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韭菜歡呼 鐮刀顫抖

余杰
·8 分鐘 (閱讀時間)

習近平有很多綽號,如習特勒、習澤東、慶豐帝、包子帝、寬衣帝、豬頭、兩百斤等等,但歷史加給他的謚號恐怕應當是「總加速師」,與鄧小平的「總設計師」相映生輝。習近平是中國與世界脫鉤的總加速師,也是中共崩潰、中國瓦解的總加速師。

中國與世界脫鉤、世界與中國脫鉤,閉關自守的中國只能依靠「內循環」。中國的經濟將遭受怎樣的打擊呢?在加拿大約克大學任教的台灣裔學者沈榮欽指出,在經濟層面,全球價值鏈重組,未來十年將為中國帶來十六兆人民幣總產出的降低,相當於每年GDP減少百分之一點六。中國需要藉由內需與開發其他新產業來帶動經濟成長、抵消全球價值鏈重組的影響。但是,新產業要在全球價值鏈上移動位置,或甚至是形成新的供應鏈,必須要中國在強大的製造能力之外,在創新上有長足的進展。如果中國某些技術進步因為美國阻擋而放緩,或是因為習近平錯誤的政策而停滯,這必對中國將帶來重大影響。由於在短期內,無論是美國川普封鎖中國,或是習近平的錯誤政策,看來都並無改變的跡象,所以中國經濟下行恐怕是不可避免的趨勢。

而在政治層面,中國近年來的所作所為,儼然成為全球之公敵。美國正在重新建構盟友隊伍對付中國,一個比老北約規模更大的新北約正在成形,老北約的成員國除了美國之外都是歐洲國家,而新北約的成員國將遍及全球。中國的韭菜們繼續為「大國崛起」而歡呼(美國總統川普感染武漢肺炎病毒的消息傳出,中國的義和團症候繼九一一之後再一次集中爆發。川普在三天之後迅速痊愈,拳匪們悵然若失),中國的鐮刀們卻已開始顫抖。被譽為「習近平門下第一走狗」的《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微信上發出哀鳴:「美國會不會把中國周邊國家全都拉過去,最終搞出一個對抗中國的新北約來,那些國家都與美國站在一起,與中國殊死搏鬥呢?有幾位商業上很成功的人士向老胡提出這個問題,表達了他們的擔心。」

中國永遠都是一個發展中國家;不要主動去向世界承諾什麼;中國不可能因為「摸著石子過河」陷入深水區就妄想退回去。(湯森路透)

「表達擔心」的成功人士,包括北京大學文學博士、原央視知名主持人、《贏在中國》製片人、後來「下海」與馬雲等大佬共同創辦北京優視米網路科技有限公司的王利芬。王利芬在網上發表《中國必須面對的十大殘酷現實》一文,對中國的現狀、決策者的「冒進」以及洶湧的民意提出忠告。文章認為:「當下的中國又到了命運的十字路口,全國上下必須要保持清醒的頭腦,避免決策錯誤;在這個競爭殘酷的時代,一旦出現重大偏差,必將釀成不可挽回的後果。」文章指出的十個殘酷現實是:中國沒有成本優勢與美國對抗;目前能夠左右世界的只有美國;「中國模式」僅僅適用於中國,中國的高速發展是不能被複製的;不要輕言戰爭;中國永遠都是一個發展中國家;不要主動去向世界承諾什麼;中國不可能因為「摸著石子過河」陷入深水區就妄想退回去;不能為了追求「多快好省」而「超速上癮」,動不動就犯「大躍進」的毛病,炫耀「彎道超車」;你今天超越別人,明天別人就會超越你;所有用錢買來的朋友都靠不住。這些話,沉迷於「天下歸心」幻想的習近平是不願傾聽的——這篇文章很快就被刪除了,儘管王利芬曾是「喉舌」,如今仍忠黨愛國。

另一篇更完整的「盛世危言」是北大國發院院長姚洋的演講《千萬不要誤以為中國冒頭的時機已到,去挑世界的大樑》。姚洋敏銳地觀察到,儘管韭菜仍在瘋長,但鐮刀不斷碰到堅硬的岩石,已缺口連連,鋒利不再。雖然他認為「中美完全脫鉤不太可能」,但他承認中國處在一個前所未有的危機臨界點:「最近,我們都能感受到外部環境不斷惡化。我個人判斷中美的新冷戰已經形成,美國開始對中國進行技術封鎖,美國針對中國的實體清單也越來越長,美國將中國列為戰略競爭對手,競爭在各領域展開,其中技術領域的競爭相對更深入、更廣泛。這對中國經濟的影響非常大,中國的基礎科學研究領域及高科技領域都會受到比較大的影響。」他向當道者提出苦口婆心的勸告,認為中國並不能取美代之:「美國仍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且十分想保持自己的強大和世界領導地位。『退群』只是其以退為進的戰略調整,以此重構新世界體系。我們千萬不要誤認為這是美國的衰退,不要誤以為中國冒頭的時機已到,去挑世界的大樑。……我們要與美國保持經貿領域的深度融合,不僅要履行第一階段的貿易協定,而且要積極開展第二輪貿易談判。最終形成一個既有競爭,又有合作的中美關係。」

中國沒有成本優勢與美國對抗;目前能夠左右世界的只有美國。(湯森路透)

王利芬和姚洋即便不是鐮刀,也是鐮刀的「隨附成員」,他們是二○一八年「習近平變法」之前的三十年鄧小平模式的受益者。二○一八年的「習近平新法」,卻動到了這群人的奶酪。習近平頻頻在國內和國際社會「亮劍」,使這些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和他們所屬的階層無法繼續維繫「改革開放」年代的商業利益、名聲和地位。所以,他們即便冒險也要發出讓「今上」有所不悅的諫言。他們這類「溫和派」、「改革派」與胡錫進這類「強硬派」、「僵屍派」的差異,就如同庚子年鬧義和團時清廷內部的分歧:王利芬和姚洋,包括許章潤、任志強、蔡霞等人,或被下令閉嘴消聲,或被判處重刑,或流亡西方,如同「庚子被禍五大臣」(又稱「庚子五忠」)——兵部尚書徐用儀、戶部尚書立山、吏部侍郎許景澄、內閣學士聯元、太常寺卿袁昶等,他們主張不要輕信義和團拳民,不要對外國宣戰,「奸民不可縱,外釁不可啟」,在北京城破前三天被慈禧太后下令斬殺。

而胡錫進等喊打喊殺的喉舌,則類似當年跟義和團站在一起、瘋狂排外的王公大臣——如端郡王載漪、輔國公載瀾、莊親王載勛、刑部尚書趙舒翹、山西巡撫毓賢、禮部尚書啟秀、協辦大學士吏部尚書剛毅、大學士徐桐、前四川總督李秉衡等,這些人一度受慈禧太后寵愛而飛揚跋扈,認為滅盡洋人、捨我其誰。但在清廷戰敗之後,他們分別受到流放新疆、賜令自盡、即行正法、追奪原職等嚴厲懲罰。這兩個群體在對待義和團和洋人的看法上截然對立,但在保朝廷、保江山這一點上基本是一致的。

一九○○年,當清廷支持義和團乃至下令清軍參與殺害西方傳教士、中國基督徒以及西方外交官之後,局勢就一發而不可收拾了,八國聯軍攻入北京是遲早的事情;二○二○年,當中共將武漢肺炎病毒傳播到全球、甚至美國總統川普也被感染之後,王利芬和姚洋所懷念的歲月靜好、敦睦友邦、悶聲發財的昨日景象,已然是水月鏡花,大脫鉤不可遏制地啟動,新冷戰與新北約近在咫尺,搬動木乃伊的人已在門口敲門。

※作者為美籍華文作家,歷史學者,人權捍衛者。蒙古族,出身蜀國,求學北京,自2012年之後移居美國。多次入選百名最具影響力的華人知識分子名單,曾榮獲美國公民勇氣獎、亞洲出版協會最佳評論獎、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廖述宗教授紀念獎金等。主要著作有《劉曉波傳》、《一九二七:民國之死》、《一九二七:共和崩潰》、《顛倒的民國》、《中國乃敵國也》、《今生不做中國人》等。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