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願不願意付錢玩「字謎遊戲」?紐時為什麼買下猜字小遊戲Wordle

·3 分鐘 (閱讀時間)
Wordle遊戲頁面。 (來源:Dreamstime)
Wordle遊戲頁面。 (來源:Dreamstime)

撰文者:邱韞蓁 編譯

你的社群也被「黃綠灰格子」洗版了嗎?

原來,這是全球現在最夯猜字遊戲「Wordle」。無廣告、免登錄,玩法單純的小遊戲,竟然讓歐美、台灣玩家都愛不釋手,就連老牌媒體也被吸引,《紐約時報》2月宣布已經以「低於七位數」美元收購Wordle,作為其數位轉型路上的「訂閱救星」。

Wordle在短短3個月內,以病毒式傳播,轟動全球社群網路,從去(2021)年11月至今(2022)年1月底,玩家數量就從90人躍升百萬!究竟,其魅力何在?

遊戲簡單上手,機會卻很有限

該款遊戲的開發者、美國軟體工程師沃德爾(Josh Wardle)認為,簡單上手的設計、版面,並富有挑戰性,是它成功的秘訣。玩家每天只有6次機會,猜出一個5個英文字母組成的單字。如果猜對字母,遊戲格子會變成黃色,猜對位置,則變成綠色。解謎後,還能以不洩漏答案、僅用顏色呈現的方式,分享在社群媒體上,勾起他人好奇心與好勝心。

科學媒體《發現雜誌》引述佛羅里達大學社會心理學家鮑德溫(Matthew Baldwin),解釋這背後運用到的心理科學。

首先,一天只能玩一道謎題的Wordle,幫助玩家品味當下樂趣。稀缺性讓人保有遊玩的新鮮度,玩的時候更能全神貫注。同時,不像多數遊戲,Wordle玩家不會被推播訊息轟炸,因此大幅降低成癮性,「我們知道可以安心地玩,所以更投入。」鮑德溫說。

再者,玩家在社群互相分享戰績,創造出共同集體經驗。由於謎題都是5字母單字,大家一起挑戰、比較成績,使Wordle彷彿「虛擬茶水間」,給了玩家與同事、好友、家人一個輕鬆互動的媒介。就算透過無生命的手機,人們也能建立起緊密的關係連結。

對創立已經170年的《紐約時報》而言,Wordle則是其擴張數位訂戶的新武器。

紐時數位訂閱救星:遊戲

你知道,紐時的第二大訂閱業務,是什麼嗎?是以字謎為主的遊戲訂閱內容Times Games,包含填字遊戲 (Crossword)、拼字比賽(Spelling Bee)等,在去年12月已突破100萬訂戶大關,成為該媒體第二大訂閱業務。

紐時的目標,是在2027年達到1500萬數位訂戶。現在Wordle加入其中,紐時表示遊戲會維持免費,也不會對玩法做出任何改變。挾帶著超高人氣,未來,Wordle有望進一步助攻其遊戲業務。

這款不用下載App,只要點開網頁的超簡單遊戲,在疫情間為了消磨時間而誕生,它也確實幫助了全球百萬玩家,轉移對COVID-19的種種焦慮。

參考來源:The New York TimesThe New York Times(2)Discover MagazineThe Verge

更多商業周刊文章

日經中文網》日本人買iPhone像割肉⋯日圓狂貶加速貧困化

NFT怎麼買、賣?5大常見好用的「NFT交易平台總整理」!

一間公司待15年!資深行銷協理:這件事,讓我更有動力、不怕被淘汰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