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轉會赤化台灣

(本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系資料照片)

促轉會工作告一段落,「功成身退」。1995年我曾經在南非採訪過,南非大選後成立了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由素負眾望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屠圖大主教擔任主席。這是歷史偉人曼德拉重整國家的起手式,追求的是真相與和解,由公正的大人物主持工作,清理歷史仇怨,實現和解,讓國家重新出發,也免除歷史仇怨輪迴的悲劇。

然而,促轉會的角色和功能並非如此。他的主持人毫無社會公信可言,對真相與和解沒興趣,而是手握行政和司法大權,高高在上,由一些「革命小將」來決定過去半世紀誰是好人、誰是壞人,然後要怎麼補償和懲罰。本質上就是政治鬥爭機構,是民進黨政府敗德的政治打手。

儘管如此,促轉會最大的「創意」應該是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台灣人建國烈士全部都加上台灣民主前輩的桂冠,幾乎所有中國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的案子都被賦予歷史正義的意義,如鹿窟武裝基地案、基隆市工委案、台南市工委案、台南市工委麻豆支部案等。

1950年初,解放軍已經在中國大陸取得全面勝利,準備挾勝勢大舉渡海來台。此時,中共台灣省工委各級地下黨組織只有一項根本的任務,配合部署解放軍來台的宣傳、破壞、群眾動員,以及民政接管工作。這是戰爭的現在進行式,交戰雙方一旦逮捕對方的間諜,必然是唯一死刑,舉世皆然,否則難道要眼睜睜看己方軍民被殲滅殺戮嗎?共產黨在大陸也把國民政府留下的地方幹部全部都處決了。

處理歷史仇怨,實行大和解,當然非常有必要,就是兩岸領導人坐下來,把這些問題真相全攤開來,握手言和,真心誠意避免民族內戰殺戮歷史悲劇的重演。然而蔡政府卻沒有這麼做,為了強化國民黨的「殘暴邪惡」,促轉會把所有被逮捕處決的中共地下黨人全部解除刑責,並且尊為台灣民主前輩,等於是承認中國共產黨革命在台灣歷史的正義性,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台灣的合法性。民進黨還能夠去說誰「親中」、「親共」,真是窮極無聊。促轉會可能覺得台獨烈士缺很大,就找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烈士來壯大聲勢,蔡總統還去紀念金門炮戰,就顯得非常滑稽了。

在台灣歷史議題上,民進黨靠謊言、耍嘴皮、厚臉皮施展騙術,用無知和仇恨來支配年輕世代。做生意的成年人為了錢,也跟著追風,讓今天的社會成了道地的謊言時代。電影《返校》主角影射中共基隆市工委書記鍾浩東,在學生會讀一些左派書籍就被處決。事實上,學生會本身就有黨的幹部和黨員,讀書會只是掩飾,開會時傳達中共最新的指示及部署解放軍登陸時須配合的工作。這才是真正的歷史情節。

促轉會和附隨者企圖掩蓋歷史,但事實上不可能,他們無法抹去兩蔣保衛、建設台灣的重大貢獻,不過是完成論述上赤化台灣的工作,一件中共本身自己也還沒做到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