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衝突一觸即發!一篇看懂:1.4萬人喪生的烏東戰爭由來,以及普京背後打什麼算盤?

蔡娪嫣
·7 分鐘 (閱讀時間)

俄羅斯軍隊再次在烏克蘭東部邊界集結,自3月29日開始舉行大規模軍事演習以來,已經部署4萬1000多名士兵,並且在克里米亞部署4萬2000人。這引發了人們的恐懼,擔憂烏克蘭政府與俄羅斯支持的分離主義政權之間,將再度爆發戰爭。

緊張局勢不斷加劇,違反停火協議的衝突行為日趨嚴重,烏克蘭和西方敦促莫斯科當局撤軍,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強調將堅定「支持烏克蘭主權」。但俄羅斯爭辯稱,在其領土任意部署部隊是當局的自由,並嚴厲警告烏克蘭政府不要妄想奪回叛軍控制的烏東地區。烏克蘭東部陷入戰火已經長達7年,導致逾1萬4000多人喪生,150萬人流離失所。

以下是涉及烏克蘭東部衝突的一些問題:

俄烏衝突的根源為何?

烏克蘭與俄羅斯都是東斯拉夫民族國家,在語言和文化上同出一源,在蘇聯1991年瓦解之前,烏克蘭一直是蘇聯的一部份,但在蘇聯治下,烏克蘭經歷了兩場影響巨大的歷史浩劫──大饑荒和車諾比核事故(Chernobyl disaster),沉重的創傷使烏克蘭民間對俄羅斯抱有埋怨。

烏俄克赤海峽衝突:烏克蘭士兵(右)被俄羅斯士兵帶往克里米亞辛佛洛普法院(AP)
烏俄克赤海峽衝突:烏克蘭士兵(右)被俄羅斯士兵帶往克里米亞辛佛洛普法院(AP)

烏俄克赤海峽衝突:烏克蘭士兵(右)被俄羅斯士兵帶往克里米亞辛佛洛普法院(AP)

烏克蘭獨立為主權國家之後,俄羅斯依舊把它當作「小弟」一般。在國家經濟百廢待舉的情況下,烏克蘭當局最頭痛的問題是,該「親西方」還是「親俄」,儘管烏東俄語地區「頓巴斯」(Donbas)的親俄勢力強大,但其他地區民眾普遍對西方更有好感。

2013年,親俄的時任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欲凍結與歐盟簽署的《聯繫國協定》,親歐陣營發起示威,使總統遭國會罷黜。俄羅斯隨即強勢反撲,烏克蘭境內親俄勢力上街抗議,莫斯科當局支持烏東地區的分離主義者與基輔政府作對,使烏東陷入戰亂。2014年3月,克里米亞半島(Crimea)更進行「公投」脫離烏克蘭、正式加入俄羅斯。

武裝叛亂分子佔領政府建築,並分別宣布建立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Donetsk People's Republic)與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Luhansk People's Republic),烏克蘭軍方採取行動平息了動亂,但烏東地區的控制權落於分離主義政府手中。烏克蘭與西方國家一致認為,俄羅斯向分離主義分子支援武器。莫斯科予以否認,並堅稱與叛軍一起戰鬥的俄羅斯人是志願兵,非莫斯科當局所派。

由烏克蘭軍方所發佈的照片可以清楚看見,俄羅斯海軍的軍艦出現在克里米亞近海。(美聯社)
由烏克蘭軍方所發佈的照片可以清楚看見,俄羅斯海軍的軍艦出現在克里米亞近海。(美聯社)

由烏克蘭軍方所發佈的照片可以清楚看見,俄羅斯海軍的軍艦出現在克里米亞近海。(美聯社)

國際社會普遍認為,俄羅斯暗中操縱烏國情勢,併吞烏國領土、違反國際法。國際社會均也不承認克里米亞公投的合法性,因為根據烏克蘭法律規定,涉及領土變更的公投須由全國人民決定,而非單一地區民眾自行投票。

俄羅斯與歐美國家的關係也因此陷入冰點。美國和歐盟認定莫斯科「吞併」克里米亞,並對俄羅斯施加制裁,阻止其進入全球資本市場。克里姆林宮則一再重申絕不會讓出克里米亞,表示儘管西方制裁措施再怎麼嚴厲,俄羅斯也不會改變對烏克蘭的政策。

和平協議為什麼沒用?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曾形容,烏東地區的戰火有如「歐洲大陸心臟的開放性傷口」。國際社會期望烏克蘭東部能盡快達成和平共識,儘管2015年以來制定了《新明斯克協議》(Minsk II)停火和平計劃,以實現烏東地區的自治政府。

但是由於沒有規定哪一方先履行條約,導致雙方均指責對方未履行條約,烏東地區的緊張局勢始終沒有緩和,2018年起還急遽惡化,發生數場零星武裝衝突。烏克蘭現任總統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雖是喜劇演員出身的政治素人,但2019年5月上任以來做出不少實際行動,包含部隊移防、換俘,來為頓巴斯戰火降溫。

俄烏兩國領導人2019年底曾於法國巴黎的一場峰會上聚首,雙方同意終結烏克蘭東部戰火,也承諾在2020年3月之前從衝突地區撤兵。但這項協議仍是在違約之下作廢,而且針對如何解決烏俄長期矛盾的根源,包含戰亂的烏東部俄語區「頓巴斯」未來政治地位,雙方仍存有歧見。

烏東衝突、俄烏衝突,依循「諾曼第模式」,在德國總理梅克爾、法國總統馬克宏居中斡旋下,俄羅斯總統普京9日與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會面,同意停火。(AP)
烏東衝突、俄烏衝突,依循「諾曼第模式」,在德國總理梅克爾、法國總統馬克宏居中斡旋下,俄羅斯總統普京9日與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會面,同意停火。(AP)

烏東衝突、俄烏衝突,依循「諾曼第模式」,在德國總理梅克爾、法國總統馬克宏居中斡旋下,俄羅斯總統普京9日與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會面,同意停火。(AP)

為何現在局勢再度緊張?

因為缺乏持久解決衝突的辦法。而俄羅斯獨裁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長期以來對後院國家的民主運動保持警惕,尤其是烏克蘭,對他來說,烏克蘭幾個世紀以來一直是俄羅斯和蘇聯帝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頓巴斯局勢使烏克蘭政治不穩定,也讓俄羅斯有參與烏克蘭事務的理由,此外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的時候,普京在俄國支持率飆升到80%以上。

如今,普京的支持率再度下滑,俄羅斯經濟在西方制裁的影響下停滯不前,而且受到民眾歡迎的異議人士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入獄,使普京面臨大規模抗議。

整整一代的俄羅斯人已經受不了普京的獨裁統治,同時新任美國總拜登(Joe Biden)支持烏克蘭擁抱西方,並且願意與烏克蘭一同對抗俄羅斯。烏克蘭總統哲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曾希望能與普京和解,但現在轉而針對普京在烏克蘭的政治盟友、親俄政黨領袖梅德韋丘克(Viktor Medvedchuk)。

烏東衝突頻仍、俄烏邊界緊張,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前往邊境前線探視。(AP)
烏東衝突頻仍、俄烏邊界緊張,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前往邊境前線探視。(AP)

烏東衝突頻仍、俄烏邊界緊張,烏克蘭總統哲連斯基前往邊境前線探視。(AP)

這些政治局勢變化都可能促使普京再次採取行動,以表明俄羅斯仍然是不可忽視的強大國家。根據烏克蘭說法,最近幾週違反停火的挑釁行為更加頻繁,2021年以來烏東地區已經有近30人喪生。俄羅斯3月底更變本加厲,在與烏東接壤邊界附近部署4萬1000名士兵,並向克里米亞部署了4萬2000人部隊。

美國和北約(NATO)表示,俄羅斯大動作調派軍隊到邊界,是烏克蘭自2014年以來最大的軍事危機。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Sergei Shoigu)表示,過去三週增兵是為了準備演習,以應對所謂的「北約威脅」。克里姆林宮更強烈警告基輔不要試圖使用武力奪回烏東,否則俄方可能會出兵干預。

美國的作用是什麼?

正如7年前一樣,普京正在迫使西方按照他的外交規則行事。但拜登似乎比川普(Donald Trump)更熱愛於懲罰普京的挑釁行為。平時美國已經向烏克蘭提供了政治、財政和軍事援助,並與烏克蘭一同進行聯合軍事演習,定期派遣美軍船艦行經黑海,以示捍衛烏克蘭安全的承諾。

針對近期的緊張局勢,拜登在與普京通話期間,強調了「美國對烏克蘭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定承諾」。拜登政府15日還對俄羅斯增加壓力,宣布一系列新制裁措施,包括下令驅逐10名俄羅斯外交官,針對6家俄羅斯公司和32名個人實施制裁。

烏克蘭人很高興再次擁有強大的白宮盟友,但也擔心自己會被困在大國之間,把國家命運交由大國決定,正如歷史不斷重蹈覆轍的那樣。只要烏克蘭仍然陷於欲收復蘇聯失土的俄羅斯和西方之間,任何持久和平的希望似乎都很渺茫。

烏東衝突頻仍、俄烏邊界緊張,烏克蘭邊境前線氣氛凝重。(AP)
烏東衝突頻仍、俄烏邊界緊張,烏克蘭邊境前線氣氛凝重。(AP)

烏東衝突頻仍、俄烏邊界緊張,烏克蘭邊境前線氣氛凝重。(AP)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烏俄邊境局勢升溫!俄羅斯大舉增兵 烏克蘭向西方國家求軍援
相關報導》 俄烏衝突》5年釀1萬4000人喪命,雙方同意年底前停火!但棘手問題未決,烏東和平之路漫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