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關閉知名人權組織遭德國外交部批評

·4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俄羅斯最高法院周二(28日)下令關閉該國最著名的人權組織「紀念」(Memorial),該組織因搜集在前蘇聯獨裁者斯大林(Josef Stalin)時代,遭國家殺害的數百萬人的信息,而引起了當局不滿。

法官娜沙羅娃(Alla Nazarova)下令關閉紀念的核心架構「紀念國際」,理由是該組織違反「外國代理人」(foreign agent)規定,未依法在所有出版物上注明自己是外國代理人。

檢察官扎菲亞羅夫(Alexei Zhafyarov)在最高法院發言時說,「紀念」組織正在扭曲歷史。他聲稱紀念所整理的斯大林時代受害者名單中有「手上沾有蘇聯公民鮮血的納粹罪犯」,並表示『紀念』透過對20世紀政治鎮壓的議題進行猜測,捏造了『蘇聯是一個恐怖國家』的虛假形象。」

數十人在寒冬中聚集在莫斯科最高法院大樓前支持「紀念」組織。該批群眾在聽到判決後高呼「恥辱」,「紀念」的推特上則發布了警察抬走一名抗議者的圖片。

「紀念」組織激怒莫斯科當局

「紀念」組織於1987年由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沙卡洛夫(Andrei Sakharov)等蘇聯異議人士創立,是由各地登記機構所組成。它現在由兩個法律實體「紀念國際」和「紀念人權中心」組成,前者負責處理蘇聯時期的犯罪問題,後者負責處理現代俄羅斯的政治犯問題,並為如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等反對俄國總統普京的人發聲。

在「紀念國際」被關閉後,「紀念人權中心」也面臨當局的審查,俄國檢察官預計將在周三(29日)宣判相關裁決。外界認為,當局關閉「紀念」組織,是為了結束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在20世紀80年代末開啟的政治自由時代。

駐莫斯科的記者萊特(Felix Light)告訴德國之聲,「紀念」組織的活動使部分俄羅斯政府機構「非常不滿」,其中也包含了目前在莫斯科具有龐大影響力的安全部門。

萊特表示:「我們今天從在最高法院發言的檢察官那裡看到的,幾乎是對紀念斯大林時期罪行一事的訴狀。檢察官認為,俄國人不應該關注這些罪行,他們不應該對此感到羞恥。」

紀念國際負責人:將提出上訴

「紀念國際」主席拉欽斯基(Jan Raczynski)告訴國際文傳電訊社(Interfax news agency),他的組織將在俄羅斯對判決提出上訴,必要時不排除上訴到位於法國斯特拉斯堡的歐洲人權法院。

他補充說,「紀念」組織將繼續照常運作,直到用盡所有針對禁令的救濟途徑。「檢察官無法阻止『紀念』的工作。有許多人認同『紀念』所做的事情,但不屬於任何組織。」

「紀念」國際的負責人之一安德烈耶夫(Pavel Andreyev)說,隨著普京試圖鞏固其政治權力,俄羅斯正在加強對人權組織的打壓。

「普京已經執政20多年了,莫斯科現在正准備(繼續他的統治),」他向德國之聲表示,「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要鎮壓這些獨立組織。」安德烈耶夫解釋道,「紀念」組織收集了俄國當代及歷史上侵犯人權的證據,而這可能對對普京而言是一種威脅。

普京本人則批評,「紀念」組織為「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進行宣傳」,並指出其數據資料中有錯誤。

戈爾巴喬夫發言支持

另一方面,戈爾巴喬夫在上個月發言支持該組織,稱其繼續運作對國家而言有其意義。他在與2021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丶俄國獨立報總編輯穆拉托夫(Dmitry Muratov)的聯合聲明中說:「『紀念』的活動一直旨在恢復歷史正義,保存對數十萬死難者的記憶,不允許在現在和未來發生類似事件。」

在德國,俄國此舉則遭受批評。德國外交部表示,該裁決「令人難以理解」,稱其與俄羅斯保護基本公民權利的國際義務相抵觸。

德國外交部在一份聲明中說:「作為國際網絡的一部分,『紀念』組織為研究丶記錄和防止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做出了不可或缺的貢獻...像『紀念』這樣的組織提出的合理批評應該得到傾聽。(俄國法院)這一決定引起了我們的極大關注,尤其是因為它剝奪了受壓迫的受害者的聲音。」

一些德國非政府機構,包括國際特赦組織德國分部丶海因裡希-伯爾基金會(Heinrich Böll Foundation)丶布痕瓦爾德和米特爾堡-多拉紀念館基金會(Buchenwald and Mittelbau-Dora Memorials Foundation)以及負責處理前東德罪行的政府機構,譴責這一裁決是「對俄羅斯社會丶周邊社會和整個歐洲的沉重打擊」。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