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同學可能是抓耙子....黨國時代監控滴水不漏 校園裡每五百人就有一個線民

·4 分鐘 (閱讀時間)

東德共黨政權跨台後,德國執行公開透明的轉型正義,只有極少數的人因此而被判了輕刑,絕大多數的加害人在坦承之後,都得到被害人的原諒,台灣轉型正義的下一步該怎麼做?(圖片來源/信傳媒編輯部)

民進黨立委黃國書線民案延燒,現在甚至連過去民進黨創黨黨主席江鵬堅都被牽扯進去。民進黨前副秘書長林忠正日前驚爆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過去曾是調查局臥底,獲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證實,震撼民進黨內外。不過,民進黨創黨小組成員、駐日代表謝長廷卻發文替江鵬堅反駁,江鵬堅遺孀彭豐美也透過友人否認。

林忠正20日下午於臉書再度發文,強調「我在長輩那裡,看到某位主席交付的許多原始文件,鐵證如山!但他也說,江鵬堅是不是特務已經不是重點,而是民進黨或台灣社會如何善後?

他認為,「造什麼因,受什麼果」,加害人不應該被保護或保密,但在資訊公開後,政府該怎麼合理處理,才不會造成社會更多的撕裂?」東德共黨政權跨台後,德國執行公開透明的轉型正義,只有極少數的人因此而被判了輕刑,絕大多數的加害人在坦承之後,都得到被害人的原諒。

從黃國書案爆發,接連把民進黨創黨主席也牽扯進來,接下來會不會還有未爆彈,目前沒人敢講,但從現在開始,台灣才真正的進入到轉型正義深水區,到底威權統治時期的黨國時代,國民黨旗下的八大情治系統,是怎麼安插線民監控校園呢?

在威權統治時期,大量學生成為情治系統末端的「線民」。相應於1980年代民進黨成立、學運紛起的政治氛圍,調查局佈建的打手依然存在於你我身邊,不少黨外人士或學運份子,至今可能都還不知道,當時最親近的人可能其實就是調查局派來監視自己的線民。

促轉會去年7月發布《威權統治時期校園與社會監控之研究》成果報告,詳細記述黨國時期情治單位對社會的全面監視與掌控,一窺那些年黨國體制如何監控校園與學運……

監控學運風潮,調查局線民超過3萬人

威權時代,調查局的監控無所不在,不僅侵犯人權,也造成社會上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感崩解。民眾即便心懷不滿,也會因為擔心身邊有「抓耙仔」,而選擇在做任何言行舉止前先進行自我審查,小心翼翼不去觸碰任何禁忌話題。這樣的機制先一步內化成社會的順從文化,人民養成對政治冷感,對公共領域避而不談的惡習。

當時監控對象不限於政界,也包括學者、企業家、媒體人等,組織方面則有學生社團、宗教團體、黨外雜誌和海外學人,由於思想言行違逆當時政府的意識形態,因此受到調查局立案監控,以免對統治者產生威脅。

根據現有資料,1980年代監控檔案數量最多,時間橫跨解嚴前後,正是社會運動風起雲湧的年代,時逢美麗島事件發生,對外,台灣退出聯合國、台美斷交,威權統治也引來國際關注,美國不斷施壓要求國民黨政府進行民主化改革。

對內,除了黨內權力鬥爭外,《夏潮》、《美麗島》等黨外雜誌不畏威權,勇於談論政治,也激發學生對校園民主和社會實踐的渴望。學生開始組織、爭取應有的權利,因應這股學運風潮,情治機構也隨之調整制度,擴大監控對象和線民佈建的範圍,1980年代光是調查局「線民」就逾3萬人。

重點學校:台大、政大、成大、輔大、中興法商、東海

原有的「春風計畫」、「校園安定小組」屬對各大專院校的常態性監視,1980年代則因應學生運動,調查局增設「安苑專案」,著重關注特定大專院校中的異議性社團和學運成員,較著名者有台大、政大、成大、輔大、中興法商、東海等。

該份報告訪談數十位當時的被監控者,其中不少人至今仍活躍政壇,包括現任民進黨立委張廖萬堅、范雲、鍾佳濱,前民進黨立委鄭國忠,以及台聯黨主席劉一德等人。

儘管大專院校中仍佈滿調查局的眼線,但校園內仍陸續出現反抗威權的行動,以台大為首,諸如李文忠事件、自由之愛事件等,皆是為了爭取學權和言論自由的案例。

滴水不漏,校園每五百人就有一個線民

1980年代法務部調查局運用龐大規模的線民和協力者,進行對校園的嚴密監控。當時佈建規模達每五百人中就有一位,全國線民總數更超過3萬人,幾乎是滴水不漏。為強化大專院校安定工作,還另外重點部署一千人。遭監控的學生社團當中,經常會打入或拉出數位線民,與固定的調查員合作,如監控台大大新社的線民「台新」便和時任台北市處調查員李毅長期配合。

當時校園監控分為數項組織和小組,其中常態性佈建的監控系統「春風組」和「校安小組」,整體目標以防堵台獨、民主運動等「陰謀份子」為主,並舉辦活動加強愛國教育、處理個案問題等,戒慎任何煽動學潮的可能性。

春風組在各大專院校都有重點部署協力者和線民。儘管調查局為主要統籌者,但實際上運作整體制度的是中介的教育行政單位,在校內設立執行秘書和助理秘書,採單線回報模式,極少數個案會轉由教育部「人二室」處理。此外,教官也是重要的協力者,負責監控和採證工作。

然而儘管監控佈建密集,但回報率和實際執行的效果不彰,甚至包括重點關注的台大、師大、文化等校。人二室分析指出,各校安定小組人員多未經過專業訓練,對任務執行的理解也具差異,導致執行狀況不一,側重方面不明。

更多信傳媒報導
謝長廷反駁施明德稱江鵬堅非臥底 林忠正再爆:鐵證如山 很多特務連家人都不知道
疫情救星!生華科抗新冠藥物二期試驗達標 胡定吾:將尋找藥廠合作千人規模三期臨床
台灣已是美國DRAM製造中心 美光分散風險 斥資8千億日圓在日本設新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