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李顯龍說出美國盟友的心裡話

·7 分鐘 (閱讀時間)

8月3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以視頻方式參加了美國阿斯彭安全論壇(Aspen Security Forum),在諸多講話者當中,他的談話引起的關注最多,各方反應最複雜,公開評論中,譏諷多於贊同。但我卻很清楚一點:沉默者多半贊同。因為李顯龍在美中關係上,不是塌麵糊,而是對美中雙方的規勸,他的想法其實代表了世界上幾乎所有利益相關國家在美中關係上的立場。

李顯龍視頻講話要點剖析

李顯龍在主旨發言和問答中表示,對於美國重新成為國際秩序的「穩定之錨」,亞太和世界其他地區的許多國家都感到「安心」;但他稱,許多美國的盟友依然希望其和中美雙方都能保持原有的廣泛關係,並期盼中美關係的惡化態勢能夠止住——這確實是美國盟友的心裡話,只是有些國家不會說出來。

李顯龍接著指出雙方各自的誤讀:華盛頓認定中國是美國的「敵人」,是因為美國人可能還沒完全瞭解對手的強大程度。「中國不是蘇聯,不會有朝一日消失。」對中國,李顯龍指出習近平的東升西降(他說是有些人,不好意思直指習近平)是誤判,因為美國有能力吸引全球各國的人才,擁有一種不斷自我更新的活力和能力。

李顯龍給雙方留了臺階,如今中美可能都存在對彼此的誤解,雙方繼續接觸(engage)是非常重要的。中美衝突不會帶來任何好的結果,對於中美兩國和全世界來說都會是災難性的。「我想和兩邊說:先暫停一下,在你走出下一步之前,先好好想一想。現在的局勢非常危險。」

雙方有意下梯子,只是時機未成熟

李顯龍談話的主旨,是他多年來一以貫之的態度:中美兩國關係,還是回到川普前的奧巴馬時代,眾盟國還是政治安全靠美國,經濟發展靠中國,兩不落空。新加坡要同時做美國與中國的朋友,只是增添了一些與時俱進的時事內容。至於兩國爭鋒的前景怎樣,民主國家的領導們不考慮,反正都是幾年任期——我絕對相信許多國家的領導人看了後,都會非常贊成,只是不便說出口,因為說出來,顯得太自利。

中美兩國政府聽了,其實也贊同其中說辭,本屆阿斯彭論壇李顯龍場的主持人之一是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教授、阿斯彭策略集團(Aspen Strategy Group)執行總監,美國資深外交官伯恩斯(Nicholas Burns),他曾在2005—08年間擔任過美國國務院政治事務副國務卿,2001—05年出任美國駐北約大使,在多屆民主黨政府積累了豐厚的外交事務經驗。伯恩斯對於李顯龍的現場問答給予肯定:新加坡既是美國的一個親密夥伴,也是中國的最大交易夥伴之一,對於中國有十分深刻的見解。李顯龍在複雜的印太環境中領導新加坡時,展現出了他的智慧、平衡和務實。中方的贊同,已經通過《財新》8月4日的長文《李顯龍:中美要好好想想下一步該怎麼走》曲折表達了。

川普自2018年開始對華貿易戰,這一戰,將許多對華友好人士逼入反川普陣營。(湯森路透)

這種考量對不對?符合人性,人少有為身後考慮的,多數是「我死之後哪怕洪水滔天」。中美兩國都有自己的盤算,拜登表達得已經很清晰了,他與其內閣多次說過,暫且保持對華戰略模糊狀態,且等與眾盟友聯繫並說服他們一起行動,可惜的是,眾盟友其實與新加坡的掌門人李顯龍一樣,都希望兩頭掛著,這一點,德、法兩國多次表過類似的態。就連英國這種鐵杆老盟友,也說今後要有獨立自主的對華政策。所以,軍演時盟國派出軍艦參與演習沒問題,但真要斬斷經濟聯繫、外交上明確表態,著實不願意(不是猶豫)。因此,李顯龍表達的確實不是他個人的態度,德、法、英、加拿大與紐西蘭等其實都如此,澳大利亞如果不是中國這兩年將其作為西方的薄弱環節猛烈打擊,應該也還屬於這個隊伍之列。

中國依然是銳實力,利益牽引、金錢吸附,外加各種威懾。習近平之所以現在不下梯子,應該還在等中共二十大召開,這道於他個人事關政治安全的坎過了後,才會相機而行下梯子。

李顯龍的話,有人愛聽有人厭

李顯龍在阿斯彭論壇上說,過去很長一段時間,美國都將中國視為可以共事的(work with)物件。雖然雙方在貿易、貨幣、人權等問題上存在分歧,還是有合作的空間,美國希望中國能成為國際社會的一名「負責的利益相關者」——這話沒問題,但是後面有關台海的說辭,例如臺灣是「中國所有核心利益的匯合點」(mother of all core interests),是中國「絕對的紅線」。雖然目前台海局勢暫且沒有到達危急的程度,但很容易因為「大眾誤判或者失誤」(mass miscalculation or mishap)而滑入一個危險的局面。李顯龍對此直言不諱,認為目前大陸正在仔細觀望,但「大陸不會在未受挑撥的情況下對台採取單邊行動」,美國對臺灣的態度「是關鍵」,認為過去幾年,美國做出了一些和臺灣方面接觸的明顯舉動,包括官員間的互動、美國軍機到訪臺灣等這些動作,在兩岸都會受到密切關注——結合前面的話,這應該算成「受挑撥」了。這話臺灣綠營聽了當然十分不舒服,各種文章已經表達了這種態度。

美國國內各方要求對華友好的力量聽了會十分贊同。這力量包括從5月開始三次分批寫信給拜登與國會議員,要求對華友好的百餘個進步派團體(見美國Political(政治)網站7月7日報導),敦促美國政治決策圈避免與中國對抗,呼籲美國承擔歷史責任在減排問題上做出更多,停止妖魔化中國逃避氣候責任,並聲稱「拜登的對華政策正在毀滅世界」。另一支力量來自美國商界、實業界,據《華爾街日報》8月6日報導,美國30多個最有影響力的商業團體發聲,呼籲拜登政府重啟與中國的談判並削減進口關稅,稱這些關稅拖累美國經濟。這些商業團體涵蓋極廣,代表零售商、晶片生產商、農場主和其他群體。這些商業團體在寫給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和財政部長耶倫(Janet Yellen)的信中,稱中國政府之前已經達到和兌現了協議中的「重要基準和承諾」,包括向美國金融機構開放市場,以及減少美國對華農產品出口的一些監管壁壘,並具體提到, 「一項以勞工為中心的貿易議程應該考慮到美國和中國加征關稅讓美國人付出的代價,應取消有損美國利益的關稅。」

川普自2018年開始對華貿易戰,這一戰,將許多對華友好人士逼入反川普陣營。許多利益團體選擇支持拜登的原因,乃因拜登認為中國不是敵人是夥伴,而且個人曾與中國官方有良好關係。政治網站在前述7月7日的文章中對此有明確的判斷:民主黨內進步派的態度將決定拜登政府對華政策。如果讀了《華爾街日報》的文章中列舉的商業團體名稱,也會知道它們對美國政治影響有多大。

基於此,李顯龍說出的不僅是盟友的心裡話,也是美國不少政治力量的心裡話。(本文經作者授權刊出原出處)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更多上報內容:

何清漣專欄:劈開旁門見月明—薦余杰《清教秩序五百年》

何清漣專欄:索維爾—終身挑戰經濟不平等謬見的智者

何清漣:從鄭州洪災看中國政府的災害應對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