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華統合兩岸

·4 分鐘 (閱讀時間)

8月15日,塔利班神學士輕鬆占據阿富汗總統府,因為總統甘尼捲款出逃,美國正式退出阿富汗。別忘了71年前的同一天,日本天皇宣布投降,二次大戰結束。

這次喀布爾政權不戰而降,可惡的是美國一手扶持的甘尼總統,不告而別。拜登上任以來原本意氣風發,但這回他真正灰頭土臉。雖然撤軍的決定是川普去年與塔利班達成的協議,拜登的國安團隊未能充分掌握阿富汗情資,未曾對整個撤軍行動作好妥善規畫,更致命的因素在於美國為何總是扶植貪汙無能甚至獨裁的人?白宮向來喜歡聽話的傀儡,包括有意角逐台灣總統的候選人都必須先到華府接受面試。

賓拉登原也是美國CIA訓練出來的特戰人員,後來他所領導的蓋達組織竟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而且更凶狠也更勇猛。由於阿富汗庇護蓋達,因此小布希為捉拿賓拉登堂堂派兵入侵阿富汗,師出有名;但賓拉登既被狙殺斃命,照說目的達標歐巴馬就應撤軍。一拖再拖。美國在阿富汗前後占領20年,耗費2.5兆美元,也犧牲了2300名美軍,受傷2萬多人。幾次戰役被拍成電影,外籍兵團在阿富汗特有的窮山惡水地形要打勝仗,談何容易。

阿富汗在19世紀時曾被英國占領,20世紀被俄國占領,這回美國狼狽撤退,真正印證阿富汗是「帝國的墳場」,同時更是人民的「悲慘世界」。不只貧窮,更因伊斯蘭教義的封建迂腐,尤其是對女性的歧視凌虐,令人髮指。

美國的世界警察威信蕩然,拜登為此飽受指責,國內外政治觀察家拿「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大做文章。但是生在台灣長在台灣的你我,歷經國民黨戒嚴統治及儒家重男輕女沙文荼毒的你我,其實心知肚明,台灣與阿富汗豈可同日而語?

1978年我在哈佛大學研究,驚覺美國有意改變兩岸政策而與北京暗通款曲的消息,在台灣完全被蒙蔽。我腦海中存留著1975年西貢淪陷時,南越人民搶搭美國軍機逃離出境的慘況。隨著季辛吉等人的言行,我心想美國若跟台灣斷交,中國若趁勢攻打台灣,南越淪陷的悲劇恐將在台灣上演。

當年年底有國代及立委選舉,幾經盤算掙扎,我放棄剛拿到的獎學金,回台宣布參選國代,不以當選為目標,而是利用政見發表會講解台灣的過去與未來,警告鄉親,美台斷交即將到來。選舉投票前一周,美中果然正式宣布於元旦建交的消息,我頓時成為許多鄉親心目中的英雄,卻也成為威權政府的眼中釘,隔年因高雄事件而被捕入獄。

當時有些人確實不願跟台灣共存亡,一聽到老共可能打台灣,就想拔腿離台,他們皮包裡裝著一支牙刷,因為外國旅館不提供牙刷,被稱作「牙刷主義者」。我回來參選的演講會,場場人山人海,感動許多人。我是留學海外回來奔赴國難的第一人,下場悲壯,卻鼓舞更多的海外愛台人士紛紛回台,前仆後繼,終於2000年結束國民黨一黨專政,落實政黨輪替的民主政治。

只有不懂台灣歷史的人才會拿阿富汗比擬台灣,台灣絕非阿富汗的事理至明,無需贅述。但美國出兵阿富汗及撤兵的理由,一如美國承認或不承認中華民國,只有一個:「國家利益」。一旦符合華府利益,美國必愛之欲其生,反之則棄之如敝屣。

目前台灣人見人愛,但自古紅顏多薄命,小心別得罪恐怖情人。一朝美國移情別戀,台灣如何自立自強自處,才是真正的愛台秘笈。本人為下一代部署,提出「雙兩岸關係」,以「一個中華」取代「一個中國」,用兩岸「統合」取代兩岸「統一」,既親美,也友中,敬請朝野指教。

看看阿富汗悲劇,國人同胞應跨越藍綠,認真檢討過去,部署未來!

(作者為中華民國前副總統)