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台淘金的外籍性工作者中 台男最哈哪一國?

張榮哲
·6 分鐘 (閱讀時間)

十幾年前,做應召外送的小姐的最大特徵就是,不管是哪一國人,都會講中文。在性產業中,不同國家的「茶葉」,代表不同國籍的應召女子,例如臺灣茶就是臺灣女,大陸茶是左岸妹,越南茶就是越南女子。

根據警政署歷年的數據分析,應召小姐大多來自臺灣、澳門、香港,東南亞國家則較為少見。不過,2005年至2010年,越南小吃店越開越多,這些嫁 來臺灣之後,因各種理由(例如家暴)最後離婚的越南女子,因為越南是母系社會(按:不僅只在家裡照顧孩子,也外出工作賺錢),便在臺灣聚集經營各種行業,並以「敢給錢,我就敢玩」等小吃店、按摩店而豔名遠播。

當年,我每天都要臨檢越南小吃店、按摩店等(到2016年都還有)。臨檢前還得分配路線,每一班(兩小時)要臨檢哪幾間越南小吃店或按摩店,要不然一班可跑不完那麼多地方。

尤其在開放中國旅客來臺以後,一開始政府管制非常嚴格,不僅規定要有存款擔保(按:存款須超過新臺幣20萬元),還有團進團出等限制,中國籍配偶要拿到身分證,必須在臺住滿至少6年,並且每年超過186天;在拿到居留證的期間,如果需要工作,還必須另外申請工作許可。

於是,相對可以快速拿到身分證(按:居住滿3年)的越南籍失婚女性,很快就在臺灣人肉市場穩定發展──歸化後盡快離婚、開始賺錢,也是所謂的「人頭老公」。

不過,由於管制嚴格、跨國賣淫產業鏈也尚未成熟,此階段來臺賣淫的性工作者還算少數,即使引進外籍性工作者,也是以應召站外送或私娼寮為主。一直到2011年,來臺旅客遽增,政府監督的力度也放寬,且適逢中國方面厲行掃黃,才導致大量的中國籍性工作者頓時流離失所,遍布全球各地。

約十年前,大陸茶因為會說中文、性服務比臺灣茶好,也沒有被熟人發現的包袱,幾乎就要占據臺灣人肉市場,沒想到政黨輪替以後,卻因限縮來臺人數政策,導致業者又另尋他路(東南亞籍)。

都是被幹一次,來臺灣賺兩倍

那麼,臺男都愛哪一味呢?很多人都說越南妹就是敢玩,光顧小吃店就可以上,無套也不怕,只要付錢就好。左岸妹則是活多活好(服務好),願意提供更多服務,來賺額外的錢,而且最重要的是能夠溝通。然而,實際上,在新興性產業樓鳳旅遊中,各國籍的角力戰經常是風水輪流轉。

我將性工作者以國籍來分,得出旅遊樓鳳性工作者的國籍比例如下,中國籍占49%;東南亞籍占44%,尤其以泰國、馬來西亞居多,越南次之;臺灣籍則占7%。

2017年下半年,於臺灣從事旅遊樓鳳性產業性工作者人數,高達93% 為外籍人士(見圖表2-9)。(按:2020年因疫情關係,許多從事八大行業的臺妹也加入樓鳳行列,數據更新詳細請見第245頁。)

(大是文化提供)

據相關業者轉述,東南亞籍小姐在自己國家從事性工作,獲利只有在臺灣賣淫的一半,是強化她們來臺灣從事性工作的誘因之一。

「當然就是馬來西亞那邊競爭更大, 來臺灣賺錢比較輕鬆……在臺灣,客人付3,600元,我們可拿一半1,800元,一樣都是被幹一次,但是可以多拿兩倍多,當然來臺灣啊。」──機房

而依下頁圖表2-10資料顯示,東南亞籍性工作者人數在半年內大幅提高,亦與業者說法相符。在抽樣資料中,最低單日報班人數48人、最高則來到185人;其次為中國籍最低單日報班人數81人,最高162人。且東南亞籍性工作者於2017年下半年,大幅進入旅遊樓鳳性產業。

另外,從以下嫖客的訪談內容亦印證,東南亞籍性工作者從事旅遊樓鳳有增加的趨勢,而中國籍則一直都是臺灣性產業的主力。

「反正都是東南亞的啦……越來越多,還有自己來的。」

「樓鳳在臺北市比較多,雖然臺北市的飯店消費比較高,但這樣也比較好控制。以前是越南比較多,現在是泰國最多,中國越來越少……最近這幾年東南亞變超多,例如泰國、馬來西亞,就是民進黨弄蝦米新南向政策之後就開始有。」

(大是文化提供)

如圖表2-10所示,中國籍的人數穩定但些微下降,表示中國籍小姐來臺從事旅遊樓鳳已達一段時間,但因為受到東南亞籍性工作者大幅進入的影響,而略微下降。

這也表示兩者互相競爭。另一方面,東南亞籍的人數已逐漸超越中國籍,這代表對於東南亞籍性工作者而言,來臺從事性工作,有足夠的吸引力。臺灣籍性工作者則是穩定維持,未有過大波動。

*本文摘自《樓鳳,性淘金產業大揭密:警察帶路,立馬看懂江湖規矩,菜雞一夜成為老司機,乖乖女聽懂所有men’s talk​​》,任性出版。

【作者簡介】

張榮哲 高中畢業後報考警察專科學校,擔任公務員十餘年,而後考取臺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以一篇〈大臺北地區旅遊樓鳳新興性產業分析〉,取得犯罪學碩士、司法官學院傑出論文獎。

2020年,臺灣掀起一場論文抓鬼大賽(查誰的論文是抄襲),此篇論文點閱率瞬間暴增,因而有「樓鳳碩士」之稱。但作者自認鹹魚肥宅,平時愛好動漫。

作者因工作期間接觸到多種犯罪態樣,且能訪問到嫖客、雞頭、掮客、應召機房業者,決定以樓鳳為研究主題。於是,每天蒐集4家應召站攬客訊息,比對雞頭PO出的班表、花名冊,還差點被誤認為色情狂。

一路上的蒐集與研究,要特別感謝指導教授、口試委員、助理,以及最重要的妻子,雖然很多時候付出的努力看似徒勞無功,但花費的時間都是有收穫的。

更多上報內容:

新南向政策 是怎麼樣變成新賣淫政策?

八大行業「寢技」大公開!從挑戰鬥服到營造「女友感」都有眉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