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習近平的「時與勢」究竟指什麼?

何清漣
·7 分鐘 (閱讀時間)

經歷過天翻地覆的2020年,習近平在今年1月11日舉行的省部級第一把手講習班上躊躇滿志地宣佈:「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時與勢在我們一邊,這是我們定力和底氣所在,也是我們的決心和信心所在」;接著又指出,「中國發展仍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機遇和挑戰之大前所未有,但「機遇大於挑戰」,意即機會在他統治的中國一邊。對此各有解讀。

習近平的「勢」涵蓋政治、意識形態與經濟

國際大事太多,全世界的注意力都放在華府的1月20日拜登的就職典禮,沒太關注習近平說了什麼。中文世界仍然是兩極,一是官媒照例地大聲贊好;二是批評者照例認為習近平自大吹牛,中國危機深重,接近崩潰。但是,這次習近平真不是吹牛,而是有所依憑,這依憑當然是他的時運太好。

習近平所談的「時與勢」,「時」指時機;「勢」在此不是指「形勢」,而是「天下大勢」。從2019年開始風靡世界的所謂「大重置」,說者紛紛攘攘,其實核心點就那麼幾條:

政治上,要重新全面檢討過去超過一個世紀建立的「資本主義」,尤其是自由競爭的資本主義。確切地說,就是主張大政府和為了大眾利益縮小個人自由。 改革 / 革除資本主義制度,擴大政府控制管理經濟的許可權,用政治正確標準審查社會言論——按照這些標準,中國非常符合:至今仍然是世界上少有的幾個社會主義國家,超大政府、全能政府,政府管控土地、森林、河流等重要資源;在管控經濟的範圍與能力上,世界沒有哪個大國能出其右。

意識形態方面:世界從全球化到大重置,社會主義思潮已經逐漸占居主流地位——如果說在英美這些國家,信奉社會主義思潮的主要集中在千禧一代與Z世代,中國連華麗轉身都不需要。中共一直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其中堅持馬克思主義放在第一,社會主義道路放在第二。老一代中毛左不少,年輕一代普遍粉紅。全球大重置過程中,中國與西方國家之間就算在意識形態上發生爭論,那也是同一陣營的正宗與旁支之爭,不是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之爭。至於中國是否是民主制度,在2020年之後已經不太重要,中國政府有足夠的理由相信這不會成為爭論重點。

全球大重置過程中,中國與西方國家之間就算在意識形態上發生爭論,那也是同一陣營的正宗與旁支之爭,不是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之爭。(湯森路透)

經濟上,加速全球融合。自美國大選以來的兩個多月,東南亞鄰國與西方國家都向中國示好,紛紛簽訂盟約。在以前發表的文章中我分析過,中國抓住美國大選這個時間視窗,加強推進對外經濟合作,簽了兩個多年未能達成的協議:成果之一是讓醞釀了長達八年的RCEP-15正式簽署,並將不臣服的「叛離之島」臺灣排除在外,達成整合整個東亞和東南亞的產業鏈的目標,讓各國對中國產生更深的經濟依賴,延續並加強以往形成的政治控制;成果之二是經過七年的談判,歐盟和中國原則上同意了一項投資協定。該協議承諾向歐洲企業開放新的中國市場。拜登政府行將正式上任,習近平很有把握,特朗普時期的中美經濟脫鉤論應該從此銷聲匿跡,很快可以恢復前特朗普時期的中美關係。正因此,新華社在1月15日特地報導了習近平日前寫信給美國星巴克公司董事會名譽主席霍華德·舒爾茨,希望他幫助修復美中關係,後者作了非常積極的反應。

誰也不能否認,大重置進程中,美、中、歐盟在全球經濟中的三足鼎立狀態已經形成。因此,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說「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指的是柏林牆倒塌之後這一結論:「20世紀人類最重要的教訓是社會主義思潮的興起與衰落」過時了。他說「時與勢站在我們這一邊」,則是根據從2019年在世界經濟達沃斯論壇公開亮明大旗的「大重置」的基本內容,以及目前正在西方發生的變化所做的判斷。

中國政府對科技巨頭有獨特的控制力

中國政府為什麼寫信給星巴克CEO,而不是美國的高科技公司?這是經過精密算計的。

中國早就收伏了西方,包括美國的各大科技公司。說起來也簡單,北京的法寶就是市場准入方面的限制。美國幾大高科技公司在美國與其他國家都是順風順水,獨佔市場鼇頭,就算各國有不滿,最多啟動反壟斷法修理一下,罰點款了事,不敢有大動作。但中國政府集立法、司法、行政三權于一體,立法服從於政府需要,便捷快速。如果想即刻就做什麼限制,可以由政府部門快速出臺法規。美國高科技公司為了在中國市場上站穩腳跟並擴大市場佔有率,曾實施「以技術換市場」戰略,轉讓給中國許多技術專利,希望中國降低各種門檻,但始終不能如願。回過頭又在美國抱怨說,中國政府迫使它們轉讓技術,讓政府出面找補好處。

Google曾因反對中國政府限制言論於2010年退出中國市場,但受到投資人的壓力,為返回中國市場想盡辦法與中國方面勾兌,終於在三年之後,以風險投資的名義獲得與中國企業日本軟銀集團(Softbank)旗下的願景基金合資的機會,再度進入中國市場。此番苦心終於得到回報,到2016年底,Google終於在中國搜尋引擎市場上排名第五,到2017年12月,得以在北京成立了一個占地6000平方米的人工智慧實驗室。2020年,中國的搜尋引擎廣告收入高達1557億元,Google雖然對外不公佈其中國市場收入,但外界估計至少占了10%左右。

「大重置」計畫當中,由高科技公司掌握全球互聯網,控制言論,以超政府地位發揮政治影響。(湯森路透)

其他的高科技公司莫不如此。臉書總裁紮克伯格為進入中國市場認真擺出學毛選的姿勢,Facebook審核用戶發帖也很有名,據Fox主持人Tucker Carlson連線記者Sohrab Ahmari 在2020年10月下旬一次報導中說,「 FB至少有6名持有H-1B簽證的中國公民,負責開發演算法,審查使用者在Facebook上發佈的內容。」 至於Twitter的管理方法,越來越接近中國政府的互聯網管理方式,刪除政治不正確言論,給特定人物打藍標並取消帳號,幾乎是中國政府管理微信的翻版。

「大重置」計畫當中,由高科技公司掌握全球互聯網,控制言論,以超政府地位發揮政治影響。英、法、德、俄、澳等在Twitter封禁特朗普總統帳號後,意識到必須立法限制其作用,但在中國這裡卻想都別想。中國將堅持政府越越一切之上,掌控一切。

以上數項,當然會讓習近平覺得「時與勢站在我們這一邊」。中國作為大重置的兩個軸心國家之一,其合作意願與合作程度相當重要。(本文經作者授權刊出,原出處)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更多上報內容:

何清漣:中國制裁澳大利亞 單向計算傷害成本的自殘

何清漣:中國抓住了瑞士什麼痛點?

何清漣專欄:大選落幕在即 政變威脅盤據在美國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