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集遊法跳票

邱子安
中國時報

權力在處理不了的問題時,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封殺一切資訊,是權力腐敗的慣性,面對天災疫病如此,涉及政權存立正當性的關鍵問題,更是如此。

蔡英文為了鬥爭黨內與泛綠的各種挑戰,站上「抗中保台」的至高點,為緩解小黨與極獨派想立法管理境外代理人的壓力,端出《反滲透法》,變成封殺促統派的工具,好讓泛綠挑戰勢力閉嘴。但蔡英文可曾記得2008年時任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台,民進黨動員抗爭時,她是主張修改《集會遊行法》的,現在怎麼反過來增加《集會遊行法》的刑度?

蔡政府想要壓制促統言論,很難在法律上光明正大執行,所以綠營法匠匠心獨具,把政治獻金、競選活動、遊說、集會遊行、妨礙選舉公投,5種本來或是行政不法行為提升成刑罰,或加重既有刑度。表面上是因為受滲透受罰,符合言論可以管制表達方式、不能管制內容的憲法要求;但有蔡政府屢屢以《社會秩序維護法》送辦「假新聞」的前例,吾人難以期待未來對《反滲透法》能中立執法,何況滲透來源的界定高度劍指對岸政權。

因此,未來《反滲透法》執法的實況,必定是發生了友中促統的言論,就懷疑背後有滲透來源,來的是一連串的刑事偵查(還可能羈押),就算最後查無不法,但壓制騷擾政治意見的目的已然達到。

自許自由派的刑法學者,向來對用刑罰管制言論高度疑慮,公然侮辱罪、侮辱公務員或公署罪,都是常被檢討批判的對象。但面對《反滲透法》,直接針對政治意見表達刑罰化或提高刑度,法界卻批判不多,顯然是雙重標準。倒是見到有法律學者東一句叫批評的人多讀書,西一句說漏洞堵得不夠完整,力挺言論獲罪。審慎刑罰與保障表達自由,是民主憲政的重要支柱,真希望學者批判時秉持專業良心,不要因為和民進黨政權有利害關係而有所不同。

2008年民進黨因陳雲林來台動員街頭抗爭,爆發後續《集遊法》執法爭議,蔡英文就公開呼籲馬政府修改《集遊法》,說主權人權密不可分、互不衝突,又說馬政府應該從保障集會遊行權利的角度修法。但蔡執政後,法沒有修,反而還加重。為了所謂「防衛民主」,限制政治表達,不正就是假借主權侵害人權嗎?

無論是法律學者的選擇性批判,還是蔡英文修《集遊法》的訴求跳票,都顯示出台灣的民主文化有待提升。言論自由、公開討論、尊重體制,好聽的話誰都會說,但心中真正想的,都是敵對自己的政治意見,哪天有了權力,就加以壓制、騷擾、復仇。終至任何反對意見都在提出的階段就被撲滅,能浮上決策制度的方案都已經過仔細篩選排除,這樣的民主,跟極權體制下的「鼓掌同意通過」有何不同?

(作者為非營利組織前專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