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大陸政策維持不了現狀

本報訊
旺報

獨派大老辜寬敏的台灣制憲基金會提出兩項公投案,已完成第一階段連署,預計明年8月舉行公投,兩案題目分別為「是否同意要求總統啟動憲法改造工程」、「是否同意要求總統推動制定一部符合台灣現狀的新憲法」,究其題旨可以發現,並非直接訴求「制定新憲,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實現民進黨台獨黨綱,而是授權總統做出決斷,某種程度是「挾民意以令蔡總統」。

辜寬敏的大動作,引起國台辦重炮批評,重提對台強硬的「六個任何」。民進黨政府則冷處理,蔡英文不重視、不回應,陸委會陳明通主委也不出面,只由將卸任副主委的陳明祺不痛不癢說,尊重直接民意的表達和既有程序。從回應層級和內容來看,相當明顯地,蔡總統不願正面處理。

辜寬敏選在此時推動制憲公投,並非憑空而生,而是反映獨派對蔡英文賴清德在2020大選獲得817萬歷史高票的期許,認為推動台獨的時機和政治環境已經成熟,以及伴隨而來,對近來諸多統獨爭議中民進黨表現的失望。因為挾帶高民意的民進黨,即使蔡蘇二人支持度突破7成,但對推動台獨還是異常謹慎。

舉例來說,蘇貞昌在面對綠委林宜瑾提議英文國名從「Republic of china」改成「Republic of Chunghwa」時,聲稱這不是目前最要緊的事情;交通部長林佳龍從支持華航改名,到後來只是強化機體識別,還被國民黨數位科技長用倒數計時器嘲諷;基進黨陳柏惟提案要將護照更名為「台灣」,去除「中華民國」字樣,民進黨不僅採取拖延戰術,黨團書記長鍾佳濱更髮夾彎稱目前氣氛不宜,改名可以先擱置一下。

民進黨立委蔡易餘等人提案修正《兩岸關係人民條例》,試圖去除「國家統一」的字眼,內行人一看就明白,只是向獨派有個交代,企圖緩解修憲壓力。「國家統一」的字眼,明定於憲法增修條文序言,《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只是照搬,憲法是最上位法律,兩岸法理現狀不因修兩岸條例而改變。

說來非常諷刺,擁有高民意基礎的蔡政府,處在一個看起來有利於台獨的環境,應獨卻不敢獨,動彈不得的窘境,國人心知肚明,對很多綠營支持者來說,蔡政府已成為兩岸關係保守派。

深層來說,蔡英文閃避統獨議題的困境,與目前民進黨和蔡支持者的結構有關。根據今年「台灣選舉與民主化調查」委託政大選研中心調查的數據,每百位民進黨支持者在統獨議題上,有44位支持維持現狀、50位支持台獨。而在選後的追蹤調查裡,「台灣選舉與民主化調查」亦顯示投給蔡英文的民眾裡,有46.6%的比例支持推動台獨,略高於46.1%的維持現狀派。

這也就是說,無論是民進黨還是蔡的支持者,獨派與維持現狀派比例大致相同,雙方都不能得罪。一旦明顯偏向獨派或是維持現狀,就可能失去另一派的支持。所以說,蔡現在的最佳戰略目標,是讓獨派覺得維持現狀是在漸進台獨;讓維持現狀派覺得台獨就是現況。

然而國內的安排,跟不上國際的變化,中美貿易戰與新冠肺炎疫情,徹底改變國際關係的面貌,迫使一面倒向美國的蔡政府,必須更貼緊地跟著川普的腳步,走上與大陸直接對抗之路,民進黨與蔡總統漸漸失去戰略彈性空間。

在國內外格局限制下,蔡一方面不敢獨,另一方面也不敢向大陸釋出善意,挽回瀕臨斷絕的兩岸關係。當兩岸關係相背而行,便稱不上維持現狀。最終,在蔡的執政末期,很可能就會面臨到獨派要得更多,不再認為維持現狀是推動台獨,更認同辜寬敏派的行為理路;維持現狀派也同樣不再認為兩岸關係惡化是維持現狀的困境。

蔡目前的作法,既不能滿足獨派選民,也無法維持現狀,充其量是一種佛系戰術,只有靜觀其變,既不能宏觀全面對台灣未來數十年的生存發展把脈,更談不上超前部署,一個沒有方向的國家將如何生存發展?從這個角度來看,把抉擇留給後人,是在耽誤台灣社會的前途,民進黨要勇於承擔為台灣找出路。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