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鍵繪出女性意念 恍入原始夢境

報導何志平

中國時報【報導何志平】

窗外,是廈門煙波浩渺的大海,潮汐日夜相擁,畫家余鍵站在長達數米的作品前,與自己創作的三面女神仰首相視。花、蝴蝶、眼睛、骷髏,雜糅於中國傳統水墨圖式裡,被不拘一格地解構、重組,產生驚異的視覺衝擊和多義性,讓人恍入原始夢境。

余鍵,中國當代知名人物畫家,師從唐勇力、吳山明、劉國輝、尉曉榕諸名師。她生於四川,自小擅長繪事,以藝術資優生一路就讀於四川美院附中,中國美術學院,中央美術學院。巴蜀奇絕的自然環境和豐厚的文化沉澱,為她的藝術啟蒙提供絕佳環境。富有冒險精神的余鍵,自美院附中起,獨自背著畫板穿行名山大川采風,從自然風光與神祕多彩的族群文化中,領會藝術創作的真意;而後她遠赴杭州、北京,追隨中國畫大師學習,為日後的繪畫創作奠定了扎實的專業基礎。

余鍵學生時代就創作出如歷史連環畫長卷《史記》之〈貨殖列傳〉那樣難度頗高的作品,但如工筆人物畫般的工整精細創作規範,無法承載她腦中奔湧的思緒。八○年代,適逢東西繪畫藝術大碰撞,在不斷湧入中國的西方繪畫作品中,現代派繪畫高度誇張變形與意象化的超現實表現,讓浸淫中國水墨傳統中的余鍵眼前一亮,亦開啟了她往後數十年嘗試融合東、西繪畫語言的藝術探索。

探索人類心靈世界

余鍵認為,藝術是人類探索生活情感和觀察周遭世界的方式,以此相對描繪萬物繽紛的實體,她更傾向於探索人類心靈世界的圖像。拉長變形的軀體,悲泣扭曲的人臉,弗里達式剖開的身體,余鍵的畫作常創造出奇異、詭譎,又似夢境般的超現實圖像,如原始神話故事一般,呈現出人類潛意識的象徵性與多義性畫面。

女性,是余鍵傾注最多心力的創作主題。生命與愛情的夢幻糾纏,生育與繁衍的痛苦撕裂,自我的掙扎吶喊……她擅取花卉、蝴蝶、眼睛等象徵符號,大膽融合意象人物形體,詮釋女性對自然、社會、人生、死亡的種種體悟。在表現技法上,余鍵一方面吸收西畫構圖、色彩、造形等元素,給人以強烈的視覺衝擊;另一方面則運用文人畫的寫意筆墨,保留東方審美之獨特神韻。她以超現實主義的創作風格,在當代人物畫壇獨樹一幟,體現中國繪畫傳統偏重精神性的本質。

遊走傳統與現代

除了深耕水墨領域,余鍵亦廣涉漆畫、油畫、雕塑、粉彩、陶瓷等媒材,展現出多元豐沛的創作樣貌。她的漆畫作品曾參加北京國際藝術雙年展並赴法國展覽,在陶瓷繪畫領域則克服了一般陶瓷創作的工藝性,使之成為真正的純繪畫。

這位蜀地走出的女子,不僅以馳騁的想像力,深厚的水墨功底,遊走於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方之間,開闢出自己獨特的藝術語言;亦以強大的創作能量,構建起自己的藝術系譜。「世界的豐盛,遠超出能言的範圍。」中國藝術研究院徐翎博士引魯米詩句,貼切地形容了余鍵既紛繁美麗又深邃奇特的創作世界。

余鍵作品將在二月於內湖舉辦的《日昇月恆─兩岸水墨名家聯展》中首度在台呈現,是藝術愛好者不可錯過的「美的饗宴」。藝術典藏圈【快來加入粉絲團按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