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願意承認自己是一個沒用的人嗎?莊子用的哲學:沒用才有用

·9 分鐘 (閱讀時間)

當年輕人高唱好樂團的「他們說我是沒有用的年輕人」,其實反映的是青年學子對如何成為社會肯定的「有用且成功的人」,所感到的焦慮。(圖片來源/unsplash)

「跨領域學習」是台灣新課綱改革下的重要內容,搭配大學端不斷地推動雙主修、輔修等等跨領域學習,每一位學生都必須要求多項專精,才能因應未來多變的競爭環境,用最簡單的話來說,就是「斜槓人生」。

所謂的斜槓,就是使用鍵盤符號──「斜槓」(Slash,/ ) 來介紹自己一連串的頭銜或身分,譬如說:

我是化學系專業 / 電腦程式語言專業證照 / 第二外語德文 / 樂團主唱 / 游泳校隊 /偏鄉志工服務隊 / 德國漢堡大學交換學生….

如此多重身分的斜槓經歷,在台灣的頂大校園並不陌生。

然而這麼優秀的頂大生,你們快樂嗎?

強調快樂學習,校園卻成自殺勝地

根據一份《聯合報》的資料顯示,台灣大學心輔中心諮商人數十年內暴增1.8倍;清華大學諮商中心人次也從102學年度的4000多人次,飆漲至102學年度的7000多人次,增長近倍。

如果你認為諮商人數的倍增反映了時代風氣的開放,學生願意傾訴自己的心情,這是件好事,無須大驚小怪,那麼下一則新聞我們可能就樂觀不起來

這是去年2020年11月的消息:短短5天中,台大校園內發生三起自殺案件,而不僅台大,海科大、成大等校陸續也發生學子走上絕路的憾事……

這則新聞說來諷刺,台灣自詡為多元開放的社會,多年教改的努力下,強調快樂學習一直是教育的主軸目標。但是曾幾何時,快樂的校園變成是自殺的勝地,第一志願台灣大學自殺率更是高居全台校園之冠,若搭配諮商人數倍增的統計,我們會發現,在台灣,學歷越高越不快樂。

何以人人稱羨的頂大光環卻變成學子憂鬱、自殺的痛苦枷鎖呢?

莊子有言:沒用一點,對生命才有用

只見莊子嘆口氣對我們說道:

這群頂大生那麼「有用」,當然「沒用」;要「沒用」一點,對生命才會「有用」。

莊子說得很明白,可是我們卻聽了很模糊,什麼是有用?什麼又是沒用呢?於是莊子又跟我們說了一則小故事:

有一個身體殘疾的人叫做「支離疏」,他的下巴垂到了肚臍以下,兩個肩膀高過頭頂,兩條大腿和兩邊的胸肋並生在一起,用現代的話來說就是一個侏儒畸形兒。

這位支離疏外形雖窮,但內心志氣卻不窮。他願意勞動,靠著幫人勞力服務,不僅可以餬口度日,甚至也可以養活十口人。

更妙的是,當政府的軍隊來到了村莊,四處抓壯丁上戰場打仗的時候,平時那些英俊挺拔、高大帥氣的型男歐巴們,個個哭喪著臉,被抓入前線砲灰冤魂的行列之中。

只有我們的支離疏,可以大方踱步走在徵兵隊伍之前,不會有軍官打他的歪主意。

而當國家濫興建設,又要大量抓取民間的勞役時,支離疏這位侏儒畸形兒,依舊得不到政府官員的青睞,再次逍遙漫步於鄉間的田野之中。

幾年下來,村莊裡身體健全的人,被政府的戰爭、徭役折騰,死的死,逃的逃,但是像支離疏那樣形體殘缺不全的人卻可以養活自己,終享天年,還真是奇蹟啊。

莊子的故事講完了,嘆了一口氣:

有用的活不了,沒用的才活得下去~

莊子寓言:不符社會價值的人反而活得愉快

看官們,有聽懂嗎?

相信大家聽了一定很不服氣,莊子的話太好笑了吧,難道要我們缺手缺腳才活得下去嗎?

其實支離疏是一則「寓言」故事,不是真的要把自己身體弄到殘缺才會幸福快樂,莊子是要我們去反省,世俗環境枷鎖於我們身上的「標準價值」是否正確?

「支離」與「疏」皆有瓦解、排除的意涵,換言之,「支離疏」這位主角,就是要來瓦解、排除社會的標準、價值。

瞧!這位「支離疏」完全不符合國家軍隊的要求標準,不能打仗,也不能服徭役,外型顏質更是不符合社會的期待。這種社會邊緣人理當活得很痛苦,甚至有自殺的風險,但是在莊子書中卻活得很愉快,為什麼呢?

因為支離疏不符合社會國家的標準,正因為不符合標準,才能躲過社會國家的殘害,也才有餘裕找到真正的自己。

在以前那個「背多分」的年代,幾乎所有考試,只要用功「背背」就有一定的分數。後來「教改」來了,多元、跨領域學習也跟著來,學習的「標準」變寬了,但也變得更難達成,「背」,肯定拿不到分數。

一位頂大生的養成,從小就必須灌輸、學習多少的價值技能?雙語教育、科學營隊、音樂才藝、作文閱讀…..等等,為了就是通過多元的考試,將來成為一個有用的人。

但是學了這麼多,真的有用嗎?

你願意承認自己是一個沒用的人嗎?

蘇格拉底每天都在雅典城問同樣的問題:

你願意承認自己是一個沒用的人嗎?

結果大家都把他當神經病。

蘇格拉底非常失望~

「因為全世界最聰明的人,就是能夠承認自己是最笨、最沒用的。唯有這樣,才能夠正視自己的缺點,也才能夠探索自我生命的極限。」

當整個社會都把「有用」當作唯一的標準時,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是最笨,最沒用的,那麼有一天,當你發現自己真的「沒用」的時候,全世界彷彿都會站起來指責你,你將沒有活下去的勇氣!

有人因「沒用」功成名就,也有人因「有用」自毀前程

鄰居媽媽跟我抱怨,她國一的女兒成績不好,坐在書桌幾分鐘就開始滑手機,但是卻可以花一個下午,用冰棒的小竹片堆疊,幫自己飼養的小倉鼠蓋一座可愛的「運動公園」,媽媽擔心女兒專搞一些「沒用」的東西,將來肯定也是一個沒用的人。

媽媽給我看那「沒用」的運動公園,我驚呆了。一位國一的小女生,竟然可以完成像外頭房屋銷售中心的樣品模型,唯妙唯肖,就像是小人國的複刻品,真是太厲害了。

我跟媽媽說,妳女兒很有藝術天分,但是台灣的入學考試不考這些,不如讓他去念高職的室內設計科,我身邊許多室內設計師的成就並不輸園區族,還好她的成績不好,不然她的藝術才華就要被學校的成績標準給扼殺了。

有一位雲林出生的小男孩,他的哥哥是一位標準的學霸,但這位小男生從小卻不愛讀書,也不玩小汽車,更不愛看卡通;他的興趣跟別人完全不一樣,他喜歡玩「娃娃」。換作一般家庭,這個不符合社會期待的小男生肯定完蛋,但幸運的是,他有位開明的媽媽。

媽媽發現小男生有藝術創作的天分,但同時也了解,成績不佳的他,有著女孩陰柔的性格體態,這在當時的台灣社會,肯定會被分發到放牛班,再被霸凌成為「娘泡」,如果再加上兵役的折騰,媽媽簡直不敢想像。於是為了孩子身心健全發展,毅然決然舉家移民加拿大。

這位小男生經過多年的艱苦奮鬥,甚至為了紐約時裝秀,放棄大學畢業資格,最後他成為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的晚禮服設計師,揚名國際,這位小男生叫做吳季剛。

吳季剛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當大家豎起拇指讚揚他「有用」之際,又有幾個人知道,一個陰柔氣質的男生,愛玩芭比娃娃,在30年前的台灣社會,是多麼離經叛道,多麼可恥「無用」的呢?

台灣教改20年...有用沒用標準誰說了算?

吳季剛因為「沒用」,才能成就他自己;台灣的頂大生因為「有用」卻葬送他自己。有用、沒用的標準,到底是誰說了算?

台灣的教改走了二十年,入學管道雖然變多元了,但是我們卻要學習更多有用的知識。儘管高中端多了所謂的「生命教育」課程,但這堂課卻成了高中生「補眠」的特別時間。

這堂課有用嗎?教育官員的回答肯定是「有用」的。

根據教育部頒定的「課程綱要」,生命教育所要學習的核心能力包括哲學、宗教、生死、道德、婚姻、人格、靈性發展等等八大項「核心能力」,簡直是十項全能,看到這麼「有用」的課程,支離疏笑著說:「當然是「沒用」的。」

更多信傳媒報導
沈醉防疫光環錯失疫苗採購黃金期 收割BNT「韭菜」的蔡政府要員你們好意思嗎?
疫情趨緩...726降級有望?陳秀熙:「科學降級解封7原則」台灣已具解封條件
FED主席任期快到 美國期中選舉要來 鮑爾在國會人緣越來越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