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中國不會將雙足陷於阿富汗這帝國墳場

·8 分鐘 (閱讀時間)

美軍既已撤出阿富汗,短時間內自然不會再去。這個將周邊四鄰與美國等西方國家折騰了整整20多年的國家,世界得面對,而面對就得考慮兩個問題:首要問題當屬是否承認塔利班政權,其次則是誰來接盤充當接盤俠(主要經濟支持者)。該地經濟結構千年不變,近20年間人口增長約一倍:美軍進入的2001年,阿富汗人口為2161萬,2020年人口為3892.8萬人。當地資源無法支撐如此龐大的人口,全賴美元澆灌。美國等西方國家踴躍接收難民就算達到100萬之數,該國人口壓力依然存在。

唯一的懸念:大國當中誰會最先承認塔利班政權?

按目前態勢,國際社會最後承認塔利班政權似乎不成問題,聯合國接納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作為成員國也沒有疑義。剩下的唯一懸念就是,大國當中誰是首個承認塔利班政權的國家?

全世界齊刷刷地將「首承國」的重任放在中國身上,中國政府的表現也很符合世界期望。8月16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已表示,「阿富汗局勢發生重大變化,中方尊重阿人民的意願和選擇」;19日,塔利班發言人沙欣接受中共官媒環球電視網(CGTN)專訪時,稱塔利班與中國關係很好,未來希望中國能對建設阿富汗做出貢獻。此前與中國外長王毅會見時,塔利班負責人聲稱,決不允許任何勢力利用阿領土做危害中國的事情。這種配合默契的舞臺劇似乎表明,中國將當仁不讓地做「首承國」。

但法國政府卻不容中國獨自掠美。8月18日,法國外交部長讓-伊夫-勒德里昂為塔利班政權獲得國際承認設定5個先決條件,依次是:第一,塔利班允許那些因為害怕而想離開這個國家的阿富汗人離開;第二,塔利班必須非常具體地確保恐怖主義不會在阿富汗找到庇護所;第三,塔利班必須允許人道主義援助抵達阿富汗領土;第四,塔利班需要尊重權利,尤其是婦女的權利。塔利班宣佈他們會尊重人權,那他們就必須去踐行;第五,塔利班必須組建一個過渡政府。

按目前態勢,國際社會最後承認塔利班政權似乎不成問題,聯合國接納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作為成員國也沒有疑義。(湯森路透)

這五個條件對於塔利班來說,是輕輕一抬腿就能跨過的標杆:一、目前拿到外國簽證的阿富汗人正陸續離開,其中有一些受阻撓的,但遠遠少於離開的人數;二、塔利班從來就沒承認過自己是恐怖主義,當然也不會為恐怖主義找庇護所;三、塔利班此時正需要各種人道主義援助,法國提出這點,好比塔利班想打瞌睡,馬上就有人送上枕頭;四、塔利班8月18日發表首次公開聲明時,承諾致力和平並在伊斯蘭教允許的框架內尊重婦女權利(事實表明,世界都很尊重伊斯蘭教);五、塔利班正在組建政府。

鑒於此,唯一的懸念就是中、法兩國誰成為「首承之國」? -- 當然,各國也可以外交溝通,同時承認,以免成為國際輿論的標靶。只要兩國有一國率先垂範,絕大多數國家會跟進。據英國《每日快報》網站近日消息,美國政治風險分析師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表示,塔利班的勝利可能指日可待,英國、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可能別無選擇,只能與他們的敵人談判。科爾還預測,一旦有一兩位全球領導人承認塔利班是阿富汗的合法領導者,多米諾骨牌效應將在各國之間形成。

阿富汗現有資源難以養活4000萬人口

2001年,塔利班政權倒臺之後,阿富汗的經濟得到了重大改善。這主要是由於超過20億美元的國際援助,讓其農業生產日漸恢復,市場機制亦得以重新建立。阿富汗的經濟結構幾乎是千年不變,農牧業是阿富汗國民經濟的主要支柱,農牧業人口占全國總人口的近7成,耕地不到全國土地總面積的10%。在非法經濟中,鴉片是頭號支柱,阿富汗是全球最大鴉片生產國。聯合國估算,2017年高峰時期,僅鴉片種植戶的銷售就達到14億美元,相當於當年GDP的7%。

但有一條必須指出:美軍進入阿富汗總共花了2.2萬億美元,這麼巨額的資金投入當然會對阿富汗的民生產生涓滴效應,其中之一就是阿富汗人口在20年間將近增長一倍。如今的阿富汗,依靠傳統經濟與鴉片很難養活將近4000萬人口。

美軍撤離阿富汗之後,財路斷絕,阿富汗將出現經濟困頓之局。於是,世界不約而同地想到中國將會充當「接盤俠」。

中國如今這麼高調,與塔利班的合作事實上也早就開始,今後也將緊密合作。不過,這與美國這種無條件的接盤俠有很大不同。因為中國的中東政策基本調門是:加強經濟合作。因為中國的能源進口第一大來源就是中東地區,該地區持續不斷的衝突可能會損害中國的利益。但中國一定要保持「不干涉、無附帶條件投資」的對外政策,包括不介入衝突、不干涉他國內政,要點是與衝突雙方都保持良好關係。

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8月18日回答記者就有關塔利班的提問時表示,中方期待塔利班與阿富汗國內各派「通過對話協商建立開放包容的政權架構,實行溫和穩健的內外政策,切實保護外國在阿富汗的機構和人員安全」;並表示,中國期待塔利班「堅決打擊包括『東伊運』在內的各類恐怖主義勢力,切實履行不允許任何勢力利用阿富汗領土威脅安全的承諾」。

趙立堅其實已經將牌攤在桌面上了,中國與塔利班之間的合作重中之重將在這點,並非中國在阿富汗有什麼了不得的經濟利益。儘管阿富汗的地理位置讓其有成為巴基斯坦和其他中亞國家之間的交通樞紐之遠景,但動盪的政治局勢導致這優勢蕩然無存。北京一直將阿富汗視為安全風險,在連接阿富汗瓦罕走廊與中國新疆的道路問題上,中國和阿富汗也有分歧。相比在阿富汗的經濟利益,中國在整個中亞地區的利益更加重要。

中國會因為反「東伊運」的關係,與塔利班「友好合作」,但決不會將自己的雙足陷於這個「帝國的墳場」。(圖片摘自中國外交部)

塔利班確實聲稱「決不允許任何勢力利用阿領土做危害中國的事情」,但中國積多年在中亞地區的外交經驗,知道這些友好夥伴的承諾完全是看在金錢的面子上。巴基斯坦號稱中國的鐵杆盟友,被中國稱為「鐵巴」,這些年與中國進行的反恐合作,其實是「養寇自重」。多年來,巴基斯坦「發展經濟」的各種措施當中,其中一條就是爭取外援。窮困地區的部落為基地組織提供活動基地,巴國政府則以支持「反恐」為名向外國要援助。2001年,美國為配合反恐,給其200億美元援助;2010到2014年間,再給75億美元援助。這一期間,因美國在巴基斯坦境內再三對阿富汗邊境附近的伊斯蘭武裝力量發動導彈襲擊,美巴關係進入緊張狀態。至2011年,美國特種部隊突襲擊斃賓拉登之後,兩國幾乎反目。在這種情況下,巴基斯坦轉而將中國看作另一個重要的「外援」提供者。

塔利班早就學會巴基斯坦這種養寇自重的模式,二十多年前塔利班掌權時,也有過類似的承諾。

在與塔利班的談判協商過程中,北京的優勢是在一段不短的時間內,中方將成為塔利班政權唯一的重要經濟來源。但北京也非常清楚,阿富汗號稱「帝國的墳場」,遠的不論,就以二戰以來的歷史觀之,英國、前蘇聯、美國等多個大國在那裡折戟沉沙,中國當局還未狂妄到以為自己比這些國家都高明。基於此,我判斷,中國會因為反「東伊運」的關係,與塔利班「友好合作」,但決不會將自己的雙足陷於這個「帝國的墳場」。(本文經作者授權刊出,原標題為「美國撤退後,誰當阿富汗的接盤俠?​」原出處)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更多上報內容:

何清漣:調整公私權重,中國民企準備好了嗎

何清漣:李顯龍說出美國盟友的心裡話

何清漣專欄:劈開旁門見月明—薦余杰《清教秩序五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