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衝突:俄羅斯權力頂層主掌戰局的普京心腹有哪些人?

·9 分鐘 (閱讀時間)
俄國向烏克蘭開戰前一天,俄羅斯電視台報道了普京總統的30人安全理事會的會議新聞
俄國向烏克蘭開戰前一天,俄羅斯電視台報道了普京總統的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開會的新聞;這個委員會由30人組成

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以桀驁孤獨之勢率領俄羅斯軍隊發起了一場極危險的戰爭,這場戰事有可能摧毀俄國的經濟。

最近兩次精心策劃的決策層核心圈成員亮相中,普京看上去前所未見的孤立,與自己最親密的顧問保持著毋庸置疑的距離。

作為國家三軍統帥,入侵它國的最終責任落在他的肩上,但他一直依賴於非常忠誠的心腹和屬下,其中許多人進入了俄羅斯安全部門,開始自己的職業生涯。 問題是,在他擔任總統的這個最重要的時刻,誰會聽命於他?

Sergei Shoigu
俄羅斯國防部長謝爾蓋·紹伊古

如果有這樣的人,那麼很久以來一直被普京引以為知己的謝爾蓋·紹伊古( Sergei Shoigu)肯定算一個。他不折不扣地遵循普京的路線 —— 烏克蘭非軍事化,以及保護俄羅斯免受所謂的西方軍事威脅。

這個人會跟總統一起去西伯利亞狩獵、釣魚。他一直被視為普京潛在的繼任者。

但是,看看這張不同尋常的照片上,桌子盡頭的他,尷尬地坐在武裝部隊參謀總長瓦萊利·吉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身邊,不禁會令人想到一個問題:他的話能有多少進到普京總統的耳朵?

這張照片是在發起一次軍事行動三天後拍攝的,當時烏克蘭人出乎意料地奮起抵抗,俄軍士氣低落。

武裝衝突專家維拉·米羅諾娃 (Vera Mironova) 說:「紹伊古本應向基輔進軍。他是國防部長,本應贏得勝利。」

紹伊古因 2014 年對克里米亞的軍事佔領成功而受到讚譽。他還兼任俄羅斯軍事情報總局格魯烏( GRU )首腦;這個機構被指控是兩起神經毒劑中毒事件幕後黑手 —— 2018 年在英國索爾茲伯里發生的致命襲擊, 2020 年在西伯利亞對俄國反對派領導人阿列克謝·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幾乎致命的襲擊。

這張特寫照片看起來尤其糟心。 米羅諾娃說:「看起來像是剛剛死了什麼人 —— 看起來像是在出席葬禮。」

2022年2月27日,俄軍總參謀長吉拉西莫夫(左)和國防部長紹伊古是普京總統核心決策圈裏的關鍵人物
俄軍總參謀長吉拉西莫夫(左)和國防部長紹伊古是普京總統核心決策圈裏的關鍵人物

這個場景看起來可能很尷尬,但俄羅斯安全事務專家、作家安德烈·索爾達托夫(Andrei Soldatov)認為,國防部長的聲音對總統仍舊最有影響力。

他說:「紹伊古不僅負責軍隊,他還部分負責意識形態 —— 在俄羅斯,意識形態主要涉及歷史,而他則掌控著歷史敘事。」

Valery Gerasimov
俄國武裝部隊參謀總長瓦萊利·吉拉西莫夫

作為總參謀長,吉拉西莫夫的任務是入侵烏克蘭,並盡快完成任務。按照這個標凖衡量,他被認為不夠稱職。

自從 1999 年在車臣戰爭中指揮軍隊以來,他一直在普京的軍事行動中發揮重要作用,也處於對烏克蘭軍事戰略規劃的最前沿,主掌了上個月在白俄羅斯的軍事演習。

俄羅斯事務專家馬克·加萊奧蒂(Mark Galeotti)形容吉拉西莫夫將軍為「不苟言笑的粗獷鬥士」。他在吞併克里米亞的軍事行動中也發揮了關鍵作用。

一些報道顯示,由於入侵烏克蘭的戰事開局遲緩,部隊士氣低落的消息導致他目前受到排擠。

但索爾達托夫認為,這是某些人的一廂情願:「普京無法控制每條道路和每一個軍營,而這就是他的職責。」

他補充說,雖然國防部長可能喜歡自己身上的制服,但他沒有接受過軍事訓練,需要依賴職業軍人。

Nikolai Patrushev
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秘書尼古拉·帕特魯舍夫(Nikolai Patrushev)

倫敦大學學院(UCL)俄羅斯政治學副教授本·諾布爾(Ben Noble)說:「帕特魯舍夫是最鷹派的鷹派,堅信西方多年來一直在試圖掌控俄羅斯。」

他是自 1970 年代在聖彼得堡(當時俄羅斯第二大城市仍叫列寧格勒)以來一直忠實輔佐普京的三位親信之一。

另外兩名忠誠的心腹是安全機構負責人亞歷山大·博爾特尼科夫(Alexander Bortnikov)和外國情報負責人謝爾蓋·納雷什金(Sergei Naryshkin)。總統核心圈子裏的人都被稱為 siloviki ,意為「執行者」,但這個說法對這三人更貼切。

很少有人像帕特魯舍夫那樣對總統的影響如此之大。他不僅在共產主義時代與普京一起在舊克格勃共事,還在 1999 年至 2008 年期間擔任替代克格勃的情報機構 FSB 的負責人。

就在入侵烏克蘭的三天前,俄羅斯安全會議開了一次古怪的會議,帕特魯舍夫在會上提出他的觀點,即美國的「具體目標」是解體俄羅斯。

那次會議的場面極富戲劇性:總統端坐在會議桌前,他的安全團隊成員一個接一個地走上前,向他表達自己對承認俄羅斯支持的烏克蘭反叛地區獨立這個問題的看法。

帕特魯舍夫通過了這場考核。諾布爾說:「他是領頭呼喊戰鬥口號的人;從某種意義上說,普京正在走向更極端的立場。」

Alexander Bortnikov
FSB負責人亞歷山大·博爾特尼科夫(Alexander Bortnikov)

克里姆林宮觀察人士表示,在所有消息來源中,總統最信任的是安全部門,最相信的是安全部門的信息,而聯邦安全局(FSB)負責人亞歷山大·博爾特尼科夫(Alexander Bortnikov)則被視為普京核心圈內一員。

這也是一位列寧格勒時代的資深克格勃官員。帕特魯舍夫升遷後,他接過了 FSB 的領導權。

眾所周知,這兩個人都與總統關係密切。但正如諾布爾指出的那樣:「我們不能十分自信地說誰在發號施令,誰在做決定。」

FSB 對其他執法部門具有相當大的影響力,甚至擁有自己的特種部隊。

索爾達托夫認為,博爾特尼科夫很重要,但他並不是來挑戰俄羅斯領導人的,也不會按其他人那樣的方式向總統提供建議。

Sergei Naryshkin
Sergei Naryshkin

「列寧格勒老家伙三人組」的第三個是謝爾蓋·納雷什金(Sergei Naryshkin)。他職業生涯的大部分時間一直與普京總統併肩作戰。

那麼,他在聯邦安全委員會開會時因失言而受到的不加掩飾的搶白,我們又應該如何看待?

當被問及對局勢如何評估時,這位情報負責人顯得慌亂失措,言辭凌亂,而總統對他直言:「我們正在討論的不是這些事。」

冗長的會議播出前是經過編輯的,因此克里姆林宮顯然決定把他的不安和失措展示在大量電視觀眾面前。

諾布爾告訴BBC:「這令人震驚。他通常很酷,也很鎮定,所以人們會想到底發生了什麼。」

加萊奧蒂對整個場合的有毒氣氛感到震驚,但索爾達托夫認為普京只是在享受這一刻:「普京喜歡和他的核心圈子開玩笑;這讓他(納雷什金)看起來像個傻瓜。」

納雷什金長期跟隨普京,1990 年代在聖彼得堡,2004 年進入普京的辦公室,並最終成為議會議長。

他也是俄羅斯歷史學會的負責人。在索爾達托夫看來,已經證明他在為總統的行動提供意識形態理論依據方面非常重要。

去年,納雷什金接受 BBC 駐莫斯科記者史蒂夫·羅森伯格(Steve Rosenberg)採訪,在採訪中他否認俄羅斯實施了毒藥和網絡攻擊、干預其他國家的選舉。

Sergei Lavrov
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Sergai Lavrov)

過去18 年來,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Sergai Lavrov )一直是俄羅斯最資深的外交官,向世界展示俄羅斯的情況,即便他在決策過程中起的作用並不大。

現年71 歲的拉夫羅夫進一步證明,普京嚴重依賴過去的老人。

他是一個計謀多端的操作者:上個月,他試圖嘲笑英國外交大臣莉茲·特拉斯(Liz Truss)的俄羅斯地理知識,前一年還曾試圖羞辱歐盟外交政策負責人何塞普·博雷爾(Josep Borrell)。

但是,長期以來,他在涉及烏克蘭的所有事情上都處於邊緣地位。儘管他負有粗魯和充滿敵意的名聲,但一直主張就烏克蘭問題進行深入的外交談判,而俄羅斯總統對此選擇無視。

當他試圖通過視頻鏈接為俄羅斯的入侵辯護時,他不太可能在意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大多數成員都袖手離去。

Valentina Matviyenko
俄羅斯聯邦委員會主席瓦倫蒂娜•馬特維延科(Valentina Matviyenko)

普京追隨者中罕見的女性面孔,俄羅斯聯邦委員會主席瓦倫蒂娜•馬特維延科(Valentina Matviyenko)主持了上議院為俄羅斯軍隊海外部署蓋橡皮圖章的投票議程,為入侵烏克蘭鋪平了道路。

馬特維延科是另一位來自聖彼得堡時期的普京的忠實擁護者。她 2014 年也為實現吞併克里米亞出了力。

但是,她不被認為是主要決策者。話雖如此,很少有人能完全肯定地說誰在發號施令,誰在做重大決定。

就像俄羅斯安全委員會所有其他成員一樣,她的角色是在俄羅斯領導人很可能已經拍板決定時,給人一種集體討論的印象。

Viktor Zolotov
俄羅斯國民警衛隊總司令維克多·佐洛托夫(Viktor Zolotov)

俄羅斯國民警衛隊總司令維克多·佐洛托夫(Viktor Vasilyevich Zolotov)曾經是普京總統的保鏢,現在掌管俄羅斯國民警衛隊;這支隊伍是普京六年前組建的,是一支類似於羅馬帝國禁衛軍那樣的私人軍隊。

普京讓自己的私人保鏢指揮這支隊伍,以便確保其忠誠。據報道,佐洛托夫後來將警衛隊規模擴大到 40 萬。

米羅諾娃認為,俄羅斯最初的計劃是在幾天內完成入侵烏克蘭;當軍隊似乎失利時,俄羅斯國民警衛隊成了主攻。

問題是,國民警衛隊的指揮官沒有受過軍事訓練,又因為他的部隊沒有坦克,所以很容易受到攻擊。

普京還聽誰的?

總理米哈伊爾·米舒斯京(Mikhail Mishustin)肩負著拯救經濟的艱巨任務,但對戰爭幾乎沒有發言權。

據政治分析家葉夫根尼·明琴科(Yevgeny Minchenko)稱,莫斯科市長謝爾蓋·索比亞寧(Sergei Sobyanin)和俄羅斯石油公司的負責人伊戈爾·謝欽( Igor Sechin)也與總統關係密切。

億萬富翁兄弟鮑里斯(Boris Rotenberg)和阿爾卡迪·羅滕貝格(Arkady Rotenberg)是總統兒時的朋友,長期以來也是親密的知己。2020年,福布斯雜誌將他們評為俄羅斯最富有的家族。

BBC 俄語組記者 Olga Ivshina 和 Kateryina Khinkulova 補充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