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魔系、傲慢系

陳朝平
中國時報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各國的防疫抗疫戰略約分為佛系防疫與魔系戰略。佛系防疫的理論基礎是認為,終結病毒流行需要歷經好幾年、好幾輪的病毒流行,因此防疫策略應盡可能維持日常生活的「低度防疫」作為,預期可以建立「群體免疫力」,讓多數人得病後產生免疫力,藉此遏止病毒繼續傳播。佛系防疫,以英國與德國為代表。

魔系防疫最為人熟知的便是鐵腕封城封路,斷絕一切聯外交通運輸,實施大規模的嚴厲檢疫與隔離,凡是篩檢確診的輕、重症病例一律強制住院,疑似有風險者一律居家檢疫。這種「半休克」的防疫是用人為力量強制將病毒的流行在短時間內拉到最低。魔系防疫,以中國大陸為代表。

面對新冠病毒疫情爆發,究竟該採佛系、還是魔系防疫策略?由於我們對新冠病毒缺乏足夠的了解,難下定論。然而,幾乎所有的專家都同意:第一,在疫苗沒有研製成功以前,病毒不會消失;第二,在沒有疫苗的前提下,今年入冬後極可能捲土重來。

這就衍生出幾個很弔詭的問題。假如,去年12月,武漢剛剛出現「類似SARS病毒的非典型肺炎」,既沒有「發哨人」艾芬,也沒有「吹哨人」李文亮。或者說,即使吹哨人被訓誡後、疫情大爆發,但中央並未下令封城封市,那麼,依照英、德兩國佛系防疫的邏輯,武漢與湖北各地會不會因為60%的人口被感染而產生「群體免疫力」?

假如,農曆新年前一天,中國各大城市都不採取魔系防疫策略,任由病毒肆虐在人口中產生群體免疫力,中國全境是否就會自然而然產生群體免疫力呢?也就是說,當初中國若是採用佛系防疫策略,國際媒體就不會痛斥中國打壓言論自由、限制人權嗎?

又假如,李文亮成功吹了哨,湖北官方也立即啟動魔系防疫策略,湖北全境封鎖,新冠病毒就不會蔓延到大陸其他省市了嗎?病毒就不會翻山越嶺、飄洋過海傳到日、韓、東南亞和歐美各國嗎?事實上,鑒於新冠病毒的中間宿主不明,以及全球化時代各國人貨往來頻繁,即使中國的魔系戰法成功圍堵病毒,病毒還是會傳到中國境外。

換句話說,除非病毒不做怪,就算當初中國的魔系防疫成功為世界各國多爭取了幾個月的「防疫準備期」,最終各國還是要面對疫情爆發的問題,還是要面對佛系魔系防疫的抉擇,還是要面對疫苗何時研發成功的問題。

最後一個弔詭的問題是關於新冠病毒的起源究竟是哪裡?最早的吹哨人在武漢,最大的疫情也爆發於武漢,就能證明病毒源頭在武漢嗎?如果,醫學界無法證明病毒的中間宿主是什麼,且病毒會「自助旅行」,那麼,印尼蘇拉威西地區民眾長年食用蝙蝠,為何新冠病毒不爆發於印尼?再如歐美人士拒戴口罩、視流感為常態的防疫觀念,加上多數中下階層人士無力負擔昂貴的醫療保險,那麼在去年秋天美國的流感疫情中,這些病例有無可能就是新冠病毒的零號病患呢?

面對新型的病毒,我們理當謙卑。堅持稱呼COVID-19為「武漢病毒」或「中國病毒」,暴露了自己的無知、傲慢以及潛意識裡反中仇中所投射出來的的歧視!(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