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豪毅專欄】敵我矛盾的荒謬—從蘇貞昌廉價但不隨便的道歉談起

何 豪毅
·3 分鐘 (閱讀時間)

何豪毅/政治線記者

蘇貞昌又道歉了,日昨在立法院總質詢,面對民眾黨立委張其祿提及,政院發言人室小編在立法院議場作梗圖攻擊在野黨一事,違反《公務人員行政中立法》,蘇貞昌首次對此事明確表態,他說他不會去了解很細的部分,但如果有做錯就該檢討,「真的很對不起!」

這是8月28日蔡總統宣布美國萊豬開放進口以來,國民黨立院黨團連續12次杯葛議事,讓蘇無法在立院上台報告後,蘇貞昌本會期首度接受質詢,面對第一位發言的民眾黨立委,所做的第一個道歉。

有趣的是,蘇被阻擋不讓上台,其中一個、也是最主要的理由,就是要求他先行道歉—-為了進口美國萊豬政策事前未與在野黨溝通、未事前向民眾說明而道歉。

蘇貞昌並不是嘴硬的人,認真說起來,他的道歉其實十分容易而廉價,可以一天之內連說三次都不會臉紅。11月14日,正當行政院前發言人丁怡銘「萊牛牛肉麵」風波熾盛,蘇貞昌親自帶著丁怡銘前往牛肉麵店家三度道歉,當眾要丁「深切檢討,不准再有下次」。

為什麼蘇貞昌為了政院梗圖、萊牛牛肉麵事件,面對民眾黨立委、面對牛肉麵店家,可以輕易說出對不起三個字,但對於天大地大的萊豬進口事件,被國民黨團連擋12次備詢,蘇貞昌死都不肯道歉?他的考量絕非萊豬進口政策的對錯,而是與國民黨這個最大在野黨有關。

儘管他嘴裡不說,在蘇貞昌的認知裡,國民黨的存在之於民進黨,是「敵我矛盾」,誓不兩立的狀態。面對敵人,只有消滅或是被消滅兩種結果,現在民進黨握有執政權,對國民黨只有往死裡打的份,沒打死算蘇貞昌失職,哪裡還有向敵人道歉的道理?

「敵我矛盾」一詞來自於毛澤東1957年發表的《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一書,在這本中共視為毛在社會主義時期最重要的著作中,他將矛盾分為兩類:敵我矛盾與內部矛盾。對敵我矛盾,毛認為應該採用共產黨「專政」解決,對內部矛盾,採取「團結—批評—團結」的方式解決。

但是,民主制度的政黨競爭,應該用敵我矛盾的角度來面對嗎?民主國家的政黨競爭不是應該用提出更好的政策,爭取人民的認同來處理嗎?

顯然蘇貞昌(與其背後的民進黨)不做此想,他們從財務上斷國民黨的根(黨產會凍結國民黨所有資產),從歷史上攻擊國民黨存在的正當性(促轉會挖刨戒嚴時期歷史),其他還有大法官會議解釋擅自沒收立法院、監察院的釋憲權、人權委員會將轉型為促轉會常設化等,族繁不及備載,說是「東廠化」還小看了些機關的戰略作為呢。

行政院梗圖事件只是民進黨用行政資源攻擊國民黨的手段之一,打不死國民黨,誤傷了民眾黨這個次要敵人,流彈波及在所難免,開口跟次要敵人道歉,只是「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一個小小的技巧應用而已,對蘇來說根本無傷宏旨。

以各種看似合法,卻不合憲的手法攻擊國民黨,並不是正常的民主國家該有的政黨競爭,而是違反民主制度根本原則的大忌。可悲的是,多數人無法認知到,政壇上現正進行各種號稱民主進步的行為有多麼荒謬,只有一股「討厭蘇貞昌」的氛圍正在漫延。

照片來源:資料照片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羅智強曾遭反馬群眾被巴頭 斥丁怡銘應訊特權「讓人看不起」

勞保科長涉貪/臥底小蔡:我揭發四大基金貪汙已逾十年…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