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受害 文化部不應坐視

邱祖胤/新聞透視
中國時報
國家文藝獎得主作家七等生。(本報資料照片)
國家文藝獎得主作家七等生。(本報資料照片)

出版社積欠作家版稅,一欠20多年,而且還有不少作家受害。作家們常謙稱自己是「窮作家」,竟還要遭此待遇,令人心酸。

這單筆版稅金額雖然不到10萬元,對不少作家而言卻是救命錢,台灣大部分作家皆省吃儉用,自律甚嚴,文人恥於談論阿堵物,仍被老派作家奉為圭臬,但兩袖清風的結果,卻可能導致窮途末路。

作家都是有理想性的,不見得都那麼愛錢,但若被逼得連生活都有問題,要如何過得有尊嚴?

七等生事件不該視為單一事件,創作者若不斷被金錢遊戲所困,最後只能吃土,文化豈有希望?此事到底還有多少作家受害?文化部應深究,同時有必要研擬出版定型化契約,並常設為作家爭取權益的組職,才能杜絕此類荒謬事件的發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