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式戰略:以普丁為美中俄樞紐

·4 分鐘 (閱讀時間)

去年之前,不少人出於「愛台感情」,堅稱拜登團隊將「親中」,唯有「我川威武」可制衡北京。筆者多次在本專欄表明,拜登當選將推翻川式「斷鏈退群」戰術,致力重建多邊主義的「自由國際秩序」,這才會對大陸構成系統性壓力;有不少國外與大陸識者與筆者管見略同。拜登上台,公開稱與中國「激烈競爭」,甚至比川普更落實在歐洲與中東的戰略收縮,集中力量在印太糾集友盟,籌組多種機制強力挑戰中國。美國國會更是不遑多讓,正積極研擬「2021戰略競爭法」與「無盡邊疆法」(Endless Frontier Act),兩者都旨在強化對華科技與研發領域最深層的競爭。這都可以說明,與暴虎馮河、盟友疏離的川普相比,拜登當局才是中國的強勁對手。

拜登團隊「更深層、更廣泛、更精準、更有系統」的對華競爭,尤其表現在「量力而為」、節約權力用於焦點的作法。目前美國全球經濟占比下降、財政透支與社會分裂、公共建設亟待補課,且全球的地緣政治動盪完全沒有因為伊斯蘭國覆滅而緩和,反而所有傳統權力板塊之間的斷層,更冒出刺眼的星火。但作為體系霸主的美國絕無可能不分輕重、四面出擊;形勢天成的離岸地位,正好有助於在兩洋進行戰略重點的輪替,所以「再平衡」與「印太」完全是邏輯一脈相承。在地緣政治上就是抓大放小,需謀求與俄國改善關係。雖然拜登、布林肯等必須靦腆說是「追求對俄可預期、穩定的關係」,以免刺激黨內,又有失超強顏面。

今年以來,拜登謀求對俄改善一波三折,極戲劇性,但都是為了布局已久的6月16日美俄日內瓦峰會準備。拜登先是上任幾天就親電普丁通知撤銷川普退出《裁減戰略武器條約》的決定,改為延長5年。4月13日拜普再次通電,預告15日將會有原則(即有節制)地制裁俄國介入美國選舉與駭客等行為。俄國還以顏色,雙方驅逐了不少外交官,還引起捷克加碼聲援美國,但美俄其實都打算「演到為止」。

緊接著烏克蘭仗恃美援增加,積極清剿東部分離主義,引起俄國在邊界鉗形集結15萬大軍,又封鎖亞速海圍困前來支援的烏海軍,大有複製併吞克里米亞的態勢。美國也一度擬派艦入黑海聲援,卻又臨陣退出,俄大軍演習也快閃後「部分」回撤。為此烏總統澤倫斯基在5月布林肯來訪時,再次籲請促成烏國加入北約。布卿重申支持烏國,卻對北約之事閃爍其辭。稍後拜登更宣布取消對俄德「北溪2號」天然氣工程的制裁,可謂「手中有牌,心中不慌」,莫斯科能源外交贏得大勝。

普丁總統必定覺得取得美中俄三極之樞紐地位是「新時代」之必然。他在異議分子人權、白俄羅斯攔機逮人等西方批判面前,絲毫不假詞色,還再度演出他的幽默諷刺高招:在索契遊船招待被孤立的夥伴盧卡申科,嘲笑2013年美國為全球抓捕揭發「稜鏡計畫」的史諾登,強迫反美的玻利維亞總統莫拉雷斯(後來被親美派軍警推翻)的專機在奧地利臨時降落以上機搜查的事件。由於歐盟以禁止班機飛越白俄為制裁,俄國也宣布凡繞越白俄到莫斯科的班機皆不予落地。且正在拜登宣布撤銷「北溪」制裁前一日,普丁還與習近平高調參加中俄兩個核電廠合作的開工。而就在這兩天,俄國國會批准退出「開放天空條約」;印度主持的金磚國家外長會議公報,也幾乎等於重複了俄國在伊、敘、巴勒斯坦等問題的立場,金磚國家還聲稱堅定支持「北京冬奧」,卻沒有提到日本東奧;美日無奈,也得忍耐。

俄國維護了俄方樂道的「全球戰略穩定」,不使任何大國「越頂」,也對兩極新冷戰有緩和作用,果然是地緣政治最老練的高手,無庸置疑。(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