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友宜的口頭禪令人毛毛的

卓然
·3 分鐘 (閱讀時間)

語言是一種很奧秘的能力,天生萬物,迄今也只有人類發展出複雜的語言系統,除了是交流溝通的工具外,也是身分和文化構成的主要成分之一。語言學是一門專精的學問,生活閱歷豐富的人,甚至還可以透過語言來透視他人的內心思維,所謂「聽其言,觀其行」就是這個道理。

新北市長侯友宜在歷次聲望調查中,都是名列前茅的政治領導人之一,他的一言一行自然動見觀瞻,一般而言他不歸屬於能言善道之士,但久處鮑魚之肆,難免也沾染了政客習氣,偶而也會冒出令人傻眼的政治語言。

最近的一個例證坐實了這一點,也許是由於警察出身,他被長期塑造成言必信行必果的鐵漢形象,也因此常常不經意的洩露出權威心態。

媒體在「萊豬之亂」中找到一條新聞擴大報導,說是新北市有一家便當者乘亂公告排骨便當漲價十元,漢子市長聞訊,勃然大怒撂出重話,市府必將「嚴加查察,絕不寬貸」。

我注意到侯友宜不是第一次發飆了,事實上他很習慣使用這個口頭禪,用「侯友宜絕不寬貸」關鍵字Google,跳出74,000筆資料,除了便當漲價絕不寬貸,自主健康管理者偷遛去聽演唱會絕不寬貸,老師體罰絕不寬貸,……,以一個市長的職責(權)而言,大部份都說得過去,但若要說便當漲價也絕不寬貸,確實有些管太寬了。

政府依法行政,英明領袖一怒安天下的時代過去了,遍查六法全書,管制物價的依據有《公平交易法》和《消費者保護法》,主管機關是行政院公平交易委員會和消保會,一個管聯合壟斷,一個管不實欺詐,日常民生消費,通常還是依賴市場機制去調節制約。一家便當店排骨飯賣多少錢合理,消費者會自行判斷,嫌貴,多走幾步就是了,怎麼看也動用不到《公平法》和《消保法》(因為店家有貼公告)。

這麼說「哄抬物價」都不管了嗎?也不致於,首先要定義何謂「哄抬物價」,前述兩套法律還真找不到這個名詞,特殊時期是有前例,但通常是在重大天然災害發生時,總統以頒布「緊急命令」凍結法律才行,否則以現行法律,還真管不到便當該賣多少錢呢,又何來「絕不寬貸」一說?

九二一大地震後,李登輝總統使用過這種元首特權一次,莫拉克風災後,桶裝水漲五成,挖土機租金翻一倍,怨聲載道,馬英九總統也沒動用到緊急命令。

這則新聞發生三天後,我找不到後來怎樣了的追蹤報導,猜想沒有帶動漲價風潮,大概也是不了了之吧,就像很多「萊豬喪權辱國」的新聞一樣,不過就是多聽一次「狼來了」唄?民主時代,一切依法行事就好,沒有什麼誰寬貸誰的問題,只有在威權戒嚴時代,人們才需要戰戰兢兢、謝主隆恩不是嗎?

侯市長可以呼籲抵制漲價,不宜越俎代庖訂價,類似「絕不寬貸」這種令人發毛的口頭禪,是蔣介石的敘事風格,少說為妙。

※作者為自由作家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爛粉集合!《嗨起來!白爛貓五週年特展》3/14 前於松山文創熱鬧展開

【影片】蠟筆小新《甜點世界大冒險》快閃店!限定商品獨家販售、5 大闖關遊戲等你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