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對

鄭順聰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鄭順聰】

「各位學弟妹考上中文系,國學底子想必深厚,但讀與寫是兩回事,得要有步驟,按部就班才是……所以今天我們期初聚會,先從『作對』開始。」書卷窗學長講話何止慢吞,更愛重複。

「我知道,你要來澄清說此『作對』非彼『作對』,不是要跟人起衝突打架『作對』,也不是亂點鴛鴦譜送作堆來『作對』,我先幫你說,免得你多費唇舌。」假山學長搶在響叮噹前頭說話。

「這種老伎倆我才不會使第二次啦!學弟學妹,我想你們都聰敏過人,不會搞錯『作對』的定義。」響叮噹學長假正經。

「你們一搭一唱,是『相對』不是『作對』。」書卷窗學長說。

「我知道,『作對』就是兩兩成對,寫律詩的時候,名詞要對名詞,動詞要對動詞,形容詞要對形容詞,虛詞對虛詞。」修遠舉手說。

「修遠學弟所言甚是,律詩此體裁得合章法,謀篇時頜聯、頸聯不僅要合平仄,詞性還要兩兩相對。」書卷窗學長說。

「反正今天我們要作對子,就像題春聯啦!大家要注意,上下聯得押韻,上聯仄聲,下聯是平聲,謹記『仄平』這個口訣。春聯就是一種寫古典詩的訓練,可以磨礪你對文字的敏銳度,增加寫詩的熟練度。」響叮噹學長說。

「哼,總算說了句人話。」假山學長冷笑。

「現在!我將書籤發下,先一人一張……」書卷窗學長邊說邊發書籤:「各位先將七字上聯擬好,稍後再來對下聯。先給各位十五分鐘來擬,草稿紙筆在旁,定稿了就用毛筆寫入書籤,筆墨已備好,諸位可以開始,這樣『了』了沒?」

「了!」學弟妹齊聲回應。

三才子學長還特地準備沙漏,計算時間,修遠想了半晌,用毛筆字寫上。

面對書桌,面對回憶,修遠不太記得上聯確切寫了什麼,只知道他收到林怡夏的書籤:春至長廊雲初破。

這是古典詩社慣用的小遊戲,更是傳統,在書籤的邊緣標示記號,同個記號的就是同對,你要將寫好的上聯與同對的交換,讓她來對你的上聯,你也得對出她的下聯。(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