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從英國回來?離我遠一點!」疫情教我的種族課

換日線
·7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Sarah Li/Spill The Views

幾個月前,朋友和我在英國街頭,被三個青少年戲稱為「新冠肺炎」(Coronavirus);其中一人更挑釁地裝作是被感染者,因呼吸困難而死亡。面對這飛來橫禍,我們以嚴肅的語調冷淡回應:「不好笑」,但顯然沒用,他們甚至繼續跟著我們,重複這些行為。雖然後來並沒有發生什麼更嚴重的事情,但如此辱罵仍對我們的心理留下了傷害。

更令人難過的是,自從疫情席捲全球以來,諸如此類的種族歧視言論、羞辱和網路霸凌,甚至在某些案例中還包括肢體攻擊──對海外的亞裔族群而言越發常見;針對華裔的排外主義也日益猖獗、失控。

「我在家躲病毒,也躲種族歧視」

「昨天我在慢跑的時候,有人對我大吼……還有一次,我被稱作是疾病散播者。」Pamela Yuen-Elkerbout 說。她在加拿大出生,父母是來自香港的移民。

「我想說的是,這很傷人。」她補充,「我不想開啟爭端……這裡有很多人被肢體攻擊……這讓我更想待在家裡,好像我待在家的目的不只是躲避病毒,也是為了躲避種族歧視。

除了 Pamela 之外,另外兩位我訪問的亞裔英國人也分別在倫敦和蘇格蘭經歷了類似的言語騷擾。

事實上,當所謂的「武漢肺炎」剛爆發,並突破邊境和海洋,癱瘓了大半的西方領土時──很多國際媒體都報導了來自美國和英國的研究,指出因疫情而起的反亞裔情緒正在上升。

雖然把種族歧視怪給 COVID-19 並不理性,但後者確實加劇了許多人對亞裔族群的敵意,將更多內心的偏見轉化為直接的仇恨犯罪。

自 2020 年 1 月到 3 月間,「種族犯罪中,被視為『東方』的受害者增加了 5 倍」英國議會發表的一份報告中如此寫道,且官方數據很可能被低估了。

幾個月後,英國內政部長進一步提出一個引人注目的數字:封城期間,針對東亞和南亞社群的仇恨事件激增了 21%。

作為回應,特定組織和支持團體出現:在英國,很多華裔英國人共同挺身反對在疫情相關報導中,一律只使用亞裔戴口罩的圖片;在美國,STOP AAPI HATE 於疫情之初成立,為亞裔美國人及太平洋島國人民提供仇恨犯罪的通報系統。

然而目前為止,隨著疫情成為一場漫長而惱人的戰爭,對於此議題的公共討論也正漸漸沈寂。人們對每日超乎負荷的資訊量,以及不斷增加的確診案例與相應的防疫措施感到疲乏。

好消息是,在科學家的建議和亞裔社群的強烈反對下,諸如「武漢病毒」和「中國病毒」等歧視性字眼,不再大量出現在新聞標題中。

英國變種病毒,讓情況「反過來」

但在去(2020)年 12 月,另一個「病名」去而代之,佔據了所有主流媒體的新聞頭條──「英國新冠變種病毒」不斷被凸顯與強調。

從那時開始,所有地方電視新聞台每日更新「英國新型冠狀病毒」的最新情況,以致「英國恐懼症」開始出現在台灣,雖然尚稱輕微,但仍可明顯察覺。

儘管英國率先推出疫苗,很多台灣人仍擔心英國混亂的現狀,並對從英國返台者保持警戒──大量煽動性資訊被四處傳播,並引發民眾恐慌。

不可避免地,「英國」成為挑起緊張的關鍵字。自我從英國返台,並隔離了 14 天後,我在父親的機車維修行裡,切身感受到那份恐懼:

「那是你女兒嗎?好久沒看到她了,」我無意間聽到一位熟客問父親。當他接著聽說我最近剛從「英國」回來後,立刻向後跳,明顯地被嚇到了。

他半開玩笑地大喊:「天啊,她隔離過了嗎?我要離你們遠一點!」

相同的反應在店裡一次又一次地重演,直到父親決定不再提到「英國」,避免驚嚇顧客。

對多數台灣人(或許對其他國家的人民亦然)而言,如今提到英國,會直覺地將之與恐怖的「新冠肺炎 2.0」聯想在一起。雖然歷史上,這不是人們第一次用傳染病的發源地為其命名;但在此刻,當疫情轉移主要戰場──從一開始發源的中國武漢,到如今發生變種的英國,我思索著:我們所有人是否可能在這「空前的疫情下」,在面對種族歧視、刻板印象等議題時,發揮「空前的同理心」?

更精確地說,在疫情期間,當東亞族群在西方經歷了不愉快的創傷體驗後,英國那些曾經稱他者為「冠狀病毒」(Corona)的種族主義者,是否會在自己被視為「『新』冠狀病毒散播者(New Corona Spreader)」之後學到教訓──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疫情教全世界的一堂課:擁抱差異

當然,如今西方社會對於亞裔移民歧視的程度和影響,整體而言仍遠比我們對英國的負面印象還要嚴重。或許後者甚至無法被定義為種族歧視,而僅僅是偏見或盲從;因為種族不平等是在社會中長期累積的結構性問題。

儘管如此,我仍相信疫情為全世界上了一堂深具啟發的課。「COVID-19 是一場公衛危機,而非種族危機。它並不會種族歧視,我們也不該如此。」去年出版的一份學術報告中如此寫道。

我不知道那三個英國青少年如何撐過這段艱難的時光,而縱然他們十分無禮,我也不想對他們懷恨在心。如果我利用他們的不幸,在此刻取笑英國人是「冠狀病毒 2.0」作為報復,那麼現在撰寫這篇文章的我就太虛偽了。在我看來,「武漢病毒」或「英國新病毒」都不是可接受的表述方式,因為沒有任何帶有貶意的「貼標籤」行為是應當被容忍的。

在現階段,任何國家彼此怪罪都毫無意義──無論是西方人將亞洲國家一律視為「不文明的、吃蝙蝠的民族」,或者我們將西方人斥為「一群反口罩、反科學的瘋子」,因為全世界最需要團結在一起、把敵意降到最低,擁抱文化差異的時刻,就是此刻。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你從英國回來?離我遠一點!」從「武漢肺炎」到「英國變種病毒」,疫情教我的種族課》,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她是中國人,有病毒!」台灣人在英國,如何面對「排華」?
不管用意為何,為甚麼我們不該跟著川普,稱新冠肺炎為「中國病毒」?

作者簡介:

Sarah Li,英國卡地夫大學新聞研究所畢業,熱愛以文字說故事,探究國際大小事,分享個人觀點與見解。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