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身救國,捨己愛人,最愛臺灣,始終如一—記盧修一傳記

·10 分鐘 (閱讀時間)

經典科幻電影《鐘點戰》裡,人人手臂上顯示一組倒數中的數字,那代表餘命長度。倒數至零,人就殞命。

作家藍麗娟用三年黃金歲月完成了《李遠哲傳》這本磅礡巨作後,繼續奉獻三年完成《為前進而戰:盧修一的國會身影》,讓世人完整認識他浪漫任真的人格特質。

李筱峰教授有部著作名為《臺灣要衝決網羅》。衝決網羅,挑戰體制,屢屢寫下新猷,正是盧修一前輩一生的寫照。

一九八八年,我年方十歲,導師林正佑一向教學認真,要求嚴格。有一次他在課堂上不經意地感嘆了一句:「立法院裡,只有十幾個臺灣人,面對幾百個山東、遼北的代表,每次表決,代表臺灣人的聲音怎麼會被重視?」

那時的我,似乎接受到一個難以理解又似乎很重要的訊息。在我幼小的心靈中,師長埋下了我關心政治的第一顆種子。

一九八九年,十一歲的我,初聞盧修一。家父當時定期跟對街書店(老闆的父親叫陳萬源)買黨外雜誌,雜誌裡的選舉戰況揭示著那位披著「一號盧修一」彩帶的法國巴黎大學博士,那位昔日的落難英雄,即將風雲再起。那次參選,他既是籤王,也是北縣票王,囊括九萬多票。

那一年除了增額立委選舉,也適逢縣市長大選。林俊義博士挑戰臺中市長。有一天放學後聽家母說她參與了一場演講,原來是林博士來到臺中市小兒科名醫呂醫師診所演講,暢談治理城市的理念給呂醫師夫人邀請來的二十位朋友聽。

林博士的對手有一張綿密人脈網,由黨政軍警農漁會信合社交織而成,還有七成教育界人士跟九成建商相挺。但林博士自始至終奮進不懈,不斷奔走於熱情支持者的客廳間及競選晚會,宣揚自己的政治理念。「客廳會」行動的啟蒙,是我內心的第二顆民主種子。多年後意外讀到縱橫各大文學獎的奇人王定國筆下的九○年代,林俊義苦戰拚搏的身影,當年幸有王定國之筆做見證更多詳見《企業家,沒有家:一個臺灣商人的愛與恨》、《憂國:臺灣巨變一百天》。

自美返臺的清水人,競選臺中縣長的楊嘉猷(其叔公是聞人楊肇嘉),選前在臺中縣掃街,經過潭子街(前臺中縣長、監察院副院長陳孟鈴即居住於此)拜票時,家父暫時停下手邊工作,興奮地帶著我到門口熱情向楊嘉猷揮手,我不解地問父親:「為什麼我們要幫他們加油?」

「他們代表我們臺灣人站出來跟國民黨挑戰,承擔了很多苦難跟危險,我們要感同身受。」

對於撲火飛蛾的楊嘉猷,父親感同身受地說,就此埋下我心中第三顆民主種子。

1990年盧修一和洪奇昌在立法院國防委員會勸退資深民代(圖片由白鷺鷥文教基金會授權刊用)

開票後第一個上學日,我跟好友劉威廷(他父親是豐原婦產科開業醫劉金源)在校門口掃地,邊聊著選舉結果。我說那個穿皮夾克的德國海德堡大學的尤清博士選上臺北縣長了,威廷說省議員蘇貞昌也選上屏東縣長了。學校的修女們總擔心我們不夠明白聖經故事的教誨,但較之聖經跟點心,我們對臺灣的脈動更加關心。

一九八九年的盧修一,抽到籤王,贏得票王,萬丈光芒,誰能想像不過六年多前,竟是他的人生谷底。他遭國民黨羅織罪狀指控叛亂,鋃鐺入獄,拘禁在土城的仁愛教育實驗所,接受三年的感化教育。

試問誰有資格「教育」一位堂堂法國巴黎大學的博士?回頭來看,那段經歷對盧修一來說,堪稱龍困淺灘遭蝦戲,而在那個荒謬年代,遭蝦戲的,又豈止是盧修一?

盧身陷地獄,沒有被摧毀意志,出獄後也不受聲色所惑,雖一時有志難伸而忿忿。牢獄歲月鞭笞著他的心靈,在他內心深處,一股救萬民於水火的雄心壯志也就此迸發,於是他決定踏足政壇,白鷺展翅。此時,應還無人能預料他日後將成功推動幾項攸關臺灣未來的重大改革。

盧修一在第一屆增額立委任內對抗的最大巨獸,自然是不具民意基礎,四十年未曾改選的萬年國會。他在動用警察權的立法院院長梁肅戎,以及對立委動輒暴力相向的警察面前,毫不懼怕。他曾數度遭警察圍毆,若非摯友戴振耀立委機警救人,可能早就隕命於立院。醫師背景的彰化無黨籍立委黃明和當時也看不下去,「建議立法院成立超黨派調查小組,調查盧修一與戴振耀受傷送醫的原因與真相,並檢討警察權動用的範疇。」

無怪乎,盧修一遭國會警察暴力相向的十年後,國民黨籍立委參選人姚高橋高舉「國會警察」大纛,卻以落選畫下句點。國民黨總是與時代脫節,這僅是其中一例。

多年來,我不能理解為什麼國家需要耗費鉅額公帑才能送走這些萬年代表,直到讀了《鄭玉麗女士訪談錄》之後,這才恍然大悟。

鄭女士是臺灣新竹人,一九二一年生,一九四八年當選第一屆國大至一九九一年辦理退職。

她受訪時談到:「平常我常勸告老代表,全世界只有我們中華民國的國大代表和立委、監委長達四十多年沒有改選,我們的確應該退下這個舞臺了,況且政府對我們不薄,除了早期補助我們在大湖山莊及中央新村購置房屋外,現在還給我們每人退職金五百三十餘萬元,並享有臺灣銀行一分八釐的優惠利率,生活無虞,實在沒有不退職的道理。」

鄭女士說:「我退職後,便將退職金全數捐出,因為我不想被別人冠上『老賊』的封號。」

自報端開始以老賊一詞稱呼萬年國會成員,老代表即一分為二,一派恥於老賊標籤,一派寧可被稱賊也不想退。

屋舍、退職金的發放後,有些代表相對不那麼貪婪,拿了就該退的聲音,也漸成聲浪,來自內部的壓力,讓過往團結的「他們」逐步裂解。

盧修一同時在第一屆立委任內,奔走營救廖偉程等人,結合林山田、李鎮源、陳師孟、瞿海源等教授,在街頭、在國會分進合擊爭取廢除《刑法》一百條,最終奔走結果得以修正該條內容,保障了人民的思想自由,讓獨臺會案五人最終獲判無罪。

中研院院士李鎮源與100行動聯盟拜會民進黨立院黨團,雙方協議由民進黨立委在院會中轉交戰帖給行政院長郝柏村與國民黨立院黨團書記長饒穎奇。(圖片由白鷺鷥文教基金會授權刊用)

一九九二年,國會全面改選,盧修一超越自己得票紀錄,以逼近十二萬票蟬聯立委。

盧在第二屆立委任內,致力推動廢除甲等特考,一九九四年底,終於成功。

時任考選部長王作榮曾公開說「歷屆甲等特考,沒有一年不舞弊」,王部長為了健全國家的文官制度而有此堅持,盧則偕同立院盟友著手修改法令,貫徹理想。

當時的社會背景是:「每年高考、普考報考人數眾多,錄取率卻極低;而『不定期,視需要舉辦』的甲等特考則常有超高錄取率,被批為因人設事。」

不公平的事,當然不為社會見容。得以參與甲等特考者,多是黨國之後,他們當中有些人抄捷徑,走「藉甲等特考出任簡任第十等高官」之路,而有人在這不公平的考試中,還以抄襲他人論文來通過此等考試,真可謂等而下之。

在盧修一與王作榮的堅持下,為黑官大開後門的甲等特考站上輿論話題。(圖片由白鷺鷥文教基金會授權刊用)

十餘年前,時任臺大加護病房主任的柯文哲醫師,接受媒體訪問時曾說他任職實習醫師時,有個部長級官員到臺大急診室說著自己症狀,一旁的住院醫師冷回「去排隊」,官員理虧,乖乖排隊。電視臺後來訪問了這位前部長,原來是李煥。

李煥覺得人家請他排隊有理,讚臺大有風骨。

李煥也據此自我標榜:「自己的作為同民眾生活一樣,這是我們向經國先生學習的。」媒體更順勢美化,稱之:「李煥即便痛到不行,(排隊)也(是他)恪守分際的證明。」

住院醫師那聲「去排隊」,猶如王作榮、盧修一攜手廢除甲等特考,不允黑官漂白,踐踏文官制度。

但李煥一家子的平日作為,真的同民眾一樣嗎?

李煥四子中,有兩人涉及甲考弊案(因論文抄襲或不及格,卻違法藉由重新審查放水通過),還有一人「利用人頭向立法院詐領助理補助款五百三十二萬元」,而今逃亡。經國先生地下有知,絕對難容李家。

盧修一在第三屆立委任內,推動《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俗稱陽光法案。

提到陽光法案,讓我想起瑞典。

二○○三年時,瑞典公投否決使用歐元,堅持以克朗為其法定貨幣。當時法國總統席哈克寫信給瑞典總理佩爾松(G. Persson),批評否決使用歐元的人「冥頑不靈」。瑞典報紙刊登了這封信。席哈克盛怒之下,寫了第二封信,抱怨佩爾松把他的信外洩給媒體。結果這封信再度出現在瑞典媒體上。瑞典在十八世紀就通過「新聞自由法」,連總理請客的菜單都是公開資訊。

陽光法案的通過,有好幾層意義。

我們得以知道公職人員有多少錢。他如果是富翁,選舉時小額募款無妨,若假意哭窮,一下就被人揭穿識破。

如果公職人員資產累積速度異常,我們也較能早一步調查是否涉及不當利益輸送。

我們甚至還可以據此研究不同世代、不同類別的公職人員資產配置。我看過的財產申報資料中,以陸委會前主委王郁琦的投資標的選擇最具國際水準,他買了很多先鋒集團(Vanguard)基金產品,也買了波克夏B股和元大臺灣50。這種買法就是花最少的手續費買入臺灣、美國、世界的上市公司領先群,假以時日,王前主委一定會成為億萬富翁。

本書既寫盧修一的俠骨柔情,也聚焦在盧修一推動的重大改革上,把那驚心動魄、折衝樽俎的細緻幽微處一一道盡。

這絕對是二○二一年,最值得細細咀嚼的一本書。

※作者為方寸管顧首席顧問、《人生路引》作者。本文為《為前進而戰:盧修一的國會身影》(藍麗娟著、遠流,2021)推薦序。

更多上報內容:

周婉窈:臺灣人精神史上光潔(kng-kiat)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