20年不到的時間內經歷了SARS與武漢肺炎的政府,還會再經歷這樣的災難。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武漢肺炎衝擊⑤ S大的六大防疫法寶!|

【影片】武漢肺炎衝擊① S大:看屋留意這三點|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