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20年來,中國從「入世」到「滅世」之路

余杰
·8 分鐘 (閱讀時間)

新疆棉的激辯,是由中國主動挑起的。幾家西方服裝品牌不再採用新疆棉的公告,是在幾個月前低調做出的,當時沒有幾個中國人注意到。而中國發起的反擊,從咬牙切齒的外交部發言人到應者雲集的中港臺明星,從殺氣騰騰的共青團公眾號到被催眠的普通網民,無不同仇敵愾、一致對外,儼然就是一場精心策劃的立體戰。

除了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記者會上秀出一張當年美國黑奴在棉花田中勞作的照片,中國知名CG畫師烏合麒麟也發表了一張名為《血棉計畫》的畫作。中國的前衛藝術家多數對中國政治持批判態度,而這一位「烏合麒麟」果然人如其名,既來自烏合之眾,又確實是一頭捨命保護中南海的皇家神獸麒麟。

路透社特別報道了「烏合麒麟」的這件畫作,畫作描繪了一群用白色尖帽蒙臉的記者和員警,在棉花地圍著一個稻草人採訪,他們身後是正在辛苦采棉的黑奴們。記者和攝影師都有BBC的標誌,均頭戴白色尖頭罩,只露出眼睛,與三K黨的外貌無異。他們詢問一名稻草人小姐是否受到不公平對待,對方自然無法回答,但一旁的標語寫著「我曾遭受性侵犯和虐待。」在後面支撐稻草人並且穿著員警制服的人,其姿態宛如跪壓黑人男子佛洛德的美國白人員警——這一事件引發了有中共在背後煽風點火及恐怖主義組織安提法參與的「黑命貴」運動。

烏合麒麟發表的《血棉計畫》畫作。(湯森路透)

這幅受到中共官方大力褒揚的作品,比華春瑩簡單秀出一張歷史照片,更具現實性與時代性。這幅作品似乎刺中美國的心臟,比文革時火爆的反美宣傳畫更有震撼力,立即在網上引發數十萬人點擊和討論。這幅作品的出現不是偶然的,它顯示中國價值與普世價值發生矛盾時,中國已然是轉守為攻。

台灣評論人周奕成在臉書上撰文分析說,一九八九年之後,中國為了加入世界貿易體系,在人權問題上採取態度的是「抱歉我做不到」。三十年來,中國從「抱歉我做不到」變成「那一套我不需要」再到「你們沒有比較好」,最終變成現在的「中國教你怎麼做」。這是四個階段的演變。其關鍵轉折點是二零一九年年末以來源於中國、引爆全球的武漢肺炎疫情,它對西方民主國家的打擊不僅是經濟,而是民主制度與思想的根本價值遭受嚴厲挑戰。

一九八九年,江澤民在上海與遊行示威的學生辯論時,用英文背誦美國《獨立宣言》;後來,他訪美時,刻意熟練地引用聖經經文和美國國父們的名言。這些言行表明,當時中共至少認為,不妨將西方價值拿來當做遮羞布。然而,到了今天,中國斷然將《獨立宣言》和聖經踩在腳下,如周奕成所說:「二零二零年代的中國充滿自信,不再接受西方的規訓,決心翻轉這個體系,三十年的承平時期就結束了。」

習近平在外交領域的代言人楊潔篪,在阿拉斯加的冰天雪地中,超時發言達十七分鐘,憑一句「中國人不吃這一套」一夜爆紅。中文向來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天朝權力集團說「不吃這一套」的「這一套」,究竟是哪「一套」呢?楊潔篪在會上並沒有給出明確的定義。

不過,此次新疆血棉事件有效地釐清了這個概念,用台灣評論人曾昭明的話來說就是:天朝權力集團所拒絕的「套餐」,就是依循「國際人權體系」衍生出來的「現代國際關係的基本道德文法」。人們當下看到的「支持新疆棉」天朝主義話語攻勢,嚴格地說,已經是「第二次太平洋戰爭」的序幕。這場戰爭,就是二十世紀的日本皇國法西斯衷心期待卻未能完成的「那場戰爭」——古老的「東方王道帝國」,以「超克現代、振興王道」為志向,「終結西方文明的文明帝國戰爭」。中國就是當年日本法西斯軍部的接班人。

楊潔篪因一句「中國人不吃這一套」一夜爆紅。(湯森路透)

在同一個歷史時刻,美國發生了什麼,中國又發生了什麼?

中國邁出了第一步——拿回長期被西方壟斷的話語權,對西方實施「反向汙名化」。在中國的文宣材料、尤其是日前發佈的那份《美國人權報告》中,中國嚴厲譴責美國奴役黑奴的暗黑歷史以及美國社會現存的種族歧視。其潛台詞是:我們在新疆對維吾爾人所做的一切,你們當年對黑人也做過,所以,你們沒有資格批評我們。然而,中國卻竭力迴避這一事實:在過去相同的歷史時刻,美國與中國的表現早已大不相同。

十九世紀六零年代,美國爆發南北戰爭,其引爆點是黑奴和棉花問題——北方強烈主張廢除奴隸制,解放黑奴,而且北方經過工業革命後,棉紡業興起,迫切需要南方生產的棉花;與之對立,南方希望維持奴隸制,因為奴隸制才能支撐南方的種植園經濟,而且南方的棉花寧願外銷英國也不願供應給北方。這場戰爭是美國建國至今陣亡將士最多的戰爭,戰死者高達六十二萬人。這個數字比美軍在一戰、二戰和韓戰中犧牲的人數全部加起來還要多。不過,內戰的結果是北方取勝,林肯總統發表《解放黑奴宣言》,奴隸制從此在美國成為歷史。

與此同時,中國爆發了太平天國叛亂。美國學者梅爾清在《躁動的亡魂》中指出,太平天國戰亂導致三千萬人喪生,死亡人數遠大於美國內戰。更可怕的是,在戰爭中,死者的屍體對絕望之人來說意味著食物,而作為食物的屍體則成了一種駭人聽聞的流通商品。在兩江總督曾國藩的奏摺中,描述了地方社會絕望的狀態並提及吃人行為。曾國藩更在日記中還提及安徽南部人肉售價的抬升。人肉是最不適合人吃的東西,但它的售價卻正在上漲,這表明儒家倫理和社會秩序已全部崩解。

據蘇南的一名地主兼小商人柯吾遲記載,一名父親吃掉了還活著的女兒而活下來:父女二人垂斃,父親說:「我希望割你的屁股上的肉吃。」女兒說:「等我氣絕之後,任憑你吃。」父親又說:「如果那樣,你還沒有死,我倒先死了。」於是,父親在女兒還沒有死去時,就活生生地割了女兒的肉吃。

這些史料,中國為何不大肆宣揚呢?既能彰顯中國的輝煌文明,又能顯示中國人的求生勇氣,還能讓西方人恐懼戰兢,在中國面前不戰而降——誰能打敗食人族呢?

中國邁出了第一步——拿回長期被西方壟斷的話語權,對西方實施「反向汙名化」。(湯森路透)

另一個值得對比的時期是二十世紀五零、六零年代。那時,美國勃然興起民權運動,經過民間持之以恆的抗爭和政府自身的糾錯,種族隔離制度在法律上被取消,美國離馬丁·路德·金恩的「我也有一個夢想」大大邁進了一步。

而與此同時,中國卻在風調雨順的年份裡,發生了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大饑荒,非正常死亡人口高達四千萬至六千萬,既遠遠高於納粹猶太大屠殺六百萬的數字,也超過太平天國戰亂的死亡人數。在這場完全是由中共極權暴政導致的人道主義災難中,廣袤的農村變成另類集中營,農民不准外出逃荒,只能在家等死。據口述史記錄者伊娃在其關於大饑荒的三部曲中記載,在大饑荒中普遍出現人吃人現象,她僅在甘肅的幾個縣就訪問到數百名親眼目睹吃人慘景乃至親自吃過人肉的倖存者。在此意義上,毛澤東及中共政權的邪惡一點不亞於納粹,但迄今為止,這些真相大都被掩蓋,始作俑者也未被送上國際法庭審判。

習近平、楊潔篪、王毅、華春瑩、胡錫進們,中國官方媒體的御用文人、網紅和明星們,在向西方文明和普世價值發起遠征之前,先讀讀中國每一頁都寫滿「吃人」兩個字的歷史書吧。

※作者為美籍華文作家,歷史學者,人權捍衛者。蒙古族,出身蜀國,求學北京,自2012年之後移居美國。多次入選百名最具影響力的華人知識分子名單,曾榮獲美國公民勇氣獎、亞洲出版協會最佳評論獎、北美台灣人教授協會廖述宗教授紀念獎金等。主要著作有《劉曉波傳》、《一九二七:民國之死》、《一九二七:共和崩潰》、《顛倒的民國》、《中國乃敵國也》、《今生不做中國人》等。

更多上報內容:

布林肯:中國對台侵略行動加劇 用武力改變現狀將犯下大錯

中國疫苗為何還不公佈三期試驗資料?

台積電晶片遭中國用來研發「超高音速飛彈」 美商務部出手制裁7家中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