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派擺顆西瓜都能贏?難攻不落的共和黨堡壘,德州今年恐怕保不住川普

李忠謙
·8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州是美國第二大州(人口與面積皆然),擁有僅次於加州(55張)的38張選舉人票,每逢美國總統選舉年,按說該是兩黨兵家必爭之地。但德州選民1976年將卡特(James Carter)送入白宮之後,民主黨人就再也沒辦法拿到德州的選舉人票。40多年來,德州也被視為共和黨的鐵票區,按布朗大學歷史教授庫克(Harold Cook)的說法,共和黨人只要贏得初選,投票日前注意別被公車撞了,就能贏得選戰。

若是回顧4年前的希拉蕊與川普之戰,川普在選戰期間言行雖然充滿爭議,但這位「政治素人」在德州依舊斬獲468萬票(得票率52%),大勝政壇老手希拉蕊的387萬票(43%),漂亮抱走36張(按照當時人口換算,比現在少了兩張)選舉人票。四年過去,川普如今又要與另一位民主黨老面孔拜登對決。照理來說,越是老派的民主黨人,在德州應該越佔不到便宜,但不少美國媒體卻將德州悄悄列入「搖擺州」,認為民主黨有可能在此翻盤。

這是怎麼回事?

過去德州之於民主黨,就像是加州之於共和黨,基本上兩黨都不會針對敵方票倉投注太多資源,免得全都丟到水裡。雖然在卡特之後,民主黨人布洛克(Bob Bullock)也曾在1994年贏得州長選舉,但那畢竟是少數例外。尤其當選戰升級到總統層次,民主黨在德州已經連輸40多年,完完全全討不到便宜。

不過德州發行量最大的《休士頓紀事報》(Houston Chronicle)近年卻不斷警告「德州已是搖擺州」。因為民調顯示,無論是反移民、反墮胎議題、還是2020年總統大選要不要投給川普,願意表達「支持」的德州民眾只剩下50%左右,共和黨在這個中南部大州的影響力顯然大不如前。不少政治評論家甚至警告,要是共和黨真的丟掉德州,幾乎等於斷了川普的連任之路。

一位工作人員正向提早投票的德州選民發送飲水與點心。(美聯社)
一位工作人員正向提早投票的德州選民發送飲水與點心。(美聯社)

一位工作人員正向提早投票的德州選民發送飲水與點心。(美聯社)

最讓共和黨人嚇出一身冷汗的選戰,當數2018年的聯邦參議員改選。當時共和黨重量級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尋求連任,民主黨推派的挑戰者是德州聯邦眾議員貝托‧歐洛克(Beto O’Rourke)。原本克魯茲以為勝券在握,沒想到雙方交鋒的結果,歐洛克竟然拿走48.3%的選票,雖然克魯茲仍以51%的得票率險勝,但「深紅德州(紅色是共和黨的代表色)轉藍(民主黨代表色)」,顯然已非遙不可及的夢。

人口板塊移動

德州由深紅變淺紅、甚至變為「紫色」(紅藍混合色)的搖擺州,讓民主黨人懷抱「藍色德州」的夢想,半島電視台指出,其中一個原因是德州的人口從2000年左右開始出現變化。從2018年的歐洛克與克魯茲之戰,可以發現在達拉斯、奧斯汀、聖安東尼奧,甚至是克魯茲的大本營休士頓,民主黨的歐洛克都吸引了大筆政治捐款與選票,這些地方也是德州近年人口顯著增加之地。

德州人口增加,不只是德州民眾生的多,而是德州的移入人口高居全美之冠。光是2018到2019年間,德州就增加了36萬7千人,而且前幾年甚至一年就移入50萬人。德州的人口在2010年只有2500萬,但到了去年年底已經突破2900萬。有趣的是,根據德州房地產經紀人協會估計,大多數搬到德州的國內移民都來自隔壁的加州。《德州論壇報》(Texas Tribune)指出,移入德州的人口大多是西語裔,平均年齡比德州原本的居民更年輕,這些人顯然成為支持民主黨的主力。

2020年10月5日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的學生趕在期限內為美國大選登記投票(AP)
2020年10月5日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的學生趕在期限內為美國大選登記投票(AP)

2020年10月5日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的學生趕在期限內為美國大選登記投票(AP)

曾在2018年擔任歐洛克競選財務總監的安迪‧布朗(Andy Brown)說,過去民主黨在德州只有失敗主義,認為根本不存在任何勝利的可能。但在歐洛克一役後,民主黨認識到德州確實有一大群人希望改變,並且願意透過手中選票影響政局。布朗說:「事實上,(民主黨)勝利是非常有可能的。」今年總統大選,民主黨確實開始對德州投注更多資源,包括7月在一支有關新冠疫情

的競選廣告中提到了德州、10月編列給德州的廣告經費高達600萬美元、拜登的妻子吉兒(Jill Biden)三度出席德州競選活動、拜登副手賀錦麗(Kamala Harris)30日也會直奔德州。半島電視台說,雖然只是副手,但過去民主黨候選人鮮少在投票日之前造訪這裡。

拉美裔選民舉足輕重

在人口組成變化之外,布朗大學歷史教授庫克(Harold Cook)認為德州「由紅轉紫」還有其他因素。庫克對半島電視台表示,川普當初雖然獲得德州選民支持,但四年來他的言行其實損害了共和黨的品牌形象,才會在這裡陷入苦戰。四年前川普在這裡以9個百分點「痛毆」希拉蕊,但這個巨大差距四年後卻幾乎要消弭於無形。而且川普當年9個百分點的差距,其實已是1996年以來共和黨人最差的表現了,可見當年德州的共和黨支持者對川普並非真心喜愛。

半島電視台指出,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今年向對德州挹注了130萬美元的選舉資金,這意味著共和黨在德州的選情確實需要額外幫助。加上川普對德州的女性選民與少數族裔始終使不上力,拜登又挑了一個印度裔/非裔的副手,這讓川普在本州的民調始終難有起色。「真清晰政治」(RealClearPolitics)10月29日公布的最新民調顯示,川普僅以2.3%的支持度微幅領先拜登,而且領先幅度仍在繼續縮小。種種跡象顯示,民主黨人確實有機會攻破德州這個「深紅票倉」,一舉抱走38張選舉人票。

休士頓大學的政治教授李察‧莫瑞(Richard Murray)指出,川普其實非常對德州(白)人的胃口。不過德州沒有唸大學的白人不多,因此勞動力多半要倚靠拉美裔(西語裔、拉丁裔)的移入人口。因此當川普大力打壓拉美裔或是移民,以目前德州的人口組成來說,就會演變成一場災難。如同其他的搖擺州,最後勝負大多是由該州大城市的郊區決定,而德州這樣的地方近年搬來許多新移民,尤其拉美裔選民確實可能左右最後結果。

川普今年8月曾與拜登在德州戰成平手,後來支持度雖一度拉開,但隨著投票日逼近,兩人的支持度又再度拉近。(RealClearPolitics)
川普今年8月曾與拜登在德州戰成平手,後來支持度雖一度拉開,但隨著投票日逼近,兩人的支持度又再度拉近。(RealClearPolitics)

川普今年8月曾與拜登在德州戰成平手,後來支持度雖一度拉開,但隨著投票日逼近,兩人的支持度又再度拉近。(RealClearPolitics)

休士頓大學今年9月曾與美國最大的西語電視網Univision公布一份聯合民調,66%的德州拉美裔選民傾向支持拜登、支持川普的僅有25%。而且這些選民對於投票十分熱情,有高達9成的受訪者宣稱「肯定」會在11月投下重要的一票。休士頓大學的政治教授布蘭登‧羅廷豪斯(Brandon Rottinghaus)說,這種現象是多年來僅見,拉美裔選民這次肯定會對德州的政治格局發揮影響。布朗大學的庫克也認為,德州已不再是共和黨的免費贈品,如果共和黨真的想要這38張選舉人票,他們就得再加把勁。

共和黨老神在在

不過德州的共和黨大老,曾擔任15年州長、也曾在川普政府擔任能源部長的裴利(Rick Perry),對於川普今年的選情依舊樂觀以待。他不認為民主黨在這裡真能拿到多數選票,畢竟就算是2018年的參議員選舉,民主黨也沒有真的擊敗克魯茲,州長選舉民主黨也輸了很多年。裴利今年8月在接受福斯(Fox News)訪問時說:「這(民主黨翻盤)已經是老生常談了」、「我希望民主黨人在德州砸下一噸的現金,然後再一次把德州拱手讓人。」 共和黨顧問科隆(Jessica Colon)也認為,川普在德州的得票數可能不如當初,但最後一定還是會贏得勝利。

《衛報》則指出,隸屬共和黨的德州州長艾伯特(Greg Abbott)針對本次總統大選,規定各郡只能提供一個投遞郵寄選票的地點。這將迫使許多德州民眾必須長途跋涉才能完成投票,以休士頓所在的哈里斯郡(Harris County)為例,該郡面積已經相當於美國的一個小州,卻只有一個地方可以投遞選票。德州的最高法院也針對郵寄投票作出裁定,命令休士頓市不可主動對其200萬選民寄發郵寄投票申請表。這些作法顯然都不利德州民眾進行投票,美國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NAACP)也對上述措施提出質疑。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2020美國大選》拉美裔選民成為搖擺州勝負關鍵,雙方陣營全力催票
相關報導》 2020美國大選》專家分析:川普的白宮之路越走越窄,拜登有多種方式湊足270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