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轉會漂白,還是東廠

黃世安
中國時報

趁著立法院忙著審議紓困方案,行政院於4月底悄悄地把促轉會新委員名單送進立法院審議。行政院此舉顯然是經過一番盤算,無非是企圖利用國人此刻高度關注新冠疫情時,來轉移社會或媒體對爭議人事案的討論。

促轉會的歷史定位其實早在張天欽事件發生後就已蓋棺論定,註定一事無成。就以日前促轉會大張旗鼓召開的陳文成案記者會來看,促轉會用盡一切政府資源所完成的國家報告,最後也只敢寫出「他殺的可能性高於自殺或意外」的結論。林宅血案也有相同狀況,促轉會報告寫到「威權統治當局涉入本案嫌疑的確不容排除」,都近似民進黨在野時期的老掉牙觀點。

所以說,有或沒有促轉會,除了多幾位高官外,還有什麼令國人耳目一新的價值?而以促轉會委員多具有學術研究或法律相關背景來看,這兩份國家報告難道能符合委員們的學術訓練標準或法律人的明確定義嗎?

促轉會的爭議源自於先天不足與後天失調兩個致命盲點。首先,先天不足是指正當性與公信力不足。主因是當初制定《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與促轉會成立之初其目的針對性過強。整個法條明顯是針對國民黨而來,而促轉會的成立僅用行政規程處理,單位存續與否竟也是由促轉會自行提報行政院。換句話說,促轉會只不過是依照執政黨非常具有針對性的立法邏輯所成立的執行機關而已,其正當性自然不足。

其次,後天失調正是因為《促轉條例》的針對性過高,使得社會上頗具聲望的他黨人士並不會積極參與其中,致使行政院在委員提名上僅能從鏡子中找人,以至於整個促轉會成員的同質性越來越高,缺乏多元聲音。雖然《促轉條例》第八條明訂,同一黨籍人士不得逾3人。但自從民進黨操作李進勇「脫離民進黨」,轉而提名他擔任中選會主委時,政黨的手早已光明正大地伸進獨立機關之中,我國獨立機關機制亦已蕩然無存。

此次,行政院新提名的促轉會委員雖多為無黨籍或至少皆非民進黨籍,但翻開某些被提名委員的過往歷史,在政治立場上常與民進黨一致。法條同一黨籍人士不得逾3人之規範形同具文。此時,無黨籍反而成為掩飾政治目的最佳的保護色,行政機關在獨立機關人事提名上知法玩法,一覽無遺。

行政院若在東廠事件後,仍不願謙虛面對鏡子中找人的問題,促轉會不但無法洗刷東廠之譏,政治受難者的政治資本也將隨之提領殆盡。此時,促轉會委員不但無法協助政治受難者平反,更可能轉變為加害者,讓政治受難者受到二次傷害,這將是促轉會的致命缺憾。

(作者為立法委員國會辦公室主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