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從習近平打擊富豪的規律見時勢

·10 分鐘 (閱讀時間)

恒大的戲即將落幕。12月3日,中國恒大集團在香港聯交所發佈了無法履行擔保責任的公告,應恒大地產集團有限公司請求,廣東省人民政府同意向恒大地產集團有限公司派出工作組,督促推進企業風險處置工作。我覺得,是時候總結習近平近三年以來收拾中國富豪的規律了。籠統地批評習近平侵犯私人資本,無法解釋一件事情:在打擊之勢下,中國富豪增長數量全球第二。

被下架的富豪多為「白手套

據瑞銀和普華永道聯合發佈的2020、2021年度億萬富豪報告,2018年至2020年7月底,中國億萬富豪的財富總額增長71%,達1.7萬億美元。2020年全球百萬富翁數量前十名國家中,美國百萬富翁人數最多,約2200萬人,占全球總數近40%。中國百萬富翁超500萬人,約占全球總數10%,排名全球第二。

世界皆知,從2017年開始,習近平下架了若干中國超級富豪,大家熟悉的肖建華、王健林、吳小暉、馬雲堪稱商界翹楚。用流行語形容,這些人都有「良好的政治人脈」:

肖建華,2017年2月被國安從香港帶回大陸密押。早在2013年1月,國內《第一財經日報》與《南方週末》先後發表調查報導,展示了「明天系」在短短十幾年時間裡,頻繁註冊投資空殼公司,迅速成為參股或控股數十家上市公司、金融機構的資本帝國,資產總規模近萬億。《紐約時報》2014年6月4日在《被六四改變命運的商人肖建華》提供了一些重要的參考資料,稱行內早就猜測肖擁有特權,能夠參與涉及國有資產的交易,並與統治階層的家人共同獲益。肖建華承認,他結識了不少中共高層領導的子女,並與他們「碰巧」一起投資。其中被列在肖建華人脈網上的有: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的兒子曾偉、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女婿李伯潭、前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戴相龍的女婿車峰、習近平姐姐齊橋橋——因此,肖得名「超級白手套」。

2017年,中國首富王健林因無視央行行長周小川的警告,繼續向外轉移資金,成為北京當局重點打擊對象。對王健林跟蹤調查了多年的美國《紐約時報》記者傅才德,在《萬達帝國王健林:游刃於商業與權貴之間》(2015年4月28日)一文中,專門附上了一張「萬達股東與中共高官的關係鏈」圖表,新老三屆常委的家屬幾乎盡在這一鏈條上——算「政治人脈超級良好」。

吳小暉曾是鄧家外孫女婿——裙帶關係。

在當今中國經濟舞臺上,馬雲是位「生旦淨末醜」唱做打全工的超級富豪,他比上述幾位受到的打擊晚了不到三年。這位的人脈也被《紐約時報》在多篇文章中披露過。傅才德在《阿里巴巴上市背後的「紅二代」贏家》(2014年7月21日)一文中,列舉的在投資阿里巴巴的四家中國企業的高管中,有2002年以後在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中國的最高領導機構——任職的20多人的子孫:前中國總理溫家寶兒子溫雲松的新天地、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Alvin Jiang)博裕資本、中共八大元老王震之子王軍的中信集團、陳雲之子擔任行長國家開發銀行的投資機構國開金融、前中紀委書記賀國強之子賀錦雷。

江胡時代形成一個重大「中國特色」,高層權貴利用自己體制內的權力,尋找到合適的代理人(白手套),各在自己的領域內構建了家國利益輸送體制。這些利益集團當中,除了周永康家族與吳小暉被打回原形之外,對待其餘的家族,習近平只是採取各種擠壓限制手段,讓他們的財富大大縮水。當然,在這一輪影響甚巨的政治洗牌過程中,不少依附在利益鏈條上的商人、企業不可避免受到牽連,這個過程可稱為「倚權而富,回吐于國」。

十年博弈,習近平成為贏家

2013年開始的反腐運動,註定是中共權力鬥爭激烈的產物。兩個任期內,習近平在兩大關鍵戰役中獲勝,與此同時,成為真正的孤家寡人。

第一大關鍵戰役當然是權力格局的徹底洗牌。通過反腐,黨務、政府、軍隊、員警系統幾乎全部洗牌。這一過程當中,習曾博弈的重要戰區是國安系統與香港。

第二大關鍵戰役則是切斷中共高層尤其是三代政治局常委家族的家國一體利益輸送體制。如何讓這些家族吐出錢財的方式,外界至今也不清楚。但能看得到的是白手套的下場,這從福布斯富豪榜上的富豪資產變化可見:王健林在福布斯富豪榜從2018年的1566.3億元縮水為2021年的940億。馬雲的資產從2020年的4000億變成了2673億,一年時間接近一半的財富不見了。

《紐約時報》在馬雲受整時曾發文猜測習近平喜歡什麼商人,認為只喜歡聽黨的話的商人。這說法從表面上看是對的,但其實不然。上述商人從未表示不聽黨的話,真正的問題是這些商人是黨內勢力哪條線的白手套。對於在權鬥修羅場曆煉了十年的習近平來說,黨的最高代表與唯一代表只能是他,多龍治水的格局是極其危險的,這些勢力也不能擁有太多的財富,否則用於政治活動將造成對最高權力的挑戰。至今為止,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暴力派們的受訓、活動經費從何而來,北京雖然沒抓到多少具體的證據,但大致路道還是清楚。所謂「反腐沒有終點站」,既是阻斷家國利益輸送體制公行的手段,也是維持上述幾大系統效忠于最高領導的手段。

馬雲堪稱商界翹楚。用流行語形容,擁有「良好的政治人脈」。(湯森路透)

削弱摧毀政治反對勢力包括潛在的政治反對勢力的經濟基礎,並非臆想。今年11月中國在數省對臺灣遠東集團的打擊就是一例,儘管4.74億巨額罰款是針對該集團在大陸投資的化纖紡織、水泥企業有一系列違法違規行為等,但與此同時,國台辦負00責人卻公開表示,絕不允許支持「台獨」、破壞兩岸關係的人在大陸賺錢,幹「吃飯砸鍋」的事。

這類「吃飯砸鍋」的事情,馬雲與許家印也都幹過。比如馬雲在P2P相繼爆雷的時候,卻要推出同類的螞蟻金服產品;在習近平一再表示「房子是用來住而不是炒的」,苦思擠壓房地產泡沫而不得良法的2017年,許家印卻逆勢而上,不僅在國內折騰了三輪戰略投資,還舉借了大量外債——這些行為被視為拆黨的台,表態聽黨的話已經不能夠取信於當局了。

考察中國動態,莫忽視國際背景

有人說習近平這是逆國際大勢而行,我只能說他們沒看清國際大勢。

一、國際潮流浩蕩向左,美國左派中的極左與中共都奉馬克思主義為意識形態,區別是前者處在在走向專制的路途中,毒藥外面包裹的糖衣還在。拜登政府對富人現在也不那麼客氣,儘管美國幾乎所有的跨國公司與商業團體都向民主黨提供大量政治捐款。但拜登政府仍然推出了措施,將美國公司海外利潤最低稅率——「全球無形低稅收入」(GILTI)從目前的10.5%提高至21%,並在今年10下旬的G20峰會上力促,讓參加國通過了一項全球協議,將採取措施將大企業的最低所得稅率設定在至少15%,擬於2023年執行。《華爾街日報》早在今年8月13日發表一篇《美國企業何以淪為政治孤兒》,指出在拜登政府指示政府機構 採取 72項各不相同的措施來約束大公司的行為之後,美國企業發現自己拋棄了共和黨,但左派也容不得他們繼續以前的好日子。

上述事實說明,在全球向左的情況下,世界各國的富翁日子都不好過,只是各有各的難過。

中國首富王健林因無視央行行長周小川的警告,繼續向外轉移資金,成為北京當局重點打擊對象。(湯森路透)

二、中國政府對本國經濟的戰略性調整正成為各國抄寫的作業。所謂「戰略性調整」大體是兩個路向:一是要扭轉過去15年以來中國經濟脫實向虛的資本流向為脫虛向實,引導資本流向實體企業;二是要趁機改變中國經濟的公私權重。

全球經濟都因各國央行的濫發鈔票在虛擬泡沫化(債務過重是其表現),美國的金融、互聯網主導的經濟與歐盟的綠色能源均是如此。此時習近平脫虛向實,方向不能說不對,問題在於中國的技術能力欠缺。加大企業的國有化權重,更不是中國政府獨家逆勢操作。IMF在《財政監測報告 (2020年4月)》第三章「國有企業:另一個政府」中給出的資料是:過去十年,國有企業在全世界最大企業中的重要性增加了一倍:規模達到 45 萬 億美元,資產目前占總值的 20%。幾乎每個國家都有數以千計的國企,例如德國、義大利和俄羅斯。該報告對北歐、紐西蘭的國企給予肯定,認為國企在競爭性部門運營的理由較弱,但在公共事業部門有存在的理由——這個報告對國企的肯定,與世界經濟論壇主席克勞斯·施瓦布大重置的主張一樣:利用疫情與綠色能源對世界進行大重置,其中主要目標之一就是加強各國政府對經濟的控制。

這個削除權貴豪商利益的過程,既是習近平打擊國蠹、鞏固紅色政權的過程,也是習近平成為孤家寡人的過程。因此,習近平失去了任期屆滿平安下車的任何可能,為謀自身及追隨者的身家安全,他不得不修改領導人連任兩屆的黨內規則,在設置接班人的問題上煞費苦心。

最後需要說明的是:國際大勢並非永遠正確,比如20世紀席捲半個地球的共產主義運動就被歷史證明是嚴重錯誤,人類的不幸在於左禍結束才30年,又得經歷一輪。(本文經作者授權刊出原出處)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更多上報內容:

何清漣:外國資本看恒大 錯將政治人脈當「國家」

何清漣:取消中國最惠國待遇 不是西方國家圍剿中共

何清漣:中國與美歐的「氣候-減排」暗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