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中國模式的意淫-各國防疫沒抄好中國作業

何清漣
上報

中國疫情據說現在正在下降,只是復工困難重重。有點獨立思考能力的中國人均知這是疫情資料造假。北京帶著世衛組織訪華專家組逛了一圈防疫示範單位之後,其組長布魯斯·艾爾沃德博士(Bruce Aylward)感覺自己已經登上過巔峰——看到了應對的可能性。表揚中國:「中國的抗疫方式是可以複製的,但需要速度、資金、想像力和政治勇氣。」一時之間,中國互聯網上充斥著「中國又贏了」,「西方國家連抄中國作業都沒抄好」的說法,認為中國體制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將西方甩了幾條大街都不止。

「我們又贏了」:意淫直指制度層面

《疫情過後 中國或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贏家》堪稱中共「制度自戀」的顛峰作品。這個視頻用華麗之極的解說吹噓了幾點:一、「中國通過這次疫情,成功地向世界展示了自己的舉國動員能力。實地進行了一場史詩般的戰略物資配置。這讓各個國家對中國充滿了敬畏,從而達到了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目的」,並自我表揚為「上兵伐謀」;二、展示中國拉抬股市之功,諷刺美國股市因疫情大跌;吹噓「中國順理成章地成了各國資金的避風港,成為最後的真正的贏家」;三、最離奇的是自稱中國人的價值觀在疫情中瞬間改變——誰都知道,連上帝勸人向善都不是瞬間能夠成就之事,中共太祖毛澤東倒是吹噓過毛思想的威力,但也得承認思想改造是個長期過程。

整個視頻的宣傳主旨就是中國的制度遠勝於西方。在中國政府及部分中國人眼中,西方國家的防疫,簡直是漏洞百出,且不說疫情嚴重的韓國、義大利、日本,法國、德國等天天被中國的小粉紅們數落嘲笑,目前他們正在等待的就是美國防疫出大紕漏,導致2020年大選形勢逆轉。聽著這部視頻那鏗鏘有力的趙忠祥開創的央視體解說,中國政府及小粉紅們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其實,只有結尾中「變不利為有利,化腐朽為神奇」說對了,不過都是紙面勝利罷了。接下來咱們看看中國防疫體制的「腐朽」在哪。

中國「神奇」防疫如何實現的?

中共政權是世界上少有的幾個掌握三個壟斷權(政治、經濟與資源、輿論)的政府,防疫依賴的其實就是幾大招:

第一步,先封住國內人的嘴巴,射殺帶壞消息來的人,李文亮等八位吹哨者因說了真話而被公安訓誡。利用權力封殺疫情資訊,讓疫情防控失去了最寶貴的23天(12月31日-1月22日)。所謂「封城」犧牲了武漢,為世界做了巨大犧牲,更是自欺欺人之說,封城之前放出了500萬人,其中六萬散往全世界,成為各國疫情最初來源。

第二步,以雷霆手段對疫區實行半軍管,完全封鎖。與此同時,管控疫情資料,疫區內死了多少人、疫情如何,全由黨說了算,任何不同聲音都是造謠,以各種罪名抓捕。

中共以雷霆手段對疫區實行半軍管,完全封鎖。與此同時,管控疫情資料,疫區內死了多少人、疫情如何,全由黨說了算。(圖片摘自中國政府官網)

第三步,開動宣傳機器國內外洗地,媒體全姓黨,黨指向哪裡打向哪裡。不管武漢人親眼見到多少滅門悲劇,視頻拍到不少被迫丟棄在街邊待處理的屍體,貴州、重慶各省殯葬業支援隊赴武漢幫助處理屍體,武漢的死亡數位就那麼三千左右。

第四步,使用多年投資養成的「友華人士」譚德塞,利用其世衛幹事長的身份,在國際社會不厭其煩地為中共洗地。經過譚德塞顛倒黑白的粉飾,中國從疫情發源國成了世界抗疫第一國。

這個化腐朽為神奇的過程,只有一處出了紕漏。1月27日武漢市長周先旺接受CCTV採訪時,指地方無權公佈疫情,暗指隱瞞責任在上級,自此上演了一場醜惡之極的甩鍋大戰的序幕。中共連出三招:假調查李文亮事件為由派出國家監察委調查組赴武漢、委派軍中首席生化專家陳薇接管武漢病毒所、撤換湖北省委書記、武漢市長,迅速讓權力運作重新回「下級服從上級,地方服從中央,全黨服從最高領袖」的原有軌道。

西方與中國的防疫各自依賴不同層次的文明

世衛組織訪華專家組組長認為「中國的抗疫方式是可以複製的,但需要速度、資金、想像力和政治勇氣」,完全基於他對中國政治體制的無知。世界上沒有一個民主國家政府能夠像中國政府這樣實現政治、經濟與輿論這三個壟斷,因此也不可能複製中國抗疫模式。中共通過暴力革命奪取政權之後,吸取自己推翻國民政府的經驗,設立的政府體制是個基於政治暴力的防衛型體制:防範一切反抗力量,將任何批評及異見視為顛覆政權的罪行,要求將一切反對力量扼殺于萌芽狀態。更兼中共從毛澤東時代就開始戰天鬥地、改造自然,使中國幾乎無年不災,任何災害及對災害的批評揭露都被視為對中共政權的攻擊。因此,面對突發事件如自然災害、重大特大事故、環境公害及人為破壞的應急管理、指揮、救援計畫等,中國政府有一套成系統的管理方式。與西方各種專業救援隊由專家組成領導不同,中國各級政府的應急委員會基本由政府官員兼職組成。

美國聯邦政府機構CDC,地位如同中國的國家疾控中心,但在美中兩國地方政府那裡,權威意義完全不同。中國國家疾控中心去下面指導工作,基本是一言九鼎,下面只有完成作業的份兒。但美國CDC最近吃了好幾次癟,加利福尼亞州的科斯塔梅薩山市已經提起訴訟,以防止在軍事基地進行聯邦檢疫的人員在城市範圍內遷移。最後迫使聯邦政府最終取消了該計畫。德克薩斯州聖安東尼奧市的官員起訴了CDC,要求他們釋放被隔離的人。

世界上沒有一個民主國家政府能夠像中國政府這樣實現政治、經濟與輿論這三個壟斷。(湯森路透)

從制度層面來說,中國自吹的「集中資源辦大事」就是中國這種防衛性政治體制的產物,這種政治體制在任何時候都可以以國家利益與公共利益之名剝奪任何個體的人權,包括生命。概言之,這就是中國防疫的低人權「優勢」。西方民主體制下的政府主要是提供各種公共服務職能,人民享有各種權利,中國政府憑藉低人權「優勢」的防疫招術,西方國家只要施出一招,這個政府就將自己置於極大風險之中。

西方的人權優先是防疫不力的根本原因

要言之,西方國家做任何事情,民意考慮優先。這就是法國疫情正惡化,但政府還只能禁止全國範圍內千人以上的活動——這種禁止其實毫無作用,中國許多群聚感染就是餐聚與打麻將引發的,參與者不過就是十數人左右而已。美國加州目前疫情正趨嚴重,洛杉磯萬人馬拉松照跑不誤。擔心疫情影響而做的預防是謝絕中國、香港、臺灣、韓國和義大利的參賽者入賽,將其參賽資格保留到明年。洛杉磯市長埃裡克·加塞蒂(Eric Garcetti)在賽前的一次會議上說,由於這種疾病並沒有出現「團體傳播」,沒有理由取消。提出的防衛措施是「與別人保持正確的距離……在自己的跑道裡,跑完不要擁抱別人。」作為民選官員,竟然連韓國新天地教會的群聚感染這種大事都不知道,也算馬虎到家了。

中國在疫情期間,曾有一段時期讓經濟停擺。這在西方國家根本做不到,企業不會同意,利益相關的民眾更不會同意。比如鑽石公主號成為瘟疫船的事情舉世皆知,多方協商後,各國剛於2月20日左右接回自己的國民,至尊公主號立刻載上2500多乘客揚帆出海,重蹈鑽石公主號的覆轍。政府的風險勸告毫無用處。

要言之,中國與西方民主國家和地區(包括臺灣、韓國在內)的政治體制不同,中國是人權要為所有的政治需要讓步,西方國家的人權在任何時候都置於優先地位,以至於戰爭時期敵人的人權也常困擾軍隊士兵。中國武漢肺炎的處置模式,西方國家既不能學,也不敢學,因此不存在抄中國作業問題,當然更不存在抄不好的問題。

中國處理武漢肺炎的模式,西方並非不清楚。路透社於3月5日發佈特別報告,指出中國防治武漢肺炎的方式只不過是2018年到2019年中國大陸發生的非洲豬瘟疫情過程的重演,在處理兩次重大疫情時,採取的做法驚人相似。

以上是筆者對中國及美國等西方國家防疫的觀察。作為禍源的中國,不反思自己20年不到的時間內為世界帶來的兩次瘟疫,卻侈談「我們又贏了」,吹噓低人權的制度優勢,實在讓世界不恥。(本文經作者授權刊出,原出處)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更多上報內容:

何清漣專欄:武漢肺炎的中國輿論「拐點」

何清漣:群聚感染—中國急於復工的災難性後果

何清漣專欄:看懂中國疫情資料的「黨性」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