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跌米籮」 崇賢寺申請盼列雲林無形文資

客家電視台

【李新隆 雲林崙背】

崙背鄉水汴頭社區的跌米籮文化,已流傳上百年歷史,其實不只水汴頭社區,在崙背鄉羅厝社區及二崙鄉深坑社區,也都有相同的跌米籮文化,只是羅厝社區已中斷超過60年,為了避免這樣的文化資產逐漸消失,水汴頭崇賢寺去年向雲林縣文化觀光處提出,希望能列為雲林縣無形文化資產,讓詔安客特有的跌米籮文化,能夠永久保存。

「現在要跌今年早期的水稻,一期的看是好冬或普通或是不好冬。」

爐主拿著米籮向觀音佛祖請示,今年的一期水稻收成是好或壞,接著由工作人員,拿到寺廟的屋頂往下丟,請示的結果,米籮開口向上象徵豐收,農民忐忑不安的心情也跟著放鬆許多。

二崙鄉深坑社區居民 廖先生:「這個跌米籮我小時候就有,但是有多久我不知道,是在問我們農民的東西 收成好壞。」

二崙鄉深坑社區居民 廖先生:「假如說用聖筊用鞋子,感覺比較沒意思,用這個米籮有特別的意思。」

崙背鄉地方文史工作者 楊永雄:「為什麼會用跌米籮不用跌筊,因為跌米籮它有特殊性,因為我們這邊農業社會,米籮它是在裝五穀的這樣的東西,所以他們在跌那種過程,事實上最主要,是在預卜今年未來一年度,他農業的收成怎麼樣。」

早期二崙鄉深坑社區的跌米籮,原本是在有供奉觀音佛祖的民宅舉行,不過據老一輩表示,這習俗曾經中斷過10幾年,後來村民集資,蓋了現在的觀音佛祖廟,才又恢復舉行,而在崙背鄉的羅厝社區,60多年前也曾經在民宅辦理跌米籮,只是後來沒有建廟而因此中斷。

崙背鄉羅厝社區居民 吳先生:「差不多我們民國34年光復,35年日本人回去,我們台灣人才一直發展這個藝術,就是開始跌米籮,大家都來參加,有人丟得過去,有人丟不過去,他要丟過那個廳堂屋頂過去,有人沒有技巧丟不過去。」

「跌米籮卜農事」,早期在詔安客家庄相當普遍,但因日治時期,抑道揚佛的宗教政策下,跌米籮文化逐漸在地方上消失,只剩下崙背崇賢寺,及二崙觀音佛祖廟持續辦理,去年崇賢寺,則向雲林縣文化觀光處申請,希望能列為,雲林縣的無形文化資產加以保存。

雲林科技大學客家研究中心主任 黃衍明:「這兩個地區還保留住這個跌米籮,為什麼會中斷呢,其實可能跟日本時代,他比較抑道揚佛這樣的一個宗教,宗教的政策有關,所以在佛教的這個寺廟,能夠保持它的運作,那道教的寺廟通常就會,盡量抑制他的宗教活動。」

崙背鄉崇賢寺主委 蕭明賢:「現在參與的人全都是年長者,年輕人較沒有參與,所以為了吸引這些年輕人,藉重這個文化處政府這個力量,來鼓勵他們參與這個跌米籮問農事,才不會這些年長的耆老,若沒有的時候,這個文化就會中斷。」

經過雲林縣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實地現勘並開會討論,目前決議為「列冊追蹤」,並提出建議,希望地方能成立文化工作團隊,調查整理地方文史資產並加以記錄。

雲林縣文化觀光處副處長 陳美燕:「在去年提報的時候他們,我們有請專家學者來這裡看,目前的一個審議是列冊追蹤,主要是希望地方,可以將民俗調查的深入度,還有就是它的一些紀錄,可以做得更完善。」

崇賢寺人員表示,經過與縣府人員的討論後,目前廟方正著手調查,詔安客庄的跌米籮文化,以及相關文創品的研發,希望藉由詳細田調及紀錄,讓詔安客家庄的跌米籮文化,能夠永續保存。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