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宜芳專欄:在轉角和作者相遇

余宜芳
風傳媒

身為編輯,隨時隨地碰到什麼人、看見什麼事、讀到什麼書,總會在腦海中過一過:「可能出書嗎?什麼角度?讀者為什麼要讀?」有了答案後,再思考:「如何說服他寫書?」

那一天上完陳鳳馨的廣播節目,結束後在電梯口碰到另外一位來打書的作者梁展嘉,大家客氣交換名片。

之前即注意到他的新書,主題是在異國自學投資的心得,但對新加坡的社會面貌也有獨特觀察。畢竟他經過正式考試進入新加坡小學任教,太太也是新加坡人,是真正生活在新加坡社區的台灣人。

寫給不懂面對失敗的人生勝利組

交換名片後,回到辦公室立馬寫了封郵件向他邀書。當時他已決定全家搬回台北,打算從專業投資人轉型為投資顧問,不過我邀書的角度不在理財,而是聚焦新加坡的真實社會政治觀察。

書稿完成後,頗有驚喜,他對新加坡基礎教育實況、反對黨和民主運動崛起、公屋購買政策等,都有深具批判性的看法,不同於我們長期從主流媒體得到的正面認知,因此後來把書名取為《幹嘛羨慕新加坡》。我總開玩笑說,這是在電梯口「撞」出來的作者,我確實有點「厚臉皮」啊。

身為編輯,真沒有上下班時間這回事,隨時隨地碰到什麼人、看見什麼事、讀到什麼書,總會在腦海中過一過:「可能出書嗎?什麼角度?讀者為什麼要讀?」有了答案後,再思考:「如何說服他寫書?」

女兒被台大工管系錄取後,系主任邀請所有同學和家長到校座談,那是第一次見到郭瑞祥,年輕、幹練、說話簡潔有條理是第一印象。

上大二後,有天女兒回家問:「我們家有沒有《與成功有約》、《僕人》,我們有一堂商業模組課,老師根本不講商業的東西,反而叫我們討論這些書。」有點意思啊!她說,郭瑞祥老師一路都是人生勝利組,建中、台大、麻省和史丹佛,卻在中年經歷過很大的困境:弟弟肝癌過世,自己也被診斷出肝癌,太太又因罕見疾病離開,留下兩個小孩。「他說台大學生多數從小一帆風順,不知真實人生疾苦,不懂面對失敗,所以特別替我們開這門課,真正主題是談管理與人生。」

當下,深受感動。他的故事、他的省思,以及他想讓年輕孩子們提早學習面對「失敗」與「失望」的課程,不正是出書的好題材嗎?這本書是《勇敢做唯一的自己》,出版後得到很大迴響。

厚著臉皮勇敢去向作者扣門

當然,從提出邀約到全書定稿是一條漫漫長路,必須另外討論。這裡要強調的是:相信直覺、厚臉皮無妨,勇敢去向作者扣門。也許你會好奇:「妳怎麼確認這書能賣呢?會不會辛苦一年、兩年,卻銷售很差,白忙一場?」

我不知道答案。以當時狀況來說,兩位作者並不具備廣泛性知名度,但比起知名度,我更加相信的是取材是否有新角度、知識含金量,以及能否帶給讀者啟發。有些書,靠作者知名度和分量勝出;有些書,靠的是議題精準度和切入角度,太多翻譯書的作者出書時毫無知名度,卻能以內容和觀點勝出,永遠不要低估讀者。

不過也有些書,只要作者答應了,幾乎就能確定銷售成績不會太差,印象最深刻的是「負能量」。

當時主編告訴我她在臉書看到負能量粉絲專頁,非常有意思,表面上有些「酸」,其實是洞見現實的透澈,又冷酷又溫暖。粉絲頁當時有七萬多粉絲,黏著度和討論熱度都高。主編深夜寫信給我,決定第二天殺到台中爭取,因為「她看見了,別人也看見了」,當時已有七家出版社競逐,選擇權在作者身上。出版社只能以誠意、創意加上行銷企畫能力比拚。

爭取本土作者,「戰場」紅塵滾滾

爭取本土作者的「戰場」,紅塵滾滾、戰鼓擂擂。出版同業中,三采、圓神動作迅速又積極,好幾次動心起念邀書時,作者回覆已答應三采或圓神了,他們的企畫能力和積極程度讓人佩服

但我始終相信,有些路、有些聲音、有些題目、有些作者,是只有你才能聽見、才能看見,熱鬧的大路固然通向大路,寂寞的小徑轉個彎也許柳暗花明、繁花似錦。(推薦閱讀:余宜芳專欄:從聽到遠方的鼓聲開始

*作者曾任天下文化執行副總編輯、時報出版第一編輯部總編輯。本文原刊《新新聞》第1640期。授權轉載

相關報導
余宜芳專欄:出書就像賭博?
余宜芳專欄:永遠不老白老師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